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举报,因为我不是新加坡人“ 外籍配偶遭遇家暴只能忍气吞声

115天前     3,003

2020年,家庭暴力服务中心和保护中心处理的家暴案件达1100多起,同2018年相比增加24%。相关询问则暴增近六成。

要知道,这其实是个蛮令人震惊的数字。

很多原因导致了家暴事件增加,例如经济压力、长时间共处,疫情持续不断,这其中外籍配偶的家暴问题突出尤其值得关注。

“遭家暴的外籍配偶因担心签证问题而不敢举报施暴者。”

”我不敢举报,因为我不是新加坡人“ 外籍配偶遭遇家暴只能忍气吞声

不少外籍配偶或长期探访准证持有者在遭受家暴之后,想要举报却困难重重。

01 不允许单方面取消配偶准证

一些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的外籍配偶,因为面对权力不平衡的问题,更容易受家暴影响;也有一些外籍配偶担心自己在本地的长期探访准证会被另一半取消,无法继续留在新加坡,所以不愿举报家暴事件。

其实,移民与关卡局不允许新加坡籍或永久居民担保人,在未得到他们外籍配偶的同意下,单方面取消他们的长期探访准证。

另外,如果新加坡籍或永久居民担保人选择不为外籍配偶更新长期探访准证,外籍配偶可请另一个年满21岁的本地成年人,比如他们的孩子或担保人的亲戚,来担任他们申请准证的担保人,当局将会酌情考量。

”我不敢举报,因为我不是新加坡人“ 外籍配偶遭遇家暴只能忍气吞声

如果外籍配偶的孩子是新加坡公民,移民与关卡局也可能会免除更新申请准证时的担保要求。

当然,有关单位也在探讨如何清楚向外籍配偶传达以上资讯,比如通过社区服务机构宣导。

另外,小组也建议通过大使馆、邻里警局、社会服务机构等,向外籍配偶宣导家暴相关咨询,同时让他们知道有哪些可以求助的管道。

02 提供收容所

为打破家庭暴力的恶性循环,家庭暴力工作小组向政府提出多项建议,包括为接获家庭驱逐令的施暴者提供收容所,确保施暴者与受害者可以分开,让受害者更为安全。

23日,由教育部兼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政务部长孙雪玲和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费绍尔共同领导的家庭暴力工作小组,集结了过去一年半的意见,发布报告(hyperlink to the report on MSF website),向政府提出四大方针,当中包括提高大众意识、为受害者增设更多举报管道等16项建议。

”我不敢举报,因为我不是新加坡人“ 外籍配偶遭遇家暴只能忍气吞声

报告中提到的其中一个建议是将施暴者与受害者分开,以确保受害者的安全,同时为施暴者提供康复治疗。

工作小组在收集意见的过程中,普遍得到的意见是,施暴者和受害者或幸存者不应继续靠近彼此,因为这种情况可能导致家暴再次发生。

然而,也有人指出,在某些情况下,施暴者几乎没有其他地方可住。

报告中建议,有家庭驱逐令的施暴者,若是实在找不到住处,有关单位或可安排他们到收容所,让他们可以与受害者隔开,让受害者更安全。

另外,小组也建议政府探讨让法庭颁布改造中心康复计划的可行性,让高风险的施暴者在特定的设施住上一阵子,强制参加康复计划。

对于施暴者的教育和改造,是至关重要的。

有一些施暴者可能面对一些心理健康问题,需要心理辅导以及治疗,所以小组的建议之一,是让政府考虑制定一个计划,甚至考虑去设置一个庇护所,让这些施暴者有一个地方居住,接受治疗。

”我不敢举报,因为我不是新加坡人“ 外籍配偶遭遇家暴只能忍气吞声

最终的目的,还是希望施暴者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并解决,最终和家人团圆。

该报告还包括其他建议。

提高家暴意识 加强预防措施

有关部门希望能增强社会对于家庭暴力的意识,鼓励邻居、朋友,如果怀疑有人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朋友以及亲人可以挺身而出,举报这些家庭暴力案件。

”我不敢举报,因为我不是新加坡人“ 外籍配偶遭遇家暴只能忍气吞声

小组建议通过公共教育活动,以及通过学校、基层团体等机构加强宣导,另外也建议加强婚姻预备课程的内容。

举报方式便捷化

小组也希望能开拓更多不同的渠道,让受害者更容易举报。比如说求助热线,网上即时通讯、应用程序等功能。

小组还建议通过逮捕、还押施暴者等方案,加强对家庭暴力犯罪者的威慑。

目前按照本地法律,蓄意伤人是不可逮捕罪行,也就是说,警方无法当场逮捕施暴者。由于大部分家暴涉及蓄意伤人,因此小组建议,将蓄意伤人归类为可逮捕案件。小组也建议政府,探讨还押高风险施暴者的可能性。

”我不敢举报,因为我不是新加坡人“ 外籍配偶遭遇家暴只能忍气吞声

另外,小组也提出为前线人员开发评估工具、成立24小时家暴紧急社区服务,以及向当事人发出限时保护通知等建议。

另一项建议则是把内政团队社区援助与转介计划(HT CARES)扩大至施暴者的直系亲属,必要时提供适当的社会援助,以及设立更多HT CARES中心。

加强对受害者的保护

小组希望加强受害者的保护和支持,以及加强降低他们再次遭受伤害的风险。因此,小组建议修改妇女宪章,加强违反个人保护令的惩罚,以及让特定第三方人员可以为家暴受害者申请个人保护令。

同时,小组建议加强警方在处理家暴案件方面的培训。目前,所有警员都有接受受害者同理心训练,接下来,前线警员将到国家福利理事会属下的社会服务学院培训,让他们更了解家暴课题。

另外,超过3500名警员将接受培训,以加深他们对家庭暴力事件的了解,从而更好地处理这类案件。

”我不敢举报,因为我不是新加坡人“ 外籍配偶遭遇家暴只能忍气吞声

费绍尔表示,到社会服务学院修读课程,了解家庭暴力的现况,以及受害者和施暴者面对的问题,将有助警员更好地处理这类案件,以及为其他部门提供支援。

家庭暴力工作小组在去年2月成立,成员包括来自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心理卫生学院、飞跃社区服务、防止家庭暴力中心(PAVE)等社区组织和政府部门或机构的代表。

”我不敢举报,因为我不是新加坡人“ 外籍配偶遭遇家暴只能忍气吞声
”我不敢举报,因为我不是新加坡人“ 外籍配偶遭遇家暴只能忍气吞声
”我不敢举报,因为我不是新加坡人“ 外籍配偶遭遇家暴只能忍气吞声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