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外籍劳工:是我们不配吗

2020-04-21     44,055

4月10日下午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通过Facebook发表了如下讲话:

李显龙总理华语讲话完整视频

此次讲话中

关于外籍劳工

李显龙肯定了他们对新加坡的贡献

表示了对他们的感谢之情

“新加坡人能拥有优质的政府组屋、世界一流的机场和四通八达的地铁网络,他们有很大的功劳。我们非常感谢,您的儿子、父亲和丈夫对新加坡所作出的贡献。”

并且承诺疫情期间保护客工们的健康和安全

“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照顾好您的亲人,让他们健康地、安全地回到您的身边。”

一国总理都明确表示了

对待外籍劳工这一群体的关心

工们在新加坡的待遇一定很好吧?

这是非常正常的逻辑

恰恰相反的是

越来越多的客工相关视频和文字流传了出来

这些视频的内容

却反映了工宿舍得不到及时的消毒

等林林总总的问题:

同劳工宿舍发现可疑病人,却没有及时消毒

SingPlus在公众号后台

也经常接到网友的相关爆料:

新加坡外籍劳工:是我们不配吗

总理对外籍劳工的态度与客工们实际遭遇的情况

形成的对比不可谓不鲜明

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真实的情况又到底是怎样的?

01

新加坡外劳的“天”与“地”

根据新加坡人力部公布的数据

截至2019年6月

新加坡持WP准证的外籍劳工人数达98万

占外来务工人员总数的70%

占新加坡总人口数的17%

新加坡外籍劳工:是我们不配吗

数据来源:MOM官网

新加坡《2019年人口简报》显示,新加坡总人口数达570万,其中持WP准证的外籍劳工人数就占17%。

拥有如此庞大规模的群体——外籍劳工怎会是新加坡“另类”的存在呢?

出于劳动力成本的原因,新加坡的客工群体中,中国、印度、孟加拉劳工为大宗。对新加坡来说,这些外籍劳工肩负了新加坡急缺的体力、技能类职业。但他们的待遇却不佳,尤其是持WP准证的工人,更是低薪重灾区。

新加坡的劳工组织调查发现,WP准证工人月薪在1200新币左右(约合6000人民币),而能够拿到手的更少,因为他们往往需要支付大笔中介费才能留下来。雇主所提供的宿舍往往亦在偏远地区,环境恶劣,直接与社会相隔离。而他们害怕被遣返回乡,多数时候都不敢反抗雇主。

新加坡外籍劳工:是我们不配吗

这些客工的身影在新加坡处处可见,他们多数默默辛劳,用汗水换来微薄的工资,却为新加坡创造著更高的价值

外籍劳工使新加坡的劳动力结构更为完善,帮助新加坡经济实现多元化,对新加坡的经济增长也贡献颇多。在1992-1997年新加坡经济快速发展时期,外籍劳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29.3%

同时,这些低薪客工也让新加坡降低了整体工资水平,增加了对外来投资的吸引力,提升国际竞争力。2011年,新加坡吸引到投资项目IM Flash新加坡晶圆厂。

李显龙说:“如果没有这些外籍劳工,我们将吸引不到这个价值30亿美元的投资项目,而英特尔和美光公司可能会选择在其他地方设立它的晶圆厂。”

李显龙总理也于4月在Facebook上再次发帖强调了外籍劳工对新加坡的贡献,以及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他们给予的谅解与合作。表示:新加坡政府会同劳工共渡这段艰难的时期

新加坡外籍劳工:是我们不配吗

薪资微薄,贡献巨大。

待遇是“地”,贡献是“天”。

这两句话还远远不足以概括外籍劳工在新加坡的现状。还有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依然存在的歧视与冷漠

对相当一部分的新加坡人而言,外籍劳工始终像他们哽在喉咙的一根刺,万般地另他们不舒服。2019年12月,由国际劳工组织与联合国妇女署联合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过半数新加坡人认为外劳带来更高犯罪率,并且不应与本地人获同等薪酬!更不用提外籍劳工在社会上遭受的种种白眼。

新加坡外籍劳工:是我们不配吗

“爸爸,我可以不坐那个外劳旁边吗?他好臭哦。”

这些外籍劳工为新加坡繁华的城市提供餐饮、清洁、建筑等服务,但却不能自由换工作、不能申请永久居留,未经政府许可的话,他们甚至不得与新加坡人或永久居民结婚。

他们更像是新加坡这个繁华都市的另一面,他们数量是“天”,几乎无处不在;可他们的存在感又很低,鲜有人为他们发声,社会地位是“地”

此次疫情在客工宿舍的爆发更是扯下了在新外籍劳工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02

外劳疫情爆发:偶然与必然

截至4月19日,新加坡外籍劳工确诊人数已达3497,感染率高达1.08%。情况最严重的的S11榜鹅劳工宿舍1508名客工确诊,占新加坡确诊病例总人数的22.9%

新加坡全国43个客工宿舍中,已有一半以上发生疫情,目前共计12个外籍劳工宿舍被划为隔离区

新加坡外籍劳工:是我们不配吗

新加坡劳工宿舍确诊人数统计,SingPlus制图

疫情在外籍劳工宿舍的爆发,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

开始源于偶然,疫情的飞速传播却有更多的必然指向。

必然之一,在于新加坡政府的疏于防范与掉以轻心。

新加坡防疫总指挥、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4月9日在新闻记者会上坦承政府没有事先防范这波疫情:“很遗憾,一切都是事后诸葛。病毒传播得如此之快,如果我们及早知道的话,肯定会采取不同的做法。但没人预知接下来的事。”

新加坡本地外劳权益组织——客工亦重(Transient Workers Count Too)在三月疫情尚未大规模爆发前,就呼吁政府尽快想办法保护客工群体,强调不应该忽视客工宿舍爆发群聚感染的可能性,却没能得到积极的回应

新加坡记者韩俐颖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认为政府现在才感到“震惊”的态度并不合理,官方理应清楚外籍劳工恶劣的生活状况,及爆发疫情的风险,只是视而不见

必然之二,则是在于外籍劳工恶劣的生存环境。

新加坡外籍劳工:是我们不配吗

外籍劳工宿舍生存环境组图

由于工作场所集中,劳动力密集,外籍劳工一般集中居住在为他们特别建造的客工宿舍。宿舍里的居住条件很拥挤,一个房间往往住有高达12名客工,共用厨房、厕所、洗衣间等公共设施。由于条件简陋、卫生状况欠佳,这些宿舍可以说是新加坡的贫民窟,是新加坡这个第一世界国家的第三世界区域,一旦病毒潜入,就很容易发生大规模蔓延。

当然,也有另一种说法。

新加坡外籍劳工:是我们不配吗

Facebook上诸如此类的评论不止这一条,这种说法则是指责外籍劳工自身卫生或是素质问题导致条件恶劣。

或许我们不该上纲上线地把这划定为“歧视”与“种族主义”

黄循财4月9日答记者问时还提到:“重要的是我们正在应对两种不同的感染一种是客工之间传开的疫情,另一种是公民之间相对稳定的疫情。”

记者韩俐颖指责黄循财的说法透露将客工排除于社会之外的思维。新加坡政府在处理疫情上,对待本地人与客工有两套做法。上月返回新加坡的公民及永久居民,可在舒适的酒店中隔离 14 日,费用由政府承担。政府更照顾本地人本来无可厚非,但据多方面反映,即使客工之间传出疫情,他们得到的照顾仍与本地人有天壤之别。

梅西大学教授杜塔(Mohan Dutta)自疫情爆发以来采访了45名新加坡客工,他表示许多客工也很担心,早知道宿舍卫生环境很难避免群聚感染。

“受访者告诉我,他们直到这星期一(4月13日)都没有足够肥皂和清洁用品,”杜塔说大多数移工宿舍因为没有厨房空间,所以直接提供伙食,但饭菜质量差也缺乏营养,在某些宿舍里,100名男性移工只有5间卫浴、厕所可用。

一名孟加拉客工说,宿舍里还没有人确诊感染病毒,但是不少人已经出现发热症状,高烧摄氏38度,“在我房间和其他房间,有很多人出现症状了,一些人感到有气无力,还有全身酸痛。我们真的很害怕。”

无论是破口大骂还是只能害怕,都反映了新加坡外籍劳工在疫情面前,在管控面前的无能为力

是他们不配吗?

病毒感染不分对象本应是常识,但新加坡外籍劳工在这一事上承受着种种令人眼花了乱的不平等对待。正如客工亦重组织副主席区伟鹏所说:新加坡政府对待外劳的方式,是将他们与新加坡社会分隔。平日把他们安置在城市偏远地区的宿舍,看起来没有问题。问题是病毒不会理会你的种族隔离(apartheid)政策,结果便是国家爆发疫情。

03

亡羊补牢,为时晚矣?

随着外籍劳工宿舍疫情的愈演愈烈,新加坡政府也终于开始了亡羊补牢。

新加坡人力部长杨莉明表示,政府将会三管齐下,遏制冠状病毒在客工宿舍继续扩散。首先新加坡当局会封锁已经出现冠病感染群的宿舍。而健康的客工必须留在房内,减少同他人的接触。当局也会让客工接受检测。同时政府也会将受感染的人隔离起来,观察其他客工的情况。

进行大面积病毒检测,加大病例筛选工作

4月14日,卫生部宣布,将对6500名客工进行新冠病毒检测。卫生部表示,客工宿舍确诊病例占据如此高的比例,主要是政府采取了大面积的病毒检测。为了控制疫情,政府接下来几天也会对客工进行检测,包括没有出现任何症状的客工。

新加坡外籍劳工:是我们不配吗

搭建多个隔离宿舍,分散隔离压力

为阻断病毒在客工之间传播,政府把更多客工迁出宿舍。除了暂时入住内政群英学院和民防学院宿舍的约700名客工,教育部的多个设施也被暂时征用,包括北岸小学校舍、两个户外探险中心,以及莎琳汶童军营地。

新加坡外籍劳工:是我们不配吗

同时,政府将部分健康的客工进行转移,政府将安排他们入住两座海上浮动宿舍。而所有客工在登上浮动宿舍前必须接受健康检查,包括新冠病毒的鼻腔拭子检测。4月13日,政府宣布已经有31名健康外籍劳工搬入了政府为他们准备的海上浮动宿舍。最终将有1300名健康外籍劳工入住这些宿舍。

新加坡外籍劳工:是我们不配吗

派驻医疗团队,为外籍劳工提供医疗帮助

4月14日,新加坡政府的外劳宿舍疫情工作组召开说明会,表示将在新加坡所有43个外劳宿舍派驻医疗团队,为外籍劳工提供及时的医疗帮助。与会的新加坡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麦锡威说,截至当日,医疗团队已陆续进驻15至18个外劳宿舍,包含已被划为隔离区的8个外劳宿舍。所有外劳宿舍本周内都会有医疗团队入驻。

新加坡外籍劳工:是我们不配吗

客工之间的疫情蔓延情况会因为这些措施有所好转吗?

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古阿烈(Alex Cook)副教授受访时说,传染病最容易在封闭或半封闭空间传播开来,客工宿舍密度非常高,情况令人担忧。虽然相关部门已为部分客工另外安排住宿,不过他预计此举需要好一阵子才会见效:“接下来几天的确诊病例应该会持续攀升,增长速度之后可能会放缓,但不排除到了月底会累积一两万起。”

新加坡临床微生物学与传染病学亚太学会会长淡马亚(Paul Tambyah)同样指出,病毒在人群密集的封闭空间较容易传播,像是之前停泊日本的钻石公主游轮及我国客工宿舍,感染率较高在预料之中。他预计病毒最终会感染约三四成宿舍住户

截至4月20日发稿前,MOH公布的单日新增数据为1426例再破单日新增确诊记录,大部分依然是WP准证持有者。

可见,尽管政府已经实行一系列措施,包括把一些客工迁出宿舍,不过这些措施不会那么快见效,确诊病例在未来几周还是会继续攀升

但总算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我们依然祈祷,新加坡疫情的拐点可以早日来到。

我们也更要持续关注外籍劳工在新加坡的生存情况

因为他们用自己的辛苦和血汗建造了一个花园城市新加坡;因为他们也是别人的父亲、儿子和丈夫;因为他们和世界上所有的人一样都是平等的。

只是因为,他们值得!

李显龙总理4月10日公开承诺要照顾这些工人的福祉,韩俐颖指出:“他的诺言必须兑现。人们最终回到正常生活时,新加坡绝不能重现这种剥削模式,不能继续假装外籍劳工不属于当地人口。”

我们拭目以待。

备注:以上是根据现已披露的部分数据不完全统计,资料来源:新加坡卫生部官网 新加坡人力部官网 联合早报 海峡时报,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4月20日12时

新加坡外籍劳工:是我们不配吗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