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敌视二手烟,但请别站到道德高地禁止烟客权利

270天前     1,386
你可以敌视二手烟,但请别站到道德高地禁止烟客权利

位于乌节路的吸烟区。(新明日报)

作者 林天财

咖啡对健康有益还是有害?答案可能取决于个人是否爱喝咖啡。

谷歌搜索“咖啡有益健康”,结果有15亿条。

谷歌搜索“咖啡有害健康”,结果是5亿2000万条。

如果数字能决定,那么喝咖啡对健康有益。但这真的是正确的答案吗?

对喝咖啡如何影响健康的研究,应该是“科学”的吧?但正反的结果却是三对一,也就是说没有绝对的答案。但基本的共识应该是利大于弊,否则人们就不能轻易在超市买到咖啡粉了。

你可以敌视二手烟,但请别站到道德高地禁止烟客权利

新加坡超市随处可见的咖啡粉品牌。(互联网)

日前,联合国麻醉药品委员会通过投票,表决让大麻和大麻相关物质从《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的附表四中移除。

这等于是表示大麻跟受管制毒品如海洛因已经不属于同一个等级,为在西方流行的大麻合法化趋势背书。麻委会共有53个成员国,最终以27票赞成、25票反对、1票弃权,采纳了世卫组织对大麻的建议。

跟咖啡研究一样,大麻合法化也是根据“科学”研究得出来的建议。

我懒得去谷歌搜索,但相信跟咖啡一样,正反都有自己的说法和证据。可是大麻的确会上瘾,对人脑的伤害也有相当的证据,但为什么却能够“科学”地合法化呢?

你可以敌视二手烟,但请别站到道德高地禁止烟客权利

大麻和大麻相关物质已从《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的附表四中移除。(法新社)

说了这么多,言归正传。

上星期在红蚂蚁平台看到一篇题为“一向以严刑峻法为豪的新加坡,是不是越来越“仁慈”了?”的文章,作者提到在工业区内煮炒摊吃饭时碰到“饭后一根烟”的两名男子。看到那段描述,有感而发。

香烟有害健康,是数十年科学实证研究的结果,身为烟客,我自己也不敢否认;但二手烟的“科学”研究,恐怕就跟咖啡、大麻的“研究”一样,见仁见智。而且“答案”大多来自个人对抽烟的态度。

社会一些人对于二手烟的敌视态度,已经显得有些“鸭霸”。

这么不客气地形容,首先是因为这些人对二手烟危害健康的立论,就是建立在类似对咖啡和大麻的“科学研究”上面的。

再来是他们把自己对二手烟味的厌恶,用这种“科学研究”包装为维护公共利益、民众健康等冠冕堂皇的理由,然后要求公权力去侵犯烟客的权益。

你可以敌视二手烟,但请别站到道德高地禁止烟客权利

许多人都厌恶二手烟。(联合晚报)

吸烟有害健康,吸二手烟却未必,或至少没有确切的证明,去谷歌搜索就能明白我的意思。

二手烟味的确让人不悦,连我这种老烟枪,偶尔进入有烟味的德士时,也会批评司机不专业(而且违法);要吸烟应该在休息时到车外去,而不是贪方便在车内抽烟。

所以,闻到邻居的二手烟,其实跟闻到邻居煮咖喱、烧冥纸一样,只是让人不悦的经历而已,并非什么致癌害命的事情。

拿健康来大做文章,站到道德高地去要求禁止烟客的权利,反映的只是自己心胸的狭隘。有些议员甚至拿到国会殿堂去讨论,真的有些小题大做,浪费公共资源。

国家面对的问题还不够多吗?

你可以敌视二手烟,但请别站到道德高地禁止烟客权利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