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缩紧外籍人士打工政策 越堤求职 难上加难

2020-01-14     8,844
新国缩紧外籍人士打工政策 越堤求职 难上加难

新加坡拥有许多高科技行业,吸引本地人到新加坡求职,因此大马应加强吸引高科技行业,以增加国人就业机会。

报导:汪锦发

(新山13日讯)新加坡外籍工作人士政策从今年1月起缩紧,我国年轻人或大专毕业生未来到新加坡求职将受影响,越来越难找到理想工作。

本地中小企业业者促请大马政府,是时候改进技职教育培训人才,并努力争取更多高科技行业的外资,以留住本地人才。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去年发表2019年财政预算案声明时说,2020年1月起,该国服务业可聘用的中低技能客工,最多只能占公司人手的38%,低于去年的40%,2021年1月则进一步调低至35%。

此外,新加坡人力部长杨莉明早前在面子书贴文指出,去年收到许多有关职场聘请新加坡雇员歧视的控诉,人力部将在今年致力提高工作场所的公平性,近期颁布细则,保障新加坡人的工作机会。

新国缩紧外籍人士打工政策 越堤求职 难上加难

新加坡外籍工作人士政策今年起缩紧,许多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应思考继续进修增值和回流我国经商。

促政府留住本地人才

对此,柔南中小企业公会顾问郑己胜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分析,许多年轻人希望在毕业后,蜂拥到新加坡工作,赚取比本地高三倍薪水,同时汲取工作经验和获得更多机会。

他坦言,柔南一带没有相关高科技行业,因此有一些就读专业领域的毕业生一心想到邻国求职,进入高科技行业,本是无可厚非。

“无论是蓝领或白领人士到新加坡求职,皆因令吉兑新元汇率高。”

他举例,新加坡大学毕业生起薪从3600新元至3800新元(约1万800令吉至1万1400令吉),而我国大学毕业生起薪从2500令吉至2800令吉,相差实在太大。

他认为,新加坡未来工作机会减少,本地年轻人或大学毕业生肯定受到影响,要懂得自我增值,另寻出路,而政府也应调整,增加更多就业机会。

新国缩紧外籍人士打工政策 越堤求职 难上加难

郑己胜:除了汇率高,本地也缺高科技工作机会。

郑己胜呼吁政府

稳定政治 搞好经济

“我国政府是时候稳定政治和搞好经济,以吸引更多高科技领域的外资,增加更多就业机会,并有助提升我国高科技水平。”

郑己胜指出,政府应全面了解新加坡外籍工作人士缩紧政策,努力吸引更多外来直接投资,加强本地科技领域发展。

他认为,柔州政府推动吸引高科技行业太缓慢,印尼、泰国、越南和菲律宾近年来都积极争取外资,而我国投资环境和条件不比其他国家来得吸引。

他说,中小企业反映去年的业绩表现下跌30%,原有的外资没有明显扩充和发展,政府应改善投资环境和调整政策。

另外,他坦言,我国技职教育水平跟不上市场,政府必须认真检讨课程和提供相关器材,注重职场培训。

他认为,父母也需要改变观念,鼓励孩子从事技术行业,同样可取得高收入和保障就业机会。

新国缩紧外籍人士打工政策 越堤求职 难上加难

政府受促改进本地技职教育,父母也应改变想法,鼓励孩子报读技职教育,同时可取得不错收入。

新国缩紧外籍人士打工政策 越堤求职 难上加难

政府受促培训人才和增加就业机会,同时吸引在新加坡工作大马人回到本地就职。

不认同 被指“抢”工作

郑己胜不认同,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在“抢”新加坡人工作,而是新加坡人没有兴趣相关工作,新加坡当局也不能忽视大马人多年来的贡献。

他认为,新加坡公司喜欢聘请外籍员工,主要是新加坡人没对相关工作没兴趣和人手短缺问题。

另外,郑己胜指出,新加坡是国际大都会,有不少外国公司设立分公司,因此成为我国年轻人“跳板”。

他说,有一名电子工程师在新加坡公司获得逾万新元(约3万令吉)的薪水,从新加坡再跳至荷兰公司,可获得8000欧元(约3万6176令吉)收入,简直是“打工皇帝”。

他鼓励,本地年轻人若到新加坡工作一段时间后,要努力学习新加坡职场进修文化,不断提升自己。

他相信,未来年轻人可以回到我国经商,毕竟我国做生意的成本和条件,比起新加坡门槛来得低。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