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在深圳过黄金周:对这个城市有种骄傲的感情无法控制

2020-10-11     594

今年黄金周,新加坡人熊晓韵在深圳以“工作狂”方式度过了整个假期。身为深圳四季酒店总经理,“拚命三郎”并不奇怪。但实际上,熊晓韵对于能够工作的这份执著与喜悦,还有另一重原因:自春节以来,她和深圳共同经历了新冠肺炎疫情。从枯坐家中到逐步回复社交,从街道冷冷清清到市场恢复繁荣,恐怕很多深圳人都没办法像她这位外国人感受如此之深。

新加坡人在深圳过黄金周:对这个城市有种骄傲的感情无法控制

员工大会上熊晓韵几度哽咽。

减少外出期间 在家运动减重4公斤

3月底的一天,熊晓韵站在福田的街道上,眼眶忽然就红了,她看到了这条街道终于出现了“堵车”的情况,那些冷清的街道曾经那么让人心酸,而如今,它终于恢复活力了,深圳满血复活,她也发现,自己对于著这座城市的情感更加不同了。

还记得疫情迅速发展的最初时期,熊晓韵自己一人“坚守”深圳,作为总经理她要对整间酒店负责,当时的情况也不允许随便出入。然而减少外出和社交的压力还是比想像的要大,为了消除这样的压力,她在房间内拚命健身,每天都必须有大汗淋漓的一小时健身时间,几个月下来,在不怎么出门的情况下,她瘦了4公斤。

新加坡人在深圳过黄金周:对这个城市有种骄傲的感情无法控制

疫情期间用直播的方式给学生做直播

疫后复苏

“深圳坚持住了,有种骄傲的情绪无法控制”

然而除了自身压力,她最担心酒店上上下下几百号员工,想到员工都在宿舍隔离,保持社交距离,吃饭变成了问题,如果都点外卖,接触快递员太多难免也有风险,于是她与酒店主厨一起商量,既然酒店有现成的餐饮设备,如今也不开业,干脆就直接做员工餐好了,每天送餐到宿舍,尽可能减少员工感染几率。

  

新加坡人在深圳过黄金周:对这个城市有种骄傲的感情无法控制

工作中的熊晓韵。

最近艰难的时期,酒店里空荡荡,只有5间房有客人,他们是滞留的武汉人,酒店依旧为他们提供了基础的服务,尔后三月份、四月份、五月份,眼看着入住率一步步提升起来,八月暑期到来,熊晓韵惊喜地发现,单看数字甚至鲜少看到疫情的影响,而黄金周客房直接爆满。“深圳坚持住了,并且迅速地恢复起来,虽然我不是深圳人,但是有一种骄傲的情绪是无法控制的。”

5月底,深圳四季酒店终于第一次召开了员工大会,所有的人终于可以都出现在同一个空间里了 。熊晓韵写了一封信 她怕自己在现场控制不住情绪:我从事酒店管理工作22年,大小风雨,各种挑战都经历过,但这一次真的不同……因为有你们,我在深圳的家人,是我相信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新加坡人在深圳过黄金周:对这个城市有种骄傲的感情无法控制

【双城情感】

深圳跟新加坡

都是为了绿色不惜工本的城市

生活在有序地恢复著,熊晓韵也开始将目光更多地投入到这个城市的细节中。其实刚刚到深圳,她就惊呼:这里和家乡新加坡太像了。一样的绿色,一样的清新,花园一般的城市。她记得自己在新加坡四季酒店工作时,对面就是新加坡植物园,在她看来,在寸土寸金的核心区域,舍得了留下一整块绿地,全世界的大城市这样做的并不多见。而如今在深圳,走入仙湖植物园,热带温湿的气息,茂盛的植物,深圳原来也是这样一个为了绿色不惜工本的城市。

不仅是绿色,深圳的城市魅力还在于它缓慢地沉淀著有趣的灵魂。熊晓韵记得在华侨城有一间咖啡酒吧,外表“清纯”,但是进入后发现别有洞天,昏暗雅致的灯光,皮质沙发,若有若无的蓝调音乐,好一个惬意的威士忌吧,简直让她惊喜,而这样藏起来的惊喜,在深圳并不是特例。她观察到,深圳这座城市在缓慢地发展自己的“毛细血管网”,那么散落其间的小小店铺,以及待在里面的人们,都是这座城市的光。

采写:南都记者 谢宇野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网易号/南方都市报。

新加坡人在深圳过黄金周:对这个城市有种骄傲的感情无法控制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