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青少年犯罪率下跌,是什么“控制”了我的孩子

2019-09-14     2,013
新加坡青少年犯罪率下跌,是什么“控制”了我的孩子

新加坡是世界上犯罪率最低的国家之一,然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新加坡较高的青少年犯罪率

新加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在由防止青少年犯罪、重犯和改造青年跨部门委员会(NCPR)举办的青少年对话研讨会上表示:

2018年新加坡大概约有2700名青少年罪犯被捕,但是这个数据和2014年的3100人相比,已经减少了13%。

跨部门委员会(NCPR)由新加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内政部和教育部组成,该组织和全国青年辅导与改造委员会密切合作,企图降低新加坡的青少年犯罪率。

如今,青少年犯罪问题和环境污染问题、吸毒贩毒问题成为世界上三大公害

青少年的年龄界定

在人口学的相关研究中,青少年被界定为15到25周岁的个体。

而在心理学的相关研究中,青少年一般被界定为13至25周岁之间的个体。

在青少年的成长过程中,极易受环境影响,如果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有犯罪的倾向,最早会在10-12周岁显示迹象,15-18周岁是实施犯罪行为的高峰年龄。

影响青少年犯罪的因素

家庭结构不完整

I am the title

心理学家表明,存在犯罪问题的青少年个体更多来自那些缺少父亲或者母亲的破裂家庭

父母离异导致的家庭结构不完整会对孩子内心造成极大伤害,有些人会通过家庭重组来重新构建完整的家庭,但在这种没有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家庭中,孩子很可能不会受到重视。

新加坡青少年犯罪率下跌,是什么“控制”了我的孩子

甚至可能被“父母”当成生活的累赘进行打骂,在这样的环境下,孩子一旦受到别人挑唆,极有可能走上歪路。

然而有一些孩子家庭结构不完整,但是仍然能够正常发展,因此家庭结构的问题也不是绝对的。

有学者指出,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往往比家庭结构是否完整重要的多,家庭成员关系的改善,会导致家庭结构对孩子产生的负面作用大大降低。

教养方式的偏差

I am the title

溺爱式教养:采用这种教养方式往往对孩子过于溺爱,对于孩子在日常中表现出来的一些缺点也从不指出,孩子要什么给什么,这样养育出来的孩子会有特别强的自我意识,自私自利不求上进。

放任式教养:这是另一种极端的教养方式,采用这种方式的父母认为孩子“年龄到了自然就懂事了”,因此不是孩子惹什么大事了,就对孩子不闻不问,在这种模式下养大的孩子会变得目无法纪,容易走上犯罪道路。

新加坡青少年犯罪率下跌,是什么“控制”了我的孩子

苛责式教养:采取这种教养方式的父母对待孩子非常苛责,日常打骂那是常事,并且非常关心孩子的学业,但是不太注重孩子的身心发展,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孩子性格会变得偏激,也会有一定的心理创伤。

以上三种教育方式都太过偏激,都会导致青少年形成程度不一的行为偏差,父母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应该注意监督的尺度。

关注孩子的学业和行为,同时和孩子一起参加课外娱乐活动,这样才能大大减少孩子走上犯罪道路的可能。

父母关系

I am the title

如果父母经常吵架,甚至经常有暴力行为发生,长期造成家庭气氛紧张,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会越来越孤僻、心里压抑,时间久了,家庭冲突在孩子心里不断累积,最终会让孩子无力承受,产生逃避行为,比如:离家出走。

这时,如果受到外部环境的刺激,孩子极易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新加坡青少年犯罪率下跌,是什么“控制”了我的孩子
新加坡青少年犯罪率下跌,是什么“控制”了我的孩子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