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狮城故事: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亲历记

2020-03-28     891

网友Mike Davie在脸书发表了,他在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时接受新冠病毒的检测过程。(翻译:新加坡眼)

200辆救护车

3月22日,我被送进了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在我的救护车抵达前,前方已经有200辆救护车排队了。

疫情狮城故事: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亲历记

回溯几个小时,当我还在接一通工作电话时,已经感到体温已升高,头脑不清醒。稍早前,也开始有干咳的症状。自行服用了泰诺(Tylenol)后却还是持续高烧不退,我便到本地一家诊所看诊。

上周五以前,我们一家曾到韩国与加拿大旅游,因此目前我还在居家隔离期。回到新加坡后,我与孩子们已开始15天的居家隔离。那时,Leslie刚从纽约出差回来。 由于有境外旅行史的缘故,我们属于高风险群,因此我们遵照了所有居家隔离的指示。我在诊所里坐着,并把这些旅行史告知了我的医生。

在向医生解释了我的症状及其出现时的时段后,我开始经历了史无前例的“看病”过程。

与医生的谈话结束不到数秒,医生已开始行动(我猜想是某种需要遵守的规程)。我立刻被送往在诊所后方的隔离室,诊所的医疗人员立即关闭诊所进行消毒工作。我听见一阵议论声、一些医护人员开始清理工作,还有与某机构、商场、有关救护车调度的通话声音。 我在原地等待他们为我准备的特别通道。这家诊所位于商场的三楼。从后门可通往一个半开放的走廊,上面已喷了消毒清洁剂。救护车来了,救护人员领着我走下楼梯和走出后门。他们告知我,他们还有两个地点要去。前往国家传染病中心时,有2名新冠肺炎的疑似病例也与我一同前往中心。

来到国家传染病中心

接下来的经历更特别。当两架救护车开走后,我的救护车停在了前方特定位置,我们的后方还有一整排救护车。地面上标记的“X”,是允许我们站立的地方。这排救护车一个接一个的前进,以进行初始筛选和隔离。

进入医院前,我们被告知‘不许拍照,不许拍视频’。当我进入医院,我开始发高烧了(已6小时没服药)。第一位见到我的护士把我设为“高风险”,紧接着一位护工接我入院。每位病患都配有医疗人员、护士、护工、清洁人员、医生、药剂师和技术人员。医院内看起来像是个战区,所有工作人员都很镇定、小心、有条理及专业。

护工与我走向大厅,大厅里在每个标记“X”的位置上摆放着桌子,每张桌子都有段距离。障碍物可防止人们走向错误的地方,也可标记出谁该属于哪里的,以及他们的状态是什么(高风险或低风险)。

我开始填写一些问卷,无关保险及信用卡,这里只在乎与新冠肺炎病毒相关的问题。问卷在页面上清楚写明“请勿拍照或与任何人共享此信息...”,因此我会尊重他们的意愿。我所能暗示的是,这里的医疗保健系统,是我在别处见不到的。他们正在竭尽所能,确保公民的安全,保护国家的经济,以及他们将尽一切努力来结束病毒的蔓延。

我所在的区域大约有30张桌子,有不同程度的患者,共同点是我们都属于高风险群。

我被留院隔离了

随着夜晚降临,医疗人员打电话告诉我们要检查我们的肺部。X光室距离我们只有几米。每个疑似病例都需要照X光。若你幸运,外加你的肺部情况还不错,只需做咽拭子检测就可回家。在家等待12个小时,检测结果就会出炉。若呈阳性,救护车会马上将你送回医院。6小时后,一些人回家了,医生给了我一个坏消息。我的肺部已受到感染,我要留院观察了。 现在,这是我第三次听见“不能拍照,不能拍视频”。我被送往一间独立隔离室,我将在此地等待我病毒检测的结果。我的手腕上装有一台可以测量我血液中氧气的设备(新冠病例的主要担忧之一)。之后是咽拭子检测。在脸书或上网了解到咽拭子检测的痛苦,的确很痛,令人不舒服。对于那些没见过咽拭子检测,它会从你的鼻子进入,并使您的大脑发痒。当我完成血液检查时,我才真正意识到周围发生了什么。 因为我不能把我所拍摄的房间照公布出来,我只能说它是我见过的,最干净、最具有现代感、最整洁的病房。进入病房前,它有一个“气闸”式空间。医疗人员进来后,需关上第一扇门,再打开第二扇门。他们从头到脚都身穿一次性危险物品防护服。每次离开时,他们都必须进入一个将我病房与大厅隔离开的消毒室,脱下所有防护服,对随身携带的物品也须进行清洗和消毒。每个来我病房的工作人员都须反复进行此过程。为了进入我病房所需的准备工作。

大约凌晨3点半,我睡下了。测试已做,仍在发高烧,医生也正在确认我是否患有新冠肺炎。12个小时后,我便会知道结果。 早晨,整个上午不断有医生、护士来关照我的病情。每次有人进来我病房,他们必须进行整个消毒工作。他们身穿的防护服的数量令人难以置信。我感到有点内疚,因为我也希望他们是安全的。即便他们可能会被感染,所有人还是很乐观,冷静和专业。我无法想像他们正在承受的压力,他们也并未表现出来。

检测是阴性!

现在是下午3点,好消息来了,第一次检测结果呈阴性。我从未像此刻开心过。但话说回来,这病毒很棘手。在某种情况下,病毒是有一定隐藏性的,因为发烧,我的肺部确实也有一些问题,因此医生也不想草率作出判断。

第二天晚上,我在凌晨3点醒来进行第二次新冠病毒检测。测试结果呈阴性。但因是肺炎,医生不愿冒险。为了解我的肺部情况,他们将X光机带进我的病房。若你见过可移动的X光机,它看起来就像是带有吊颈的恐龙。放射技师离开后,他须花10分钟进行消毒工作,才可离开。他也很开朗且专业。每小时有数百名患者和数十名患者涌入……他们依然都能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

第三天我还在这里。夜幕即将降临。我下一次的新冠病毒检测是凌晨3点。我想说,我很幸运。幸运的是,我不需要呼吸机,而且幸运的是,这是一种奇怪的又偏偏此时发作的其他类型肺炎。随着一切的顺利进行,新加坡的医疗系统正在确保我与周围人的安全。

若你读到这里,我想继续谈谈。亲眼目睹新冠肺炎造成的混乱,对医疗系统的压力以及治疗患者和保障医护人员安全所需的工作和物资量超乎想像。我在一线亲眼看到他们专业的医疗操作,我对这个行业的所有人(也包括维护医院安全的保安、门卫和清洁人员)及系统本身也有了更多的尊重。人们自我隔离是有原因的,实行“社交距离”规范是有原因的。

若你生病了,你就该远离社会大众。新加坡的医疗系统令人赞叹不已。但它的资源毕竟是有限的。今天的医疗情况处于良好状态,是因为他们采取了保持这种状态的措施。这种应对模式,就没有体现在在没有那么先进的医疗系统中。这就像我所形容的1楼战区一样,会有有大量的病患。新加坡能够对病毒蔓延进行严格的管控,我觉得其他国家也能像新加坡有这样的处理方式。

对于那些把社会距离当成笑话的社会和人们,请冷静。如果你看到内部的情况,那么您会很快意识到我们的医疗系统所面临的问题。因此,请停止发布扭曲新冠病毒所呈现的现实的垃圾讯息。现在的状况不容乐观,人们面临死亡,而医护人员同样冒着生命危险来挽救您的生命。

感谢所有为确保我们生命安全而做出努力的全体人员。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2020年伊始,席卷全世界的这场疫情,影响了无数人的生活轨迹。

新加坡眼《疫·情:狮城故事》微纪实专栏,收录普通人的故事。发送你的故事和图片到[email protected],告诉我们疫情如何影响了你的生活。

疫情狮城故事: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亲历记
疫情狮城故事: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亲历记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