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CEO访新 称编码才应该是第二语言 惹恼新加坡人

2019-12-14     1,452
苹果CEO访新 称编码才应该是第二语言 惹恼新加坡人

苹果CEO库克(右一)在新加坡乌节路的苹果旗舰店与小顾客们互动。(库克推特)

苹果公司掌门人库克到访新加坡,在接受本地采访时说,在母语之外,孩子若要学习第二语言,电脑编码是不二选择,因为那是未来的国际通用语言。

苹果CEO访新 称编码才应该是第二语言 惹恼新加坡人

苹果CEO库克。(海峡时报)

库克的观点,乍听之下很有道理,但是进一步推敲,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首先,电脑编码是不是语言,可能还是有争议的。

今天早上听广播也有相关的讨论。很同意其中的一个观点,就是电脑编码跟人类语言一样,虽然都是沟通工具,但是前者是人跟机器沟通的工具,后者却是人跟人之间沟通的工具。

孩子掌握了这个新工具,在未来时代当然会很有用,但是它并不能取代另一种人类的语言。也就是说,不能把电脑语言跟第二语文相提并论。

第二,新加坡多元种族、宗教的环境,是我们推行双语教育的重要背景。忽视了这个背景,而简单地把电脑语言等同另一种语言,肯定要造成不必要的误解,而影响了双语教育的推行。

在这个层面,就必须明确地表明电脑语言不等同于人类的语言,而只是一门技术性的知识。学校可以如同教导科学、历史那样把它当一门学科,但是绝对不能取代第二语文的地位。

教育部现在已经在小学鼓励学生学习电脑编码,这是有远见的做法,因为可以预见,智能科技在未来将越来越成为生活里的一部分,如果掌握了相关的知识,当然会有很大的效益。

苹果CEO访新 称编码才应该是第二语言 惹恼新加坡人

2020年起,新加坡所有四年级至六年级的小学生都必须在学校参与长达10小时的编码增益课程,培养计算思维能力。图为莱佛士女子小学的学生学习运用编码工具操作机器球。(联合早报)

但是,就跟其他的科技一样,绝大多数的人只需要懂得如何使用就够了,而不是人人都必须知道技术背后的知识。就像现在几乎人手一机,但如何编写智能手机的应用技术,并不是人人都要懂得的知识。

在我看来,与其把电脑编码视为一种语言,不如把它当做一门数学课程。因为那是一种运用逻辑的电脑指令,跟表情达意的语言根本风马牛不相及。把它形容为“语言”,只是一种方便,但是库克不清楚本地的政治文化环境,轻率地表示要用它来取代第二语言,就非常不智了。

无论科技再怎么发展,都无法取代人类利用语言沟通的需要。

语言除了是沟通的工具,更是一种人类的“行为”,说与不说、怎么说,背后都充满了复杂的文化因素;若是夸文化的不同语言之间的沟通,就更加复杂化了。

最近本地舆论出现了对于单语化现象的担忧,因为年轻一代的双语能力,相比其他国家的优势不再明显。库克的“双语论”,只会引起更多不必要的认知混乱,教育部或许有必要出来表态,以正视听。

苹果CEO访新 称编码才应该是第二语言 惹恼新加坡人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