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少妇遭家暴,携两儿离家, 盼申请租赁组屋.

2020-02-18     5,247

一日夫妻百日恩

可曾记得我当初爱你那么深?

狮城少妇遭家暴,携两儿离家, 盼申请租赁组屋.

单亲妈妈申诉,遭受家暴,带着两个儿子离家出走,寄人篱下却被赶出门,月薪超过1500元无法向建屋局租屋。建屋局表示,正在重新审核申请。

26岁的吴佳丽(客服人员)告诉记者,从小到大寄人篱下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日子,她只想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却没想到婚后丈夫家暴、出轨,让她觉得无法继续走下去,决定带着两个儿子离家出走。

她一个人带着2岁和9个月的儿子,想要向政府申请两房式的租赁租屋单位,但由于她还处于分居的状态,无法申请。

狮城少妇遭家暴,携两儿离家, 盼申请租赁组屋.

再加上她的月薪1800元,超过了公共住屋租赁计划(Public Rental Scheme)设定的1500元。她父亲去世、母亲在狱中,无依无靠的她只能四处找房子住。

她透露,本来暂住朋友家,但上个礼拜一些私人纠纷,限她三天内搬家。她只好向飞跃家庭服务中心求助,对方帮忙找的是位于实龙岗的一个宿舍,但两个儿子上学的地方在裕廊,自己工作在亨德申,来回花费的时间要两小时。

飞跃家庭服务中心(武吉巴督)表示自2018年10月起,就协助吴佳丽处理她的家事以及房屋问题。吴佳丽2月11日通知他们自己被赶出租房时,他们在当天为她和她的孩子找到一个收容所,但她拒绝了援助。

“目前,我们正在与建屋局处理她最新的租赁组屋申请,会与有关机构继续为吴女士及她的家人提供帮助。”

婚姻破裂 愧对孩子

吴佳丽说,她对孩子十分愧疚。“原本这个年纪的小朋友喜欢到处探索到处爬。但我们租一个房间住,他们只能在房间内爬来爬去。”

她表示,三人挤在一个房间空间很小,晚餐也是在房间里直接在地上吃。有时看到孩子们这样委屈,她感到很难过。

“把他们带来这个世界上就想给他们最好的东西,我自己受苦受累没有关系,很不想委屈他们。”

建屋局:重新审核申请

建屋局回复记者询问时表示,吴佳丽曾在2015年和2016年申请租凭组屋,但与妈妈和弟弟一起申请,而两人在狱中,无法通过,她薪水也超过设定的1500元,因此没获批准,她在13日再度提出申请,建屋局目前正在审核,会尽快告知结果。  

“鉴于吴女士的情况,我们准备重新考虑她的租房申请。我们一直与飞跃家庭服务中心的社工合作,就她的住房选择为她提供建议。建屋局会考虑经济困难人士提出的租房申请,帮助他们渡过冗长或尖刻的离婚程序。”

建屋局也表示,审核申请期间,家庭服务中心已为她和孩子安排临时居所。

父被舅舅捅死

5岁时父亲在她面前被舅舅刺死,19岁当阿窿跑腿判缓刑。

吴佳丽透露,5岁时亲眼看到舅舅捅死父亲,当时父亲满是血,四处都血淋淋。

她说:“母亲说那个地方充满不快乐的回忆,所以要卖掉屋子。”

此后,吴佳丽与母亲到处搬家。12岁时,母亲入狱,她被送去阿姨家却遭虐待,一不顺阿姨的心就会被打。

“那时候我还小,不知道该找谁帮忙。”

吴佳丽说,19岁时母亲再次入狱,她也变得叛逆,为阿窿当跑腿被判缓刑19个月。

她说:“通常别人最后几个月可以回家服刑,但我没有家,就一直待在里面。”

狮城少妇遭家暴,携两儿离家, 盼申请租赁组屋.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