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电话只让听音乐? 数名读者申诉卫生部让他们“等了又等”

166天前     3,267
不接电话只让听音乐? 数名读者申诉卫生部让他们“等了又等”

新加坡卫生部总部外观。(海峡时报)

作者 张丽苹

加坡在疫情期间,似乎又多了一种新常态:不接电话。

这里说的是最近被数名读者投诉的新加坡卫生部。

过去八天内,有至少五名读者写信到《联合早报》交流站申诉卫生部在执行隔离令时出现疏漏,而且“不接电话”、“只让人听音乐”。

《海峡时报》和《新明日报》上个月曾相继报道说,有民众申诉无法顺利履行隔离令,因为卫生部让他们“等了又等”,拨电给卫生部和策安保安(Certis Cisco)询问时,不是无人接听,就是转接了好几次后自动挂断。

卫生部8月2日答复《海峡时报》询问时,针对这些未尽善之处(延误送往政府隔离设施、与某些履行隔离令的民众出现沟通不良的情况),向受影响的个人与家属致歉。当时卫生部表明,当局已增加资源与人力,接下来情况将有所改善。

“我们负责隔离运作的职员这段时间都很努力工作。卫生部也已经增加了资源与人力,应对激增的工作量。

言犹在耳,8月5日又有读者写信到《联合早报》反馈说,卫生部执行隔离令的做法有待改善。

“当天一早,我拨了无数通电话,却一直无法联系上。直到下午,我听了至少15分钟的机器录音音乐,终于和客服人员通了话。”

“女佣拨电向我求助,我立即拨电卫生部询问,但电话一直没人接,我只能电召德士把女佣载回家。”

不接电话只让听音乐? 数名读者申诉卫生部让他们“等了又等”

(联合早报截图)

8月11日,《联合早报》交流站又出现两封读者来函,其中一人王振春说:

“我打了好几通电话,不是说这事不是他们负责的,就是让我听音乐,最后叫我输入电话号码,说他们会回电,可是等了一整天也没接到电话。”

不接电话只让听音乐? 数名读者申诉卫生部让他们“等了又等”

(联合早报截图)

另一名读者方苇莼则写道:

“友人帮我致电卫生部,希望获得更多详情。令人失望的是,得到的回应却是同一则简讯。卫生部连回复也不屑吗?”

“(酒店)当然有求救电话,但没有一次能接通。”

不接电话只让听音乐? 数名读者申诉卫生部让他们“等了又等”

(联合早报截图)

时隔一天,早报交流站前天(8月12日)又出现两封类似的读者来函。其中一人郑宝珠说:

“打电话向卫生部查询,只听到音乐,等不到人的回复,只能不了了之。”

不接电话只让听音乐? 数名读者申诉卫生部让他们“等了又等”

(联合早报截图)

另一名读者邓姗芮说:

“我也时常接到卫生部来电说要我去隔离。我听了就马上挂掉,然后打电话去卫生部求证,打了两个电话半天都无法接通,后来打去警察局求助,警察说他们不处理这件事,还给我电话号码打去卫生部,结果还是没办法接通。”

不接电话只让听音乐? 数名读者申诉卫生部让他们“等了又等”

(联合早报截图)

从上述五封读者来函,我们可以看出以下现象:

卫生部发出隔离令时,无法说明对方是在哪里与确诊病患有过接触,导致收到通知的人感到错愕,以为是诈骗电话或假简讯;

打着“隔离令”旗帜的诈骗电话似乎增多了,国人不时收到自称来自卫生部的电话或假简讯;

隔离令的执行步骤不够透明,接到隔离令通知的民众不清楚下一步该做什么,感到无奈又无助;

隔离令和PCR检测结果的简讯通知上的名字一再被弄错,民众恼火之余觉得当局办事草率。

这些现象确实令人感到困扰,也难怪读者方苇莼会愤愤不平地写道:

“卫生部是真的这样忙吗?还是把人丢在酒店,就以为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被隔离的人有没有问题,能不能适应,还是有什么需求,他们一概不理?希望卫生部能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

卫生部应该是真的很忙,至今仍未答复这几封读者来函。以当局一贯的做法,接下来必然会持续“灭火”,安抚恼火的民众。 其实电话打不通、无人接听、转接时让人听音乐的情况,在大部分人居家办公后,似乎已成了一种疫情新常态。许多政府部门和私人机构的电话皆形同虚设(没办法,办公室没人啊~)。

红蚂蚁就注意到,今年3月有读者写信到早报说莱佛士医院的服务差,“专科部门的电话老是没人接,也不联系病人跟进情况”。7月又有一名读者黄龄慜致函早报投诉苹果公司客服态度令人失望。

“第一个接电的客服人员说,他安排一个时间,请另一个客服人员拨电给我,他也留下一个联络号码。一个小时后,我的手机响起,我按照说明输入相关资料,岂知却无人接听。我随即拨打之前那个客服人员留下的联络号码,结果也一样,无人接听。”

红蚂蚁今年6月拨打信用卡公司的客服电话时,也同样遇到这种不断转接,只让人听音乐,等了又等的情况。最后实在受不了,直接“杀”到银行的服务柜台,才终于解决了问题。

蚁粉们在疫情期间,是不是也遇过类似的情况?

不接电话只让听音乐? 数名读者申诉卫生部让他们“等了又等”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