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灵活收入可观:越来越多的新加坡年轻人当起私召车司机

2019-06-11     1,386

随着私召车日益普遍,如今有更多的年轻人选择成为私召车司机,根据交通部数据,私人计程车司机职业执照(PDVL)持有人中,20至39岁的年轻人占44.4%。究竟为何更多年轻人选择以私召车司机作为自己的职业?

时间灵活收入可观:越来越多的新加坡年轻人当起私召车司机

新加坡交通部上个月在国会公布职业执照数据的数据显示,在总共4万1000名私人计程车司机职业执照持有人中,20至39岁年龄层的年轻人占了44.4%,直逼半数。

新加坡最大私召车业者Grab,在被问及公司内有多少名20至39岁的注册司机时表示,无法提供有关数字。不过表示,公司数据显示:“绝大多数都是兼职或是做临时工的年轻司机”。

Grab也表示,该公司之所以能吸引不少司机加入:

是因为(公司会)优先考虑他们的福利,并继续以各种方式满足他们的需求。

而另一家私召车公司Go-Jek则表示,欢迎年轻司机加入召车行业,他们是所谓“零工经济”(Gig Economy)的“重要组成部分”。

除了“提供具竞争性的奖励计划”外,这家总部位于印度尼西亚的公司还为其司机提供长期医疗保险,燃油折扣和移动数据储蓄。

新跃社科大学(SUSS)的交通经济学家Walter Theseira博士表示,年轻人在私召车司机中占了很大比例,是有几个主要因素。

其中一点,他认为是私召车公司运用的科技平台以及奖励结构,对于年轻人来说“更具吸引力”。

此外,私召车允许司机将车辆用于私人用途,而这点,在传统计程车方面是不允许的。

时间灵活收入可观:越来越多的新加坡年轻人当起私召车司机

此外,Theseira博士也指出,若将不用为公积金扣除工资,以及额外奖励纳入考量的话,这份工作的实得薪金,比起其他受过教育人士步入社会的起薪来说,是具有“竞争力”的。

Theseira博士说:“不幸的是,驾驶德士的形象是,当人们被裁员、并且无法重启职业生涯时,才转向的最后一种工作。而私召车驾驶的形象是,为了其灵活性而选择的额外收入选项。”

“这些社会观念并非偶然发生,我们必须记住,私召车业者为了抵抗社会观念,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来做营销,让私召车司机呈现成一个可赚取额外收入的机会。”

零工经济(Gig Economy)崛起,

以及传统行业面对的冲击,

将为毕业生制造

更广泛且前所未有的工作选项……

分享经济是这几年最热门的概念,许多以此概念为核心的新商业、新服务彻底改变了人们生活。

甚至有许多人认为,分享经济也正在改变我们劳动的型态,更可能是未来主要的工作型态。

从劳动的角度,另一个相关且近来在西方的热门名词是零工经济。

时间灵活收入可观:越来越多的新加坡年轻人当起私召车司机

Gig Economy

零工经济

零工经济意指像是Uber司机这样的工作型态,当然个人自由接案或者打零工并不是新现象,这个现象的的“新”在于当代所谓零工工作者,是建立在以App为基础的平台来进行工作分配:不论是外送、载客或者清洁房子。

也有人把这种经济型态称为“平台经济”。

CNN Money 根据个人理财内容网Bankrate 调查指出,在欧洲有4,400万成年人有兼职收入,其中26%是18——26岁的年轻人。

86%的人每个月都有兼职收入进账,其中36%的人一个月可以多赚500美元以上。愈年轻的愈有可能从事兼职,主要原因是他们收入较低,且他们知道如何利用零工经济,将行动手机变成赚钱工具。

时间灵活收入可观:越来越多的新加坡年轻人当起私召车司机

零工经济成为新生代的就业选择,一定程度上是顺应社会的发展需要,也符合新的就业观。

好处是不受上司所管,不用在乎公司的条条框框,还能同时打多份工,工作时间灵活。人们可以自由安排时间,平衡工作和生活,犹如新加坡这样在面对老龄化挑战的发达经济体中,有正面的效果。

但是另一方面,许多年轻人,明明拥有高学历,可以成长为专业人士,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发挥更大的经济贡献,却选择做零工,原因是“自由、挣得也不少”。这让人不禁疑惑!

何况,零工也有局限性,收入不稳定,缺乏医疗和福利保障,职业发展前景未知,而零工的专业性也令人担忧。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