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调高过路费? 大佬,新加坡的拥车者并非全是富人啊

2020-09-11     792
又调高过路费? 大佬,新加坡的拥车者并非全是富人啊

新加坡高速公路上的公路收费系统(ERP)闸门。(联合晚报)

作者 兰陵生

府日前宣布,为了体恤民众在疫情期间的艰苦,巴士和地铁公司虽面临亏损,今年也将不上调公共车资,让小市民大大松了一口气。

然而,陆交局在7月27日于几个高速公路闸门恢复电子收费后,又在8月27日调高某几个闸门的收费,令部分开车人士大感不满,认为政府根本没在体恤开车者,让疫情期间已经经济拮据的开车者雪上加霜。

又调高过路费? 大佬,新加坡的拥车者并非全是富人啊
又调高过路费? 大佬,新加坡的拥车者并非全是富人啊

开车者:都没人投诉拥堵,为何要上调收费?

公路电子收费调高的消息也让不少网民感到疑惑。

即使陆交局宣称是因为侦查到某些路段出现拥挤现象,但有网民指出,目前仍有不少居民还在居家办公(work from home),路上的车子其实并没有非常多,至少还没阻塞到让人投诉的地步。

既然开车者对路况尚无怨言,那当局调高收费是不是多此一举?在开车者乖乖不出声的道路情况上“未雨绸缪”,政府会不会太kiasu(怕输)了些?

病毒阻断期间不能出门,路税为何没回扣?

说回本地4月7日开始实施的病毒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

在那期间,全国除了必要行业者,其余的人都被令居家办公,之后才分阶段逐步解封,直到今时今日仍有不少人还未回公司上班。

又调高过路费? 大佬,新加坡的拥车者并非全是富人啊

病毒阻断期间,新加坡中央商业区(CBD)的道路都是空荡荡的。(海峡时报)

这段时间最短历时一个月,最长就是从阻断措施开始实行至今。

当90%以上国人有至少一个月的时间被令在家工作,甚至连出门游玩吃饭都不被允许时,为何政府没有考虑给予拥车者相应的路税回扣,十年拥车证期限也没延长(至少一个月)呢?

当然你也可以说,还有10%必要行业人士继续使用着车子。那难道九成拥车者就必须为了这一成拥车者,损失掉应有的权益?听上去好像不是很合理。

大家都能理解,没有一项政策或措施是可以令到所有人100%满意的,但以少数人的情况作为例子,让多数人失去受惠的机会,这种说法很难让人信服。

在新加坡养车比养家还难?

在新加坡拥车和养车有多困难,大家都晓得。

除了车子本身价格因征税而提高了不知多少倍之外,还要购买几乎等同一般人一年薪水的拥车证,之后各种常态性的汽油费、停车费、过路费不间断支出,每半年或更短期内的维修费,每年的路税和保险费,通通加起来似乎还真的比养家更难。

凡此种种,都基于一个简单的理由——新加坡地小路少但人多,容不下这么多车子到处跑。

各种巨额的养车费用,都在在让你望车兴叹,要你打消拥车的念头,以致于出现了相当Uniquely Singapore的现象:有能力在我国拥车者,即使不富裕,起码钱包也很过得去。

拥车者并不一定都是有钱人

但事实是否如此?

拥名车开跑车的群体当然不用说是身家够厚。

但仅是开一辆“入门价格”车子的人,不少家境实属小康,或是中产阶级,俗称“夹心层”,也就是政府经常忽略的一群——薪水高不到可以无视各种通膨及物价上涨,却又低不到可以享受政府对低收入人士的津贴。

又调高过路费? 大佬,新加坡的拥车者并非全是富人啊

新加坡的二手车市场相当活跃。(海峡时报)

大家可能会酸说,既然能力不足,又何必硬要拥车,老老实实搭公交不行吗?

拥车呢,还是有拥车的好处的,包括实用性,如接送孩子上下课、载送年长父母等等,而且长途行程的话开车确实省下很多时间,拥车基本就是一个用钱买时间的概念。

又调高过路费? 大佬,新加坡的拥车者并非全是富人啊

二手车陈列室。(海峡时报)

所以不少“夹心层”硬著头皮也要买辆二手车,为的就是能享有开车带来的便利。当然,拥车也是很多人的梦想,辛苦工作到终于有能力圆梦,买辆二手车犒赏自己无可厚非。但同样的,并不表示这批圆梦者腰缠万贯。

其实政府一直都在鼓励国人多用公交,少拥车开车,但政府有没有想过,如果目前的开车人士少了一半,全都去搭公交,现阶段的公交负荷得了吗?

以我国现有的公路系统来看,开车者和搭公交者人数,应该建立在一个健康的平衡点上,至于两边各是多少,就有待有关当局去审视了。

拥车证十年期限不合时宜

拥车证的十年期限也是一个令人置疑的措施。

当局字面上的解释是说车子十年以后会提高故障及路上抛锚几率,可能影响道路顺畅。但其实汽车技术这么多年来已提升了许多,只要按时维修(反正五年以上的车子都被迫每一、两年就要通过检查),基本上安稳行驶十年以上不成问题,这方面当局应该与时并进做出调整。

划一规定十年到期也是很“懒惰”的做法。更准确及公平的做法,应该是按照车子使用率(里程数目)来制定期限,因为有些车子使用率低加上保养得宜,十年下来其实还“硬朗”得很。

汽车保费越滚越大却不被正视

汽车保险是另一个越滚越大,却始终不被正视的问题。

政府强制所有车主为所拥汽车购买保险,出发点毋庸置疑,却坏在汽车维修业里的害群之马处处可见。反正是保险理赔,维修费狠狠砍一刀有多贵定多贵,车主也不会心痛,甘心任由宰割。保险公司大出血之下当然要寻求补贴,于是恶性循环,汽车保费年年增高。

这其实跟医疗界害群之马导致医药保费不断提高如出一辙。差别在于,医疗保费关系到全民生活,所以政府不得不正视检讨,但汽车保费就没有这种重视程度,因为一般上都认定了拥车者都是富人,不会在意那每年“多出一点”保险费!

又调高过路费? 大佬,新加坡的拥车者并非全是富人啊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