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雇主:在新加坡请的女佣,比中国的阿姨差远了~

2019-04-30     2,607

导语:在很多国内姐妹(尤其是看港剧长大的一代)的心目中,菲佣就是女佣的职业典范:能力强而且有职业操守,细心周到甚至喜怒不形于色。但我来新加坡第一次请菲佣的时候,也许是运气不好,请到了一个阴奉阳违的Maria。

请到好女佣,真的要靠运气。

自从去年年底菲律宾媒体宣布,中国将放开外劳制度,将 有30万菲律宾外劳正式进驻内地。国内有不少需要请人打理家政或者照顾老人小孩的家庭,开心不已。

中国雇主:在新加坡请的女佣,比中国的阿姨差远了~

菲律宾女佣,中国人从电视和媒体报导中了解不少:他们 安静、随和、服从,出国前出国前大多经过精心的挑选和培训

他们大多数人能以接近医护人员的水准护理孩子和老人,而且熟练掌握各种材质的衣服的洗烫。

中国雇主:在新加坡请的女佣,比中国的阿姨差远了~

甚至,更职业一些的菲佣,会根据女主人当天所穿衣服的颜色,搭配好相应的鞋子和丝巾。最重要的是,她们兢兢业业地恪守职业规范,服从是 她们的天职。

但是,实际上,新加坡很多用过女佣(包括菲佣、印尼女佣、缅甸女佣)的人,心里面的滋味很复杂。

万事通最近接到一个关于 对请菲佣爱恨交加的投稿,让大家了解一下女佣的另外一面。

Maria颠覆了我对菲佣的相像

我知道,在很多国内姐妹(尤其是看港剧长大的一代)的心目中, 菲佣就是女佣的职业典范:能力强而且有职业操守,细心周到甚至喜怒不形于色。

中国雇主:在新加坡请的女佣,比中国的阿姨差远了~

主人交待过的事情,菲佣绝对不会忘记;规定的工作范畴,她们也会严格遵守, 绝对不会像有些中国阿姨一样,规定干的活,今天高兴就干,明天不高兴了就不干,菲佣会始终如一。

中国雇主:在新加坡请的女佣,比中国的阿姨差远了~

但我来新加坡 第一次请菲佣的时候,也许是运气不好,请到了一个 阴奉阳违的Maria

当时在中介,经纪跟我介绍Maria的时候是说,她是个 熟手,照顾孩子做中国菜都没有问题,上个雇主是因为要搬回中国才刚刚和她结束了合约。

看着对着我的孩子笑的温柔的Maria,再看看她朴素干净的衣服,修剪整齐的指甲,我很快办好了手续,把Maria带回了家。

中国雇主:在新加坡请的女佣,比中国的阿姨差远了~

我们一家刚到新加坡,工作需要马上进入正规,女儿学校手续还没办好,必须得有人带她。

头一个月,一切都十分顺利。Maria确实展示了她作为职业女佣的实力,每次我路上遇到穿着廉价T恤推著婴儿车的女佣扎堆聊天,放任孩子自己在旁边玩,偶尔才叮嘱孩子一两句,我都感慨一番。

中国雇主:在新加坡请的女佣,比中国的阿姨差远了~

后来我才知道,也许那样的女佣也比Maria好得多。那天下午,我看到Maria带着我的女儿站在社区旁边组屋楼下和一个老安哥聊天,她说是偶尔遇到热心人喜欢我女儿乖。

后来,我又陆续看到她用 手机打电话表情暧昧,身上的 衣服有我的香水味,我都没太在意,实在太累了,没有精力。

直到有一天,邻居抓住我,告诉我 女佣经常穿我的衣服出去私会,把我女儿锁家里看电视。

我气疯了,回去在她的床底下, 翻出了我以为自己放不见了的口红、粉底、内裤、名牌手包……甚至还有4套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情趣内衣

请女佣,靠运气

我愤怒地辞退了Maria,在中介那里吵翻了天,换回了一个“刚刚经过职业培训”的刚刚20岁的Imelda。

Imelda很听话,一点都不油,指哪儿打哪儿,教什么学什么。我开心的和刚交到的几个朋友炫耀——她们前几天刚刚听我吐过关于Maria的苦水,告诉我正常,就是个老油条菲佣而已,下次谨慎点,中介 那里要刨根问底。

中国雇主:在新加坡请的女佣,比中国的阿姨差远了~

周末休息的女佣

结果,她们只是笑笑,说,你再看几星期吧。没用几星期,一星期之后我又陷入了困境——Imelda 教不会,还动不动就发小孩子脾气

我教她炒菜,她被油滋啦滋啦的声音吓得尖叫,每天都需要我晚上煮好第二天中午的饭留给她和女儿吃。收拾房间也是丢三落四,厕所别说一天清理一遍,一周也没见她主动去清理一下。

我说了她几句,她就直接 摔了手里的碗关上房门两个小时,直到我威胁她说再不开门就报警才打开。

最终,我们磨合了三个月,别说带孩子,做家务都不能走上正轨。

后来,两三年里,我 又陆续请了几个女佣,一个印尼的,一个缅甸的,然而,不是又懒又馋就是偷东西,最夸张的一个借了高利贷竟然叫人找上门来!(万事通注:绑架、泼漆、性侵……新加坡放高利贷的,惹上了躲不起!)

中国雇主:在新加坡请的女佣,比中国的阿姨差远了~

一些地下通道成为女佣和客工聚会的场所

有一个倒是事情做的好,和我女儿相处的也很好,只是嫌我家女佣房太小,没有给她单独安排一个房间,干了两星期就走了。

好怀念国内的保姆阿姨

我是心力憔悴, 无比怀念当时在南京工作的时候请的阿姨

吴阿姨50来岁,来自南京旁边的乡下,儿子争气考上了南京的好学校,她和丈夫就跟过来在南京边打工边照顾孩子。

每天早上7点钟,吴阿姨就到我们家里开始做早饭,她照顾我女儿吃,我们自己吃了就去上班,什么都不用管。 吴阿姨就像一个尽职尽责的奶奶,用她自带的质朴和慈爱,教我的女儿学一些土土的儿歌,也教她一些我在周末专门教给她的早教游戏。

中国雇主:在新加坡请的女佣,比中国的阿姨差远了~

无论刮风下雨,吴阿姨 从来不迟到也不抱怨,有一次,还是我跟女儿视频的时候发现她眼睛红红似乎哭过,她才告诉我儿子生病住院了,想请几天假照顾儿子,但是又怕我女儿没人照顾。

吴阿姨就 像我们的一个家人,直到我来新加坡了,我还偶尔寄东西给她,偶尔视频让她看看“想吴奶奶“的我女儿。

菲佣不一定好,保姆阿姨也不一定差。

来新加坡这几年,我也许是运气不好,始终没有请到做事麻利又能够做长久的好女佣。也被杀雇主,摔孩子的女佣吓的有点不太敢请女佣了。

但是我的朋友们 也有不少人请到了勤劳肯干的女佣,有些女佣甚至在雇主家一做十几年,也变成了和雇主半雇佣半朋友的关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