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对客工好感度下跌 最不爽他们工资和自己一样

2019-12-20     6,996
新加坡人对客工好感度下跌 最不爽他们工资和自己一样

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国人对客工好感度下跌。(海峡时报)

加坡究竟需要多少外籍客工、他们应该获得什么程度的待遇乃至国人对客工的观感,一直都是国人热切关注和讨论的议题。

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如今国人对外籍客工的整体好感度较2010年有所下降。

这份主题为《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对外籍客工的公共态度》(Public Attitudes Towards Migrant Workers In Japan)的调查研究由国际劳工组织和联合国妇女署展开。

该研究于去年12月至今年1月间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和日本访问了四国的4099名民众,其中新加坡共有1005人受访。

该研究透过各国民众对外籍劳工的知识、态度和实际行为三个指标得出一个KAP(Knowledge, Attitude, Pratice)指数,分数越高,代表该国对外籍客工的整体支持度越高。

新加坡在本次的调查中获得29分,较2010年调查结果的36分少了7分。换句话说,比起2010年,现在国人更不支持外籍客工在本地的存在。

无论如何,新加坡对外籍客工的好感程度依然较马国的13分和泰国的12分为高。日本并未被列入2010年的调查范围,因此其KAP指数本次不计入。

新加坡人对客工好感度下跌 最不爽他们工资和自己一样

新、马、泰三国的KAP指数起落。(报告截图)

劳动力短缺但就是不想要外劳

报告指出,70%国人承认本地劳动市场面临劳动力短缺,但只有25%国人认为上述缺口应该由外籍客工填补

尽管如此,58%受访国人同意外籍客工会对新加坡经济带来正面的影响,比日本(34%)、泰国(32%)和马国(30%)更高。

上述略显矛盾的数据显示,多数新加坡人体认到外籍客工对本地经济的重要性,但基于其他理由仍倾向不开放更多外籍客工来到本地。

根据人力部今年6月的最新数据,本地共有近140万名外国客工,包括25万5800名家庭帮佣、28万4300名建筑客工及18万9000名担任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与技师(PMET),持就业准证(Employment Pass)的外籍人士。

新加坡人对客工好感度下跌 最不爽他们工资和自己一样

多数国人认为本地劳动力短缺但不同意由外籍客工填补空缺。(海峡时报)

循着这个脉络,红蚂蚁接下来抓出几个可能导致国人比较排斥外籍客工的重点。

外劳导致犯罪率上升是一种迷思

报告称,超过半数国人对外籍客工抱有客工比较可能犯罪的负面印象。52%的受访国人认为客工移入我国会导致犯罪率提升,不过报告强调这种刻板印象其实并没有依据

关于新加坡外籍客工和犯罪率的关联并没有太多数据可考。

根据《今日报》2008年的一篇报道,内政部提供的2007年数据显示每10万国人当中有435人因案被捕,相比之下每10万外籍客工只有227人被逮捕。

上述数据说明单就2007年而言,外籍客工犯罪的可能性远低于本地人。

必须特别点出的是,一年的数据并不足以彰显全貌。持平而论,在相关数据缺乏的情况下,无论是客工或国人都不应该被视为犯罪率提升的罪魁祸首。

同时,尽管超过半数(52%)的国人认为外籍客工会提高犯罪率,但相关比例比起马国(83%)和泰国(77%)并不算高,且和日本(51%)不相上下。

然而,这也有可能是由于新加坡和日本的治安水平普遍较好,使较多新加坡人和日本人对自己国家的治安充满信心:

“谅你来了也不敢犯案。

新加坡人对客工好感度下跌 最不爽他们工资和自己一样

2013年的小印度骚乱对许多国人而言仍记忆犹新,但报告称客工导致犯罪率上升并无根据。(海峡时报)

国人倾向认为外劳会破坏新加坡的文化与传统

报告显示,多数国人(53%)认为外籍客工会威胁到本地长期以来的文化和传统。

不过这并不表示国人对外籍客工充满戒心。报告指出,只有32%受访国人不信任外籍客工,觉得他们缺乏工作伦理。

同样的,比起马国和泰国,新加坡较少人担忧外劳会破坏我国的传统与文化,日本的情况则和新加坡相差无几。

新加坡人对客工好感度下跌 最不爽他们工资和自己一样

超过半数国人担忧外籍劳工会破坏本地文化和传统。(报告截图)

但报告的另一项数据指出,只有41%国人认为客工应该拥有成为本地公民或永久居民的管道,显示国人并不热衷于接纳客工长居本地。

尽管如此,在多数国人认为客工会破坏本地文化与传统及不应该获得公民权或永久居留权的同时,仍有61%国人表示愿意协助客工融入本地社会,同时也有54%国人会在他人歧视客工时站出来为客工说话。

日本有过半数国人(53%)同意给予客工申请公民权的机会,这比我国的41%来得多。但他们却只有39%的人口愿意协助客工融入社会,且只有26%日本愿意在客工受辱时相挺他们。

这或许可以显示本地国人尽管对客工成为本地公民或永久居民有所保留,但却更愿意协助他们融入本地社会及为他们发声,前提是客工不会因此而获得永久住在本地的权利。

大部分国人不支持客工和本地人同工同酬

比起前几项指标,有更多国人并不认同客工和本地人在从事同一份职业时,应该获得相同的工资。

60%的新加坡人认为客工不应该和从事类似工作的国人一样,获得对等的工资和福利。

这项数据比马国(58%)、泰国(52%)和日本(35%)来得高。

但报告的另一项数据则显示,只有35%国人不认同客工应该享有和本地人一样的工作条件。

也就说是,只要薪水和福利都比客工好,大部分国人没有那么怕输,他们并不介意客工的工作条件是否和自己匹配。

新加坡人对客工好感度下跌 最不爽他们工资和自己一样

多数国人不介意客工的工作条件和自己相同。(新报)

互动减少导致国人对客工好感度下降

说到底就是个“钱”字,综观上述数据不难发现国人最在乎的是外籍客工不应该获得和本地人一样的工资待遇。

整体而言,比起2010年,新加坡、马国和泰国对外籍客工的整体好感度都减少了。报告称,这是由于当地居民和外籍客工缺乏互动所致。

以新加坡为例,经常和客工互动的国人从2010年的59%下降至2019年的56%,完全没有和客工互动的国人则从2010年的7%上升到今年的8%。

报告分析,越常和客工互动的人对客工会较包容,观察2010年和2019年的数据会发现和客工保持互动的人对客工的支持程度几乎持平,但如今完全不和客工互动的人对客工的支持程度则呈现大幅度下滑。

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在用来评估对客工支持程度的KAP指数中,新加坡今年的29分比2010年的36分下滑了7分。

有趣的是,2010年的调查体现了本地民众对客工相关政策的看法。2011年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取得建国以来最差的大选成绩,许多分析皆指出移民和客工政策是最主要的原因。

2013年,政府当局收紧外劳配额,包括将服务业的客工比率顶限从45%降至40%,根据今年公布的财政预算案,当局准备进一步把客工比率顶限逐渐调降至2021年的35%。

事后孔明来看,缩减外籍客工配额的政策显然和国人对外籍客工普遍支持度下跌的趋势是相符的。

新加坡人对客工好感度下跌 最不爽他们工资和自己一样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