网民对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有诸多疑问,新加坡交通部长有问必答

2020年09月12日
网民对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有诸多疑问,新加坡交通部长有问必答

交通部长王乙康。(王乙康面簿)

作者 张丽苹

乙康任职教育部长时,经常在个人面簿上针对各种教育问题答疑,而且总是有问必答。他也制作不少视频与教师和学生们对话。

网民对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有诸多疑问,新加坡交通部长有问必答

(王乙康面簿)

2020大选结束,王乙康接手交通部后,依然将这种直爽作风带到交通部。

陆路交通管理局本周二(9月8日)宣布我国新一代“无闸门”公路电子收费系统(ERP)将延后至2023年中启用。本地的车主可以从明年下半年起,将车内的阅卡器免费更换成与新系统兼容的智能行车器。

在报道这项消息时,本地各大媒体都刊登了以下这两张陆交局提供的照片:

网民对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有诸多疑问,新加坡交通部长有问必答

安装在汽车的智能行车器(OBU)由三个组件组成,分别是安装在挡风玻璃的传输器和触屏,以及装在仪表板下方的处理器。(陆交局提供)

网民对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有诸多疑问,新加坡交通部长有问必答

(陆交局提供)

王乙康前天傍晚在面簿写道: 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宣布后,我们收到很多反馈与问题。以下是最多人问的七大问题,而我们也尽力尝试答复。

网民对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有诸多疑问,新加坡交通部长有问必答
网民对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有诸多疑问,新加坡交通部长有问必答

问题一:为什么智能行车器要由三个组件组成?应该将它整合成一个单元就好

部长答:技术上整合成一个单元并不是问题。关键在于散热。我们不时得将汽车停在大太阳底下,如果将处理器安装在汽车的仪表板上,没有相匹配的大型散热装置是操作不了的。因此承包商将它设计成,把处理器作为独立组件安装在仪表板下方,而不是将智能行车器整合成一个大型组件,安装在仪表板上。

问题二:挡风玻璃上的传输器和触屏为何这么大?会遮住挡风玻璃影响视线

部长答:照片可能有点误导。目前安装在所有汽车的阅卡器(IU),长12.1公分宽7.8公分。新的传输器和触屏尺寸长15.2公分宽8公分,只比阅卡器大了一点点。我们很快会与车厂展开咨询会议,商讨如何安装新设备,尽量最低限度遮挡挡风玻璃。

网民对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有诸多疑问,新加坡交通部长有问必答

目前用来缴付公路电子收费的汽车阅卡器(IU)。(联合早报)

问题三:屏幕不会分散注意力吗?我宁可用自己的手机来导航

部长答:我们意识到大多数驾车人士还是喜欢用自己的导航设备,但是行车器上的屏幕是一个有用的功能。除了可以显示实时的ERP收费信息,必要时陆交局也能通过这个屏幕来分享重要的交通相关信息。最好就是现在就提供屏幕,这样未来就能将有用的功能添加进去。

问题四:可以不要安装屏幕吗?

部长答:屏幕是标准配套。我们留意到,即使提供简易不带屏幕的设备作为选项,驾车人士一开始或许会先选简易版,但日后就会想换回有屏幕的行车器,因为到头来我们还是想知道到底扣除了多少钱,还剩多少钱等等。每次都这样……

问题五:为何不能用我的智能手机取代屏幕?毕竟我现在也能用智能手机缴交停车费

部长答:未来可能可以提升到这么做。但是要启用一个全新的系统,最好用一套标配装置。我们考虑要用一个标配装置,还是要用个人智能手机时,一大考量就是数据的安全性。更何况,如果我们使用自己的智能手机来支付ERP收费,可能会面对操作上的一些问题,例如手机没电、忘了带手机等等。

问题六:为何新系统不能按距离收费?

部长答:虽然新系统具备实行按距离收费的功能,不过从政策角度来看,我们暂时不会这么做。新系统将在2023年取代现有的系统,最好还是继续延用驾车人士早已熟悉,而且也证实有效的按地点和收费率来计费的方式。按距离收费是一项重大的政策改变,牵涉到不少问题,需要仔细探讨。

问题七:智能行车器(OBU)的设计为何没有进行咨询?

部长答:陆交局当时面对一些实质的限制。它在国际上招标,回标时收到多份建议书,包括来自目前选定的这个供应商的设计。陆交局从中选出了最好的系统来取代旧有的公路电子收费系统。签定后,陆交局就必须履行合约。不是不能进行咨询或者修改设计,但这会影响合约。我们将看看下次能如何做得更好。

网民对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有诸多疑问,新加坡交通部长有问必答

新加坡的公路电子收费(ERP)闸门。(海峡时报)

新加坡的ERP收费系统在1998年实施后,有效减缓了高峰时段本地公路的拥挤程度。

今年4月6日我国进入病毒阻断期后,当局就停止全岛公路收费闸门的运作,直至7月27日才开始恢复几个闸门的收费,但只收费1元。8月31日,当局将两个公路电子收费闸门的过路费从1元调高至2元,网上顿时又掀起一波“怎么又调高收费”的怨气,也有蚁粉投稿来反馈

红蚂蚁向新加坡交通部查询后发现,其实所谓的“调高”,必须与病毒阻断期的零收费来进行对比。

进入解封期第二阶段后,为舒缓交通,中央快速公路CTE北向路段过了泛岛快速公路(PIE)之后的两个闸门,7月开始恢复收费,在傍晚6时至7时的高峰时段,向驾车者收取1元过路费。

然而,8月初至8月中的数据却显示,CTE部分路段在工作日的早高峰时段依然出现拥堵情况。因此陆交局决定在8月底将上述两个闸门的收费从1元上调至2元。

目前全岛93个公路电子收费闸门,只有四个闸门恢复收取过路费,这些闸门都位于CTE上,两个闸门收费为2元,其余两个收费1元。

要知道,在疫情前,CTE上的收费闸门,有相当多个在高峰时段的过路费都介于3元至6元之间。凭良心讲,还是有省钱啦。 除了上述四个闸门,其他闸门在9月份还会继续暂停收费,直至9月底的下一轮ERP收费检讨工作完成。如须调整,新收费将从10月5日起生效。

到时如果驾车者再有提出反馈或疑问,红蚂蚁希望王乙康部长也能直爽地有问必答。

网民对新一代公路电子收费系统有诸多疑问,新加坡交通部长有问必答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