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2020-01-05     528

瞎玩友友们,

你们的2020跨年夜怎么过的?

聚餐、派对?

【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看演唱会看直播,为爱豆们呐喊?

【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或者是在滨海湾看今年超帅的

500无人机倒数~

【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有没有享国对某些职业的工作者来说,

跨年

只不过是认真工作的另一天!

我们一起看看下面五种“非一般”行业的从业员,

看他们每一年的跨年夜,

如何“隔离”他人的欢歌笑语,坚守岗位。

【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01

吴振豪 32岁

常驻滨海湾的清洁公司经理

【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常驻滨海湾这倒数派对胜地的他,

每到12月31日晚,都会更加辛苦,

因为别人越放纵地狂欢,

他的负担就会越重。

吴振豪透露,

元旦前一晚除了要增加人手外,

工作内容也变得更具挑战性。

其中最棘手的,

要数派对狂欢必备的——五彩纸屑

【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一般倒数结束凌晨3,4点,

他们会出来简单清扫,

晚上太黑,看不清的纸屑

1号一早开始细部清洁,

到下午就要恢复到节前的清洁模式!

02

蔡秋雁 38岁 医生

【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入行15年的蔡秋雁(38岁)医生,

服务于国大医院及亚历山大医院的紧急部门。

“3、2、1”,这一般人在意的跨年倒数声,

对蔡医生而言,

往往是在照顾病人的过程中悄悄流逝。

【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她笑说:“在医院应该是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想,除非真的是挺空闲的,没有病人,可能我们才会想到,哦,要一起倒数。” 而护士们会想出用播音乐或唱歌的方式带动气氛,希望为病人减少一点孤单的感觉。

03

林宜慧 23岁 殡葬礼仪师

【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林宜慧,年纪轻轻已经是一名丧礼规划师及殡葬礼仪师。

去年的跨年夜,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天原本是她的休息日。

“跟朋友在外面,本来是以为可以一起跨年、看烟火。”

林宜慧忆述:“谁知道10点多,来一通电话,之后就要马上赶下去。”

对于这样特殊的工作时间,她也表示:

对我来说,每年都有一次跨年,

但是对于逝者家属,这样时刻只有一次

04

黎嘉宜 新传媒新闻记者

【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新传媒新闻记者黎嘉宜,

是大家熟知的专线记者,

刚好也在过去两年,

轮上了跨年夜的采访。

【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当时下着雨,我就在雨中做现场直播。”她形容在滨海湾浮动舞台直播的情形:“我在镜头前,不知道观众有没有看到,就是我在做直播的时候,我的头发这里,雨水一滴一滴地滴下来。”

她无奈地说:“放工之后,还要通过堵塞这一关,因为周围封路,所以我们要搭德士都找不到车。”

05

王尉凯 警曹(41岁)

【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王警曹当警察已经15年!

他透露,跨年当晚与平时的工作情况差不多,

但因人潮更加拥挤,较容易发生推撞的状况,

因此警队会策略性地与人群保持距离。

【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为了把我们放在能更好照顾公众安全的位置,我们通常不会走进人潮里,万一有什么事发生的话,我们比较容易能看到。”

看到他们每位都在

用心守卫平凡的岗位

但确是真的为身边的我们

每个需要他们的人儿在坚持

想轻轻呼唤他们一声:

“无名英雄,你们辛苦啦!”

希望大家2020都能珍惜当下

感知幸福!!!

【新加坡】我们在跨年欢庆,他们都在忙什么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