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各有成就的新加坡女性 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

217天前     297

作者:陈劲禾 苏文琪 陈舒航 刘芸如

从“女子无才便是德”到“进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女性发展从封建时期到21世纪取得了大跃进。然而,现代社会的结构与要求依然迫使不少女性在家庭与事业之间抉择,让她们难以完整全面地发挥潜能。

为了推动性别平等与促进女性发展,新加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把2021年定为“欢庆新加坡女性年”(Year of Celebrating SG Women),并将在今年下半年呈现白皮书,提出改善政策的建议。

配合国际妇女节,《联合早报》访问了三名在各自领域有所成就的新加坡女性,谈谈她们这些年来如何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取得平衡,并加以突破。

获丈夫支持 女医生可专心打拼

医疗设备跨国企业高管杨顺花在三个孩子还小的时候,曾想过放弃事业,专心照顾孩子,所幸丈夫大力支持她继续工作,让她既能享受家庭生活,又能在职场大展拳脚。

这些各有成就的新加坡女性 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

劳资政联盟工作与生活大使梁姝莹医生(左)与杨顺花都个别育有三个孩子,并在事业上取得成就。(王彦燕摄)

社会向来视女性为顾家的角色,不少女性为了育儿离开职场,放弃了耕耘多年的事业,以致支持女性同步发展生活各个面向的呼声越来越大。

杨顺花是劳资政联盟工作与生活大使(Work-Life Ambassador)。在这个去年10月推出的计划中,她与另外14名来自各行各业的大使会在不同平台推广灵活工作安排以及工作与生活和谐的价值。

杨顺花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她注意到许多女性放完产假回到职场,为了维持能干的形象而备感压力。她自己也是如此,所幸公司文化包容,让她不必那么紧绷。

“我参加劳资政联盟的运动就是想提高人们的意识,看到社会要求职业母亲在刚生产首几年就要完美执行一切的无意识观念,并希望培养雇主的同理心。”

杨顺花目前在美国隐形眼镜制造商库博光学(CooperVision)担任亚太区行销与商业运作副总裁,之前也在两家医疗相关的美国跨国企业任职高管。

她说,很幸运多年来在上司与同事思想开明的工作环境中发展事业,不曾遭受性别歧视,现在的公司也有不少女性担任高管。除了性别,她意识到年龄也会让人产生既定印象,因此被问及年龄时婉拒透露。  

在冠病疫情暴发前,灵活工作安排在本地并不常见。根据人力部的《2020年就业条件》报告,2019年,只有近30%企业允许灵活或错开上班时间,约7%允许远程办公。这两个比率去年分别飙升至59%与46%。

原本当兼职医生 后来决定创业

另一名工作与生活大使梁姝莹医生(38岁)也曾在产后面对工作与家庭二选一的困扰。她说,虽然她认为医生也能享有灵活工作安排,但医院上班时间固定,因此她先是做兼职,后来决定创业。

受切身经历启发,她创办了结合共享办公室与幼儿园的“现代村庄”Trehaus,坐落在市中心的福南商场,让家长们既可安心工作,又方便见到孩子。

育有三个孩子的梁姝莹说:“与无数女性交谈后,我发现有许多人在放完产假后辞职。因为现有框架不允许人们同时享有工作与生活,劳动市场不断流失大量人才。”

她曾在疗养院兼职,提供慈怀医疗服务,去年因为疫情,为避免幼儿园与疗养院之间交叉感染,她只好卸下疗养院职务,改为协助卫生部的慈怀服务与疗养院规划工作。

梁姝莹同样把取得工作与生活和谐归功于丈夫的支持。她说,去年生意因疫情受到很大的影响,丈夫便提议由他监督孩子居家学习,好让妻子专心处理业务。

“我竟然会为自己没有顾及孩子的功课而感到内疚。身为女人,我们已经内化了社会对我们的期望。我们要对自己温柔一点,并思考社会加诸于我们的性别角色是否适用。”

梁姝莹强调,她不认为以顾家获得满足感的女性一定要出去工作,而是希望每一名女性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不受限于传统规范。

除了建立包容社会,杨顺花希望女性能适时求助与接受帮忙。她说,有些女性可能觉得丈夫照顾孩子不够细心,但就算做得不完美,也可以尝试让伴侣分担,在工作上同样可以向同事求助。

她说,孩子出生两年后,她都交给托儿所照顾,让自己有喘息的空间。在家里,她与丈夫会分担家务。“如果我们愿意开口,有时会有出乎意料的收获。”

副助理警察总监推动转型 为警方设备科技化做贡献

加入警队22年,副助理警察总监马拉蒂在前景策略行动处任职时曾大力推动科技转型,为警方设备科技化作出重要贡献。

配合国际妇女节,公共运输保安指挥处副司令马拉蒂副助理警察总监(44岁)日前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分享了自己多姿多彩的警界生涯。

这些各有成就的新加坡女性 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

马拉蒂表示自己22年来很享受工作的每一刻,看到属下的警员成长,让她感到很开心及满足。(梁麒麟摄)

她表示,自己的父母都是警察,因此自幼就耳濡目染,并在1999年成为一名全职警察。她之后在2011年至2013年期间,曾是本地首位担任国际刑警组织联络员的女警员,在泰国驻扎两年。那次宝贵的经验也让她在回国后,参与建设了国际刑警全国大厦。

不过,让她印象深刻的是2016年至2018年间担任前景策略行动处助理处长的时候。马拉蒂透露,当时部门致力发展警方科技转型,一手促成了多功能巡逻机器人(MATAR)及空中无人机的性能更新。

她说,第一代的多功能巡逻机器人只具备一些基本的功能,如能传送影像给指挥中心。后来,他们在两年内加强机器人的巡逻功能,第二代的机器人已经可以固定在某区域巡逻。

她说:“我记得在2016年时,无人机刚刚兴起,因此我们也开始考虑如何在行动中使用无人机科技。”之后,马拉蒂便推荐成立专门应对无人机紧急事件的团队,并一路发展无人机性能,从而协助警方在不同方面都能够使用无人机,提升工作效率。

阳刚行业中寻优势 女保安入行一做25年

刚走出滨海湾金沙夜店的一名女子醉得不省人事,还吐得满身都是,身旁的女性朋友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值班的女保安黄楷闳(44岁)见状,立即和同事上前帮忙,结果也被对方弄得一身呕吐物。不过,她保持镇定,一心要把女子安全送回家。

她和同事好不容易用轮椅把女子推到德士站,等了许久,却没人愿意载客。幸好,朋友后来联络上女子的父亲开车过来接她回家。

这些各有成就的新加坡女性 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

黄楷闳从事保安工作25年,她讲究标准与完美又不失灵活变通,在以男性为主的工作环境赢得尊重。(陈斌勤摄)

黄楷闳忆述在冠病疫情暴发前的一次夜班经历,历历在目。她认为,女保安和男保安相比,在体格方面可能有些吃亏,但有其他优势。在一些情况下,男保安可能不方便照顾女当事人。

因为从小就相当外向和好动,最初踏入社会工作时,她深知文职不适合自己,最终决定加入保安业。或许性格使然,她觉得在这个以男性为主的工作环境,她适应得非常好,一做就是25年,最初14年在前线当辅警。

2010年滨海湾金沙正式开业前,她跳槽过去当保安人员,以开拓新的事业。凭著出色的表现,她在一两年内就升为主管,如今是高级主管。

她与其他高级主管一起,目前带领七八十人,24小时轮班负责整个综合娱乐城的保安工作,包括酒店、零售、会议中心和赌场。

在家里,黄楷闳是两个孩子的母亲,长子目前念中三,幼女在去年1月出生。谈到孩子,原本就轻声细语的她,语气更是温柔。

她非常感激在怀孕期间,上司都非常体谅,暂时安排她负责比较轻松的文书工作,让她在能力范围内能继续贡献。不过,坐不定的她,偶尔还是会出去巡逻一下。

“孕妇也要运动,不可能一直坐着不动。”

直到怀孕七八个月左右,她才因身体出现状况,必须拿病假安胎直到生产。放完产假后正好是病毒阻断措施期间,迎接她的又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工作挑战。

问及这些年是如何兼顾事业与家庭,她说,丈夫是同行,夫妻俩自然能谅解彼此。家里如今多添个宝宝,他们就尽量互相配合班表,确保家中任何时候至少有一个家长陪伴孩子。

“目前为止我们还可以应付,我已经觉得是一种福气了,别无所求。虽然轮班比较辛苦,但我还是会尽量抽出时间陪孩子。”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