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攻克新加坡的防疫线无须变种病毒 只需几名越南陪酒西施

195天前     1,320
要攻克新加坡的防疫线无须变种病毒 只需几名越南陪酒西施

位于东陵购物中心的一代佳丽卡拉OK厅(Empress KTV)是目前被爆出与KTV感染群有关的9间店家之一。(海峡时报)

作者 仓吉

加坡的防疫措施刚放松,可聚餐人数从2位增加到5位,甫进入第三天便爆出卡拉ok夜店感染群,7月14日报社区病例激增42例,7月15日再报新增33起,目前已累计87例确诊。

卫生部长王乙康在线上记者会拉起警报,说只要社区里还有“余烬”未熄,病例就有可能冒出,并感染更多人。但他接着又说,这将成为一种规律,我们必须懂得如何应付。

要攻克新加坡的防疫线无须变种病毒 只需几名越南陪酒西施

卫生部长王乙康。(通讯及新闻部)

不知部长是要给国人压惊,还是政府把这次夜店风波当作另一个抗疫练兵的机会。 经历了去年客工宿舍疫情危机,面对夜店风波,政府显然胸有成竹,有点老神在在的样子。

相比之下,此次疫情虽然奇峰突起,但当局已具备更好的抗疫能力——“合力追踪“的科技深入民间、快速检测的方法到位、接种疫苗的计划进行顺利,七成国人接种第一剂疫苗,其中四成接种了第二剂,国人本身的抗疫功力大增。

所以,这次疫情戏剧化的突变,一时之间让全国哗然,全民共愤之后,新加坡人很快地回过神来,网上和民间不少人还能在这起夜店风波中寻开心。

有人说,因去夜店风流快活而中招的男人,死亡率不足1%,但落在老婆手里的存活率肯定低于1%。

要攻克新加坡的防疫线无须变种病毒 只需几名越南陪酒西施

(互联网)

这样的说法引起不少人的共鸣,当局显然也有此先见之明,所以,对那些曾经在过去两个星期光顾过该26间夜店的男人们,发出硬中带软的呼吁,叫这群男人出来预约检测,还保证整个检测过程会保密。

要不然就是自己乖乖待在家中房内自我隔离(顺便面壁思过),请家人购买快速抗原检测仪器,自我检测;如有不适,尽速求医。

男人真命苦,晚上出来喝两杯跟酒女逢场作戏也好像是做贼犯罪一样,出了状况还不敢挺身而出。

要攻克新加坡的防疫线无须变种病毒 只需几名越南陪酒西施

被爆出与KTV感染群有关的其中一间KTV夜店 M Bistro。(M Bistro 面簿)

大胆偷赚的夜店,当然也不会规规矩矩地为顾客进行安全出入的登记,酒客与酒女之间想当然也不会有1米的安全距离。若还要跟酒女保持安全距离,不如在家自个儿喝闷酒。

当局检测了100多位顾客和100多位有关的职员,躲在暗角不敢现身的酒客们想必为数不小。

区区一两个越南陪酒西施单凭三分姿色、七分酒量就攻克了号称地球上最强的防疫线,让社区确诊病例一夜之间暴增几十例,简直就是打脸政府。

要攻克新加坡的防疫线无须变种病毒 只需几名越南陪酒西施

位于东陵购物中心的一代佳丽卡拉OK厅外面的公共区域正在进行彻底清洗。(海峡时报)

政府应该把夜店风波当作一个紧急检测防疫工作的机会,看看出了什么疏漏?

人们的第一个问题是,来自越南的陪酒西施到底是从哪里崩出来的?她们如果是拿工作准证在此逗留,那肯定是在本地已存在一段时间,不会是近期进入本地。

第二,既然已在本地一段日子,那么她们身上的冠病病毒若不是从越南带来,又是从何处得来?想必也是受到别人传染,传染源头是个谜。

第三,她们若是持工作准证,晚上陪酒是偷赚,又或者陪酒才是她们的正业?白天又在哪里工作,工作场所是否也可能存在传播危机?

要攻克新加坡的防疫线无须变种病毒 只需几名越南陪酒西施

位于远东购物中心的一代佳人卡拉OK厅(Supreme KTV)。(Supreme KTV 面簿)

话说回来,当局要曾经光顾过那些夜店的男人现身“协助”当局进一步追踪传播风险,也不必说为他们“保密身份”这么严重。好像是这群可怜的男人犯了罪而要他们自首,从轻发落一样。

反过来,当局应该把他们当作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一等公民”表扬,协助当局调查是一件正大光明的事,不必躲躲闪闪。对于自动现身的酒客,不妨赏以一箱德国啤酒作为奖励。

至于违法偷赚的夜店,破坏新加坡成功抗疫的招牌,罪大恶极,当局的处罚不必客气手软,该罚款就罚款,该吊销营业牌照就吊销营业牌照。

要攻克新加坡的防疫线无须变种病毒 只需几名越南陪酒西施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