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职场歧视 新加坡是怎么做的

121天前     1,122
反职场歧视 新加坡是怎么做的

作者: 梁伟康 , 陈劲禾

在今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李显龙总理宣布要把现有的公平雇佣守则纳入法律框架中,向大众发出明确信号,职场不容许歧视。受访人力资源专家说,有了法律依据,各界为公平雇佣发声时将更铿锵有力。

随着公平雇佣逐渐成为评估企业价值观的一大指标,有越来越多企业致力于打造良好职场文化,希望员工成为活招牌,为公司的声誉加分。

有超过25年专业摄影经验的陈光林(54岁,清洁业运营员)在过去10年里曾多次想要应征全职的摄影工作,但屡次受拒或没有收到回音。他最终转而以开私召车和接拍自由摄影项目为生。

他受访时说,摄影这个行业是一个以技能与经验取胜的行业,但不少业者还是偏向雇用年轻人。因此,就算他有全职和自由摄影的经验与出色的作品,还是没被录取。

“记得有一次我应聘时进行一次试拍,之后就没有下文了。这个行业不是很大,不少雇主比较倾向请年轻人,可能因为年轻人要求的薪水相对不高,或是认为他们比较有潜质吧。”

两年前,他在机缘巧合下到“领普斯设施服务公司”(Nimbus Facility Services)应征,发现公司不介意他已年过半百,也没有清洁业的经验,他就索性转行,专注新工作。

新加坡下来将把一些公平雇佣守则纳入法律框架,确保本地人在工作场所不受各方面的歧视,如年龄、性别、种族、宗教,以及性取向等等。

受访专家都认为,立法并非单纯地为受歧视者开辟讨回公道的管道,更重要的是为良好的雇佣行为提供法律依据。

应设机制保护“吹哨人”

他们也呼吁在立法的同时,设立机制保护举报歧视行为的消息人士,并且对面临人手短缺的行业作出合理让步。

人力资源专才学会总裁马杨克(Mayank Parekh)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本地企业大致上遵循劳资政公平与良好雇佣联盟(Tripartite Alliance for Fair & Progressive Employment Practices,简称TAFEP)的公平雇佣守则,只有一小部分行为不当,而在他们当中也只有一些是明知故犯的。

因此,他认为设立职场反歧视法的最大好处,是为人力资源从业者提倡良好雇佣行为提供法律依据。同时若要鼓励公众举报任何不当行为,也应有保护“吹哨人”的机制,防止雇主采取报复行为,如借机解雇等。

马杨克说:“这意味着人力资源从业者在工作场所提倡公平雇佣行为时,会更掷地有声,也更能确保管理层的雇佣思维和行为都更加公平,从而打造一个更良好的工作环境。”

新加坡人力资源学院主席刘碧琴也有同感。她指出,由于目前没有合适的法律框架,人力资源从业者做起事来难免“绑手绑脚”,只能照着老板的指示办事。

她说:“法律应提供以成果为导向的清楚指标,例如要打造更公平的工作环境,一家企业就必须聘请特定比例的本地员工或是残障者,那人力资源从业者在招聘过程中便能按照法律行事。”

但刘碧琴也强调,立法时必须确保以软硬兼施的方式解决问题,不能一概而论,让所有看似触法的雇主与企业马上面对法律责任。她举例,一些行业的根本问题在于没有足够本地员工,这包括资讯通信科技业和本地人不愿意从事的建筑业。因此,必须制定具针对性的方案解决问题,不能完全依赖法律。

有法律为后盾 雇主更愿意参加调解过程

马杨克则提到,我国向来都以调解方式解决薪金纠纷,这个方式其实也可用以解决其他劳资纠纷。他相信有了法律为后盾,雇主会更愿意参加调解过程。

政府人力国会委员会主席、淡滨尼集选区议员朱倍庆同样重视透过调节解决纠纷。他说:“这么多年以来,通过调解解决纠纷都有很好的效果,所以我们应继续让它成为往后处理纠纷方法的基础,并让法律来对付那些行为最恶劣的雇主。因为如果动不动就闹上法庭,那可能会拖垮整个机制。”也是职总助理秘书长的他受访时指出,新加坡最独特之处是劳资政关系牢固,能通过良好的沟通解决许多问题。

同样是职总助理秘书长的郑德源曾多次在国会提出应赋予TAFEP更多权力。这位先驱区议员受访时指出,本地专业人士、经理与执行员(PME)对年龄与国籍这两方面的歧视非常关注,因此希望TAFEP能有权力调查、执法并惩罚行为不当的雇主与企业。

但他认为立法后的另一个挑战将是员工难以掌握足够证据,证明雇主的行为带歧视性。

郑德源7月在国会休会动议中说,他认为人力部应检讨现有法律和政策框架,并立法扩大对企业、雇主和任何进行歧视招聘者的调查、执法和处分权力。

个案:不同国籍 一个职场大家庭

仟湖渔业集团向来欢迎本地人加入养殖与进出口观赏鱼的行列,但碍于渔场环境被视为不够舒适,公司一般比较难吸引本地人。

公司人力资源助理经理卢家德(38岁)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为了请到适合的人,新员工在试用期间可随时向公司坦承无法适应渔场环境,公司便会豁免他们的辞职通知期。

他说,公司其实非常支持设立反歧视法,也致力于建立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团队,但考虑到这个行业的性质,公司还是需要一些外籍员工帮忙维持运作。

卢家德说,由于加入公司的员工一般上都会做上一段时间,同事之间彼此非常熟络,因此没有感觉到本地员工对外籍员工的敌意。

分担酒店居家通知一半费用

“我们公司向来都在营造一种大家庭的工作文化,员工之间不会斤斤计较。我们把彼此当作仟湖家庭的一分子,而不是看你来自什么国家、是什么国籍。”

不过,卢家德也指出,员工之间关系和谐的另一个原因,或许正是因为外籍员工多数从事本地人不想干的活。“本地员工可以感受到公司在努力建立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团队。”

像处理鱼儿这种须要耗费体力的工作并不太受本地人欢迎,因此多数由来自印度、孟加拉与缅甸的外籍劳工代劳,负责处理刚进口到新加坡需要隔离的鱼,以及包装即将出口的鱼。

像处理鱼儿这种须耗费体力的工作不太受本地求职者欢迎,因此多数由外籍劳工代劳。(周国威摄)

秉持着营造大家庭工作文化的精神,聘用100多名员工的仟湖渔业在冠病疫情期间尽量配合员工的不同需求。例如,当有托儿所因为出现确诊病例而关闭,公司便允许员工带孩子来上班。

卢家德乐观地说:“这样也可以让小孩体验渔场情况,看看爸爸上班时都在做些什么。”

放员工一天假鼓励接种疫苗

当一些马来西亚员工回国探亲后再回到新加坡时,公司也为他们支付在酒店履行居家通知的一半费用。为了鼓励员工接种疫苗,公司也让接种了两剂疫苗的员工放一天假作为奖励。

卢家德指出,公司的主席与总裁都没有架子,也允许员工称呼他们的名字,公司上下都很谦虚,懂得互相照顾,可见管理层的态度对公司文化起到了影响。

“有了这种团结精神,办什么事都很顺遂。当这种公司文化非常深厚,歧视行为和办公室政治等问题也会迎刃而解。”

个案:灵活安排 方便员工兼顾家庭

怀孕后被解雇,雇主坚称不是基于性别歧视这么做,却无法提出合理的理由,家庭顿时失去稳定的经济来源,令一名研究员精神大受影响。

不论是怀孕后被解雇或怀孕后的工作评估有欠公平,以及申请钟点假照顾生病的家人后被开除,时至今日,这类针对女性的歧视行为仍时有所闻。

所幸仍有不少雇主不会歧视女性,积极心理学学院(The School of Positive Psychology)就在一名雇员放完产假归队后,安排灵活工作时间。学院行销传播兼业务发展主任王凯苓(36岁)受访时说,这名同事白天得照顾孩子,通常会在清晨与深夜办公。

反职场歧视 新加坡是怎么做的

自从冠病疫情暴发后,积极心理学学院就让一组员工居家办公,另一组员工在学院工作。(徐颖荃摄)

“我们了解当孩子还小时,母亲往往难以控制自己的时间,所以我们会互相沟通,看什么办公模式最适合目前的情况。”

积极心理学学院有约15名全职员工与六至10名兼职员工,兼职员工多为课程讲师。

王凯苓说,有些职员须照顾年幼小孩,有些则活跃于慈善工作,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遵守朝九晚五的时间表,这时工作环境的支持就很重要。

“所谓工作与生活和谐,意味着如何设法让各生活面向的追求相辅相成,形成一个令人满意的组合。”

本地多个非营利组织不时呼吁政府,禁止雇主因为性别、种族、宗教、先天或后天残障、年龄、婚姻状况、性取向,以及看护家庭责任等各种因素,歧视任何雇员。

今年7月在国会的一场休会动议中,义顺集选区议员黄国光表示希望消除职场对女性的歧视。他指出,招聘指导原则虽然规定不能问求职者什么时候计划结婚生育,但指导原则的威慑力很弱,经常有雇主违反。

个案:能力与经验 无法轻易被取代

机场免税商店经营商乐天有好些店员都上了年纪,但公司重视他们在这行的经验,继续聘用他们在店里服务旅客。

乐天旅游零售新加坡(Lotte Travel Retail Singapore)是韩国财阀乐天集团旗下的业务,去年6月接管DFS集团在樟宜机场经营的免税商店。

公司人力资源经理杨美如(55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所聘请的店员之前受雇于DFS集团,当中有些在这行有二三十年经验,公司接管业务后决定继续雇用他们。

照顾员工等于维护公司声誉

她说,公司坚持按能力而非年龄、性别、种族、国籍等不相关特征招聘与栽培员工。“员工在公司的体验比我们想像中重要,毕竟他们要代表公司。当公司尊重员工,员工也会尊重公司和领导。”

杨美如说,如果员工体验不佳,可能会向亲友诉苦,或在社交媒体上表态,这些都有损公司形象,因此照顾员工也是维护公司声誉的一部分。

乐天公司在前年12月开始筹备在新加坡的运作,杨美如是第一名本地职员。她说,公司愿意在她50多岁时聘请她,证明公司用人持开放态度。

此外,乐天也致力于支持女性与家庭。

杨美如说,公司今年有两名女职员怀孕,其中一人甚至要回韩国生产与放产假,另一人是本地人。公司已做好准备两位准妈妈可能会延长产假,会在她们不办公的期间聘请兼职员工暂时顶替。

此外,公司也有一名已成为永久居民的店员须回菲律宾照顾家人三个月。杨美如说:“我们没有找人代替她,只是等她回来,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团队多么支持她。”

虽然乐天是一家韩国公司,但杨美如说,除了董事经理、财务总监与两名暂时来新加坡建立业务的员工是韩国人之外,大部分员工都是本地人。包括店员在内,公司共有96名员工。

她说,来自韩国的董事经理任炯一很快就适应新加坡的运营环境,去年在冠病疫情期间也采纳人事部的建议,让办公室的员工居家办公。

反职场歧视 新加坡是怎么做的

乐天旅游零售新加坡董事经理任炯一(右)到樟宜免税店探班,了解员工工作情况。(乐天旅游零售新加坡提供)

“他以前习惯在办公室上班,当实行病毒阻断措施时,他没做好心理准备,但没想到他很快就适应,现在反而大力支持我们居家办公。”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