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建议考虑征“遗产税”,资产+税务,如何未雨绸缪

229天前     726

据环球网,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委员、中国税务学会会长汪康建议,为缩小贫富差距可考虑开征遗产税。

一时间,遗产税再惹热议。

遗产税

一个国家或地区对死者留下的遗产征税,国外有时称为“死亡税”。征收遗产税的初衷,是为了通过对遗产和赠与财产的调节,防止贫富过分悬殊。

遗产税最早出现在4000多年前的古埃及,当时是为了解决军费开支。近代意义上的遗产税始于1598年的荷兰。征收的初衷是为了通过对遗产和赠与财产的调节,防止贫富过分悬殊。

目前,全球大约有2/3的国家和地区已开征遗产税。但是各个国家的政策在遗产税的分类、征收对象、征收额度等方面都略有不同。

我们先来几个比较知名的有关天价遗产税的案例。

惊人的遗产税

巴西首富 遗产税约90亿

2020年巴西萨夫拉银行所有者约瑟夫·萨夫拉首富去世,享年82岁的萨夫拉为他的四个孩子和遗孀留下约176亿美元的财富。根据巴西律法,他们将面临最高8%的遗产税,也就是约14亿美元(约合90亿人民币)。

LG集团 遗产税约60亿

2018年韩国LG集团就曾发布公告,新任集团会长具光谟继承了其已故父亲具本茂持有的LG股权11.3%中的8.8%,为了拿到这些股份,具光谟需要在5年内分期支付约一万亿韩元(约60亿人民币)的遗产税。

篮球巨星 遗产税近60亿

2020年2月,科比逝世的噩耗传遍全球,而其遗产如何分配也备受关注。据美媒报道,因事发突然,没有遗嘱,按照美国联邦法律规定,科比近20亿美元遗产由妻子瓦妮莎与三个女儿共同继承。然而,这些遗产的最高部分税率达55%。换言之,瓦妮莎与女儿们只能拿到遗产的一半,超10亿美元。

而在这个问题上, “懂王”特朗普的家族却给世人留下了更多思考,去年11月,《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称特朗普家族利用GRAT家族信托、调整资产估值、分拆股权等手段,将价值超10亿美元的家族房产帝国压缩后,仅支付了约5,220万美元的税款,完美规避至少5.5亿美元的遗产税。

实际上,在国内多年前遗产税问题就被讨论过,颇具“劫富济贫”意味的遗产税是否可以推行实施,何时实施我们无法估量,但在后疫情时代,对富人征税诚然成为一种趋势,而为了打消贫富差距,遗产税则首当其冲。

两会建议考虑征“遗产税”,资产+税务,如何未雨绸缪

除了遗产税,放眼世界,一股向富人征税的旋风已经刮来。

2020年11月,美国旧金山悄悄推出了针对薪酬差距的税收措施,阿根廷已经通过对富裕的纳税人征收新的税种来应对大流行,拉美国家玻利维亚在2020年10月推出向富人征税的政策,西班牙对超过1070万欧元资产的纳税人最高税率由2.5%提升至3.5%,英国政府制定了一次性税,对超过50万英镑的资产征收5%的税,在未来五年内可以增加2600亿英镑税收。

两会建议考虑征“遗产税”,资产+税务,如何未雨绸缪

面临无法逆转的大趋势,聪明的富人已经开始悄悄制定Plan B,配置新身份以解决资产配置、税务规划等难题。

新加坡一直是东南亚地区富商们的金融避风港,具有良好的金融服务基础。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新加坡政府开始推动发展离岸私人银行业务(所谓“离岸”就是指投资人的公司注册在离岸管辖区,但投资人不用亲临当地,其业务运作可在世界各地的任何地方直接开展),为该国在此领域的发展提供了客观条件。加上世界多家顶级金融机构的亚太区域总部设在此地,使新加坡私人银行业务的吸引力大增。

随着全球富人财富规模的攀升,当中国内地等新兴市场开始普及“大资管时代”的概念时,新加坡已提前于这一趋势下成功卡位,从亚洲美元中心发展为离岸财富管理中心。在2013年时,新加坡金融机构的在管资产规模就已高达1.82万亿新元,仅居瑞士之后,被称为“东方瑞士”。

新加坡会成为下一个全球离岸财富管理中心?

据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统计,目前该国银行管理著近2,000亿美元的私人财富,近年来吸引私人财富的增幅一直保持在15~20%之间,全球30多家顶级个人理财和财富管理公司驻扎于此,为当地银行机构带来了业务繁荣。在接受咨询公司普华永道调查的私人银行家中,有一半人表示,将选择新加坡作为其亚洲基地!

两会建议考虑征“遗产税”,资产+税务,如何未雨绸缪

新加坡为什么能成为全球富豪青睐的理财中心呢?

1新加坡有离岸金融市场管理经验

事实上,新加坡正是成功地利用了离岸金融市场与金融衍生市场的创新潮流,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实施“金融立国”战略,迅速改变其经济结构,增加其国际竞争力,才成为与东京、中国香港并列的亚洲三大金融中心之一。新加坡的金融地位、经济繁荣程度、社会生活和教育环境、发展空间等,一直备受各界认可,作为东南亚发达国家,也吸引著无数目光。新加坡还具有特殊的双岸金融中心体制,通过发放全牌照、限制性牌照、离岸性牌照的方式建立分离型国际金融中心,在吸引外国机构进入新加坡的同时有效保护好本土机构的发展。

2新加坡有比瑞士对储户更为有利的银行保密法规

众所周知,资产管理与私人银行服务是瑞士金融业的两大支柱,使得瑞士成为全球金融界的翘楚。而在避税天堂瑞士的银行保密法神话破灭之后,全球财富管理行业迎来了一次不小的地震。资产几百亿美元的欧洲富人离开了瑞士,全球大银行为了吸引高资产值客户,也将重心逐步转向亚洲和中东等新兴市场。在亚洲,财富管理行业更是迎来了好时光,那里的富人数量还在持续大幅增长,没有了瑞士这个选择,新加坡的私人银行业日趋繁荣。 对于不希望受到注意的金钱来说,新加坡是一个越来越受欢迎的目的地。据波士顿咨询集团估计,新加坡严格的银行保密法律已经吸引了1.1万亿美元的外国资金前来,新加坡现在的增长速度已经快于瑞士。据波士顿咨询预计,到2028年,新加坡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跨国金融中心。对于外来资金,新加坡的管理比较宽松。

3新加坡特殊的税制吸引国际资金和富豪投资移民

新加坡的税率非常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对富豪来说都非常有吸引力,没有遗产税,而且对公民及绿卡持有者在新加坡以外的收入均免税。为吸引世界各地的财富,新加坡采取一系列措施迎合富豪需要,如建造配备私人游艇码头的高档公寓。因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把新加坡与瑞士、列支敦士登、摩纳哥等国共同列入“避税天堂”黑名单,美国甚至有意对新加坡适用新制定的“反避税法”。

不过,国际组织开始密切关注流向新加坡的受保护的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是一个为打击洗钱而设立的多国咨询小组,该组织曾表示,新加坡的金融机构“对非法资金流入和流出新加坡的风险了解较少。”还有业内人士称,自从美国司法部几年前开始追查瑞士银行隐瞒避税者之后,新加坡就填补了它留下的空白。

不过,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对这一指控提出异议,一位发言人说,“毫无疑问,快速发展的私人银行涌入新加坡,会导致非法资金流动风险增加”,不过新加坡“不会容忍其金融系统被用作非法资金流动的避难所或渠道”。

4政治稳定性、强有力的法律架构以及金融行业熟练的劳动力

尤其在外交上,新加坡立足东盟,将维护东盟团结与合作、推动东盟在地区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放在首位;面向亚洲,注重发展与亚洲国家特别是中、日、韩、印度等国的合作关系;奉行“大国平衡”政策,积极开展经济外交。这一切仿佛使新加坡成为一定意义上的“亚洲瑞士”。至于法律,新加坡一直是亚太地区许多国家效仿的对象。法律高于政治之上,使许多亚洲富豪多年来都将新加坡当成金融避风港。

5新加坡拥有一个适合于私人资产管理机构驻扎发展的良好硬件环境

在生活环境上,新加坡被誉为“花园城市”,其治安环境更是亚洲地区的典范。在当今世界各大城市都被暴力、凶杀、吸毒等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阴影所笼罩时,新加坡政府却靠严格的法律、法规治理著国家,使其成为亚洲“最适合居住的国家”。同时,它拥有世界上第一大机场、第二大港口(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航空港和港口)。它的机场服务质量及速度更连续三年被评为世界第一。而它先进的通信设备及信息传递系统,快捷的交通设施,优越的居住条件和生活水准,高素质的国民文化等,都使得外国私人资产管理机构人员在此开展业务非常轻松。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两会建议考虑征“遗产税”,资产+税务,如何未雨绸缪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