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隔离记:“我们是深圳最后一批居家观察的人”

184天前     825

“ 2020 + 2021年,注定是人类史上奇特之年。禁足、禁飞、社交隔离、社交距离、受困异乡、望洋兴叹、口鼻遮掩、全服防护等等,无一不是人类与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正面相博的写照。也不知道哪年哪月人类的业障冒出来啦……

因在深圳工作之故,整整一年后,我终于回到新加坡家中度过2021年农历新年,之后飞回深圳。对小小病毒对人们正常生活的打击,对新中两国抗击病毒、竭力保障通关旅行的努力,感概良多,特以个人亲身经历和微细体验,忠实记录这场旷世历史的一个片段。

2021年2月7日,在深圳保安机场, 我向深圳海关关员出示日前所做的核酸检测阴性报告,顺利通关登机。航班为新航SQ847,乘客隔位就座,几乎全机满员。一些人在口罩之外戴着透明防护面罩。再麻烦,也要回家过年。三个半小时的飞行,准时落地樟宜机场。由于出发前已在樟宜机场网站上预定了核酸检测,出关后很快做完,我对在场的检疫人员道一声“新年快乐、恭喜发财”,很多人答到“身体健康”, 令人温馨!之后打个计程车直奔回家,第二天早上便收到核酸阴性电邮通知。按照新加坡防疫政策,从中国回去的人如果核酸阴性就可以自由活动。

我的新年假期为2周,与家人过了愉快的1周,就要开始为回程做准备,包括各项检测以及申领健康通行码。按中国大使馆的要求,出发前两天,乘客要去新加坡政府指定、中国大使馆认可的医疗机构做核酸与血清抗体检测,也就是双阴检测。2月19日上午,我去Raffles Medical 做检测。2月20日中午收到Raffles Medical通过电邮发给我的双阴检测报告。之后登陆大使馆指定的网页申请健康绿码,提交资料后,大约不到一小时我就收到大使馆发的绿码。截图保存和打印此绿码随身携带,以备登记之用。

隔天一早到樟宜机场,出示中国大使馆发的绿码,办好新航SQ846航班的登机牌,当场有地勤服务人员要求乘客用微信扫两个码,提交中国海关2份表格,一个是个人健康信息表,一个是通关表。登机后,依然是隔位而坐,全机满员,可见新中来往密切。飞机提供正常餐饮,我在登记前吃了女儿专门为我做的三明治,吃饱喝足,登机后就不吃了。

深圳隔离记:“我们是深圳最后一批居家观察的人”

(晨曦中的飞机)

落地深圳机场。第一步就是防疫人员做流行病调查,特别询问过去14天内是否到过英国和南非。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这两国的新冠变异严重。之后就是核酸检测。下飞机后乘客不能随便走动,通道中的厕所都是封闭的,只有到拿行李的大厅才允许去厕所。进厕所前要登记,出厕所后再签名离开。有一个机场员工负责登记事宜, 每走一个乘客,该员工用酒精喷一次笔和登记表格,表格已经湿漉漉的。因为比平常通关多了检疫步骤,到深圳后通关多花了些时间。

深圳隔离记:“我们是深圳最后一批居家观察的人”

 

拿到行李后上大巴,去酒店隔离。我拿到行李后特别提出希望在龙华区隔离,因为我们公司在龙华,工作人员说酒店是随机分配的不能挑选。大巴走了近2个小时到了大鹏区的一个酒店。先让我们填了一个心理调查表,有医生询问健康情况,再分配房间。

深圳隔离记:“我们是深圳最后一批居家观察的人”

隔离工作人员建了一个微信群交流“2月21日新加坡航班一群”。第二天有人打电话询问个人基本信息,每人登入一个APP填问卷,内容大致是心理调查方面的。前后填了3次这个APP。看来深圳对隔离人员的心理健康格外关注。实际上,为隔离人员服务的人有政府人员、医生、酒店员工和专门做饭的外包餐馆员工。可见深圳政府的投入不小。

深圳隔离记:“我们是深圳最后一批居家观察的人”

我的房间在六楼,向阳,窗户可以推开一巴掌大小透透气。进房间后,发现房间里有为隔离人员准备的20瓶水、一堆卫生纸和几包餐巾纸。还有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免费速食面、榨菜、橄榄菜和一些大鹏区景点宣传页。

深圳隔离记:“我们是深圳最后一批居家观察的人”

房间里钉子、尖锐物具、绳子一概没有,也不容许网购此类东西。我用自己带来消毒纸巾搞一下卫生,烧一壶开水, 泡一杯总是随身携带的猫头鹰黑咖啡(KOPI-O GAO)。移民新加坡后,我最喜欢的是新加坡的咖啡,不用加奶,略有一点糖就足以享受。每次回深圳我都会在职总平价合作社(NTUC)买上几大包二合一黑咖啡。每天两包咖啡,对14天枯燥的隔离实在是上好的调济。

深圳隔离记:“我们是深圳最后一批居家观察的人”

隔离人员可以提出餐食要求,我的素食也可以提供,服务人员说以前也有吃素的人进来隔离过。隔离饮食的价格每天100元人民币,早餐20元,中餐晚餐各30元。房租每天228元。平日我有每天早上饭前做瑜珈和举哑铃的习惯,隔离房间没有哑铃,就举一举行李箱吧。而且隔离有的是时间,所以再加上一次晚饭前的运动。不然吃完三餐呆在房间,感觉胃都不能蠕动消化。

深圳隔离记:“我们是深圳最后一批居家观察的人”

每次送饭之后,酒店会喷洒一次消毒液。防疫人员上下午各测一次体温,期间做了4次核酸检测,分别是第1天、第4天、第7天和第14天。第4天做核酸检测后,防疫人员在微信群里发通知隔离结束的人到楼下集合,随即又发信息告知大家发错群了,本应发给另一早到的隔离群,不小心发到我们的群里。我的素食前后两次也被送错给别人,按规定送到别人房间的素食再拿出来便不能再吃,必须销毁,这两次我只好吃自己从NTUC买的素泡面。餐馆给我减掉两份午餐费用。服务人员为此做了耐心解释和不停地向我道歉。由此可以体会到防疫人员和酒店送饭员工的工作压力真的很大。身处这种高度紧张的防疫环境,隔离人员和服务人员都不容易!所以要多多互相体谅。真心感激那些为我们服务的工作人员。

第5天下午看到一只老鹰,在酒店楼边飞翔,近时离楼就三、五米。我在六楼,它低飞到三、四楼的高度,俯瞰老鹰迎风缓慢翱翔,真的很美。难得有机会静心看一看这么美的生命,很难相信它是远古时期风吹水中单细胞凑出来的,我宁愿相信它是由更高等级生命创造出来流放到地球上的。老鹰没有人类那么多物质的羁绊,自然比人多些天赐的自由!深圳别称鹏城,该是因鹰而得此名吧。

每天除了机械重复的运动、吃饭、喝咖啡外,拜现代科技所赐,通过网络和微信我还可以处理一些公务。当然还有刷刷手机,看看中英文消息,隔离也给自己刷手机找到理所当然的理由。转眼间14天时间就熬过去了。3月7日中午12点是隔离结束的时间,上午吃过早餐,我早早打包好行李,等待隔离结束的通知。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来看看大鹏区的旅游宣传彩页。原来大鹏曾是大清水师所在地,“1839年9月4日,大鹏所城赖恩爵将军率领大鹏营水师官兵在尖沙嘴洋面抗击殖民入侵,取得鸦片战争首战-九龙海战的胜利,揭开了中国近代史的序幕。”

首战虽然胜利了,耳熟能详的1840鸦片战争最终还是输了。这场输掉的战争不知道影响了几代多少人的命运,直至今日,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所以不回朔那段历史,人们很难理解今日的中国。从地图上看尖沙嘴离大鹏不远。近200年前,深圳前身之一大鹏代表大清,首次迎战了来自英国血与火般的挑战,这是一场封闭帝国与工业帝国为开放门户而发生的较量。而今,深圳却作为中国现代化的前沿,已经融入现代世界,并将引领中国高新科技的发展潮头。历史沧桑巨变,令人感慨万分!

中午12点30分多, 终于轮到我们六楼隔离者出去。办完结束隔离的手续,我乘出租回到住处,大约是下午2点30分多。随即开始7天居家观察。居家观察由住处的社区监督执行,社区赵站长带着一个医护人员和两个警察来到我的住所,交待居家观察的注意事项后, 在我的门上安装了一个电子门禁开关。赵站长面带微笑说着带有西北口音的话,人极有礼貌。给我量体温的医护人员说话带有广东口音,而一个警察却又操著带河南口音。深圳大部分常住人口来自中国的四面八方,以前我不明就里误以为所谓的深圳人多讲广东话,实在是可笑的猜测。严格意义上来讲,中国宛如一个大洲,各地人的方言据说有两百多种,东南西北的人习惯也不同。所以遇到一个来自某地的中国人,千万不能以他而猜度推断其他的中国人, 否则极有可能搞出一场乌龙。管理好这样一个大国实为不易,深圳无疑为中国现代化管理提供了样板。“来了就是深圳人”, 即是深圳政府欢迎来自中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移民的口号,也是现实的写照。深圳为移民提供了宽松的环境和广阔的舞台,而移民也给深圳带来无限的活力,这是深圳具有世界级竞争力的原因之一。移民勿问出身,闯山闯海闯世界,无论结果如何都是勇敢者!

到3月10日傍晚, 忽然隔离微信交流群里有人说深圳市已经下通知,7天居家隔离暂停执行,只保留14天集中隔离措施,14天之后自由活动。我打电话问赵站长,他说没有接到正式通知,一旦接到正式通知即刻解除我的居家观察。3月11日上午,赵站长还专门登门解释他还没有接到正式通知,请我耐心等待。谁知半个小时后,他又敲门说开车走到半路上接到正式通知了,可以解除我的居家观察。当下万分惊喜,我可以自由出门了!随即到院子里大步走了一圈, 自由的感觉真美好!下午进去公司,进门时恍恍惚惚觉得公司房间特别大。当天下午开车感觉前面的车子很远,我知道这是14天固定咫尺空间隔离后产生的视觉失真,所以刻意开慢一些。一两天之后,视觉慢慢恢复了正常。

广东省规定居家观察者健康码是黄的,健康码由省统一管理,按原规定我的健康码3月15日换成绿的, 实际上到3月13日早上由黄变为绿。这说明3月10日只是深圳废除了居家观察。我们是深圳最后一批居家观察的人,群里有人建议目前少去人多的公共场合,因为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深圳变了政策,以免产生误会。

14天隔离是一个难忘的经历。在这个特殊历史时期,虽然有些因防疫带来的不便, 但中国的大门依然对外界敞开,海外的人们还是可以进入中国。深圳的服务与防疫水平同样令人赞叹。时至今日,因隔离而建的微信群“2月21日新加坡航班一群”依然还在。我截了些图留念,经历的就是人生,留下的就是历史! 太阳总会升起,疫情终会过去,愿天下人,安心太平地过好每一天!

(文:高强)

深圳隔离记:“我们是深圳最后一批居家观察的人”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