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从福建走出来的毛头小子,缔造了新加坡商界的神话

2019-10-04     627

“在香港,人人都知道地产富商李嘉诚;而在新加坡,与李嘉诚有同等影响力的地产商就是黄廷方。这位童年时期就告别了故乡莆田,告别了江口的祖母,踏上异国他乡的木帆船。从一家酱油厂和杂货铺到缔造新加坡的首富(注:2019年之前,黄氏家族多年蝉联新加坡首富位置)。斯人已逝,但那些流传的故事还在。

每一个早晨,莆田三江口不知送走了多少胸怀发家致富梦想的乡民,每一片风帆就是向往,就是希望。

从下南洋“卖酱油”到“卖房子”

这个从福建走出来的毛头小子,缔造了新加坡商界的神话
这个从福建走出来的毛头小子,缔造了新加坡商界的神话

黄廷方

黄氏家族第一代叫黄廷方,他“下南洋”卖酱油,开杂货铺,在新加坡创设了远东机构,开始大展宏图,成了新加坡首富,开创家族先河,光宗耀祖。

1929年春天,一个叫黄鸿发的莆田江口镇人,他的长子黄廷方出生了,一个商界巨子启动起低调而又豪迈的生命旅程。

在度过懵懂的童年岁月后,黄廷方也告别了江口石庭,告别了年迈的祖母,跟随着族亲踏上了三江口启航的木帆船。

远渡重洋,6岁随其父到新加坡,他们先是开了一家酱油厂和杂货店,专门售卖干货、腌制品和莆田特产。

黄廷芳20多岁时第一次创业失败了。随后,重返酱油加工行业,积累了一点本钱后,改行进入房地产业。他的第一个项目,是在新加坡华登岭建了72间排屋和半独立洋房。因精准的眼光,他赚到第一桶金。

这个从福建走出来的毛头小子,缔造了新加坡商界的神话

坊间的一个说法是,黄此前当过的士司机,他动员了500名的士司机合资,才买下那块地。

黄廷芳了解物以稀为贵的道理,在外人看来,黄廷芳迷恋土地。他经常在半夜拿着手电筒,独自一人,在买到的地皮上散步。事无巨细,勤勤恳恳。

上世纪70年代,黄廷芳遭遇了第一次危机。新加坡政府采取一连串的行动,以抑制当时已经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地产业由此陷入低迷。“不要在房产市场蓬勃时才进场,市场疲弱时就退场。”他称自己要做一名“全天候创业家”。

70年代中期,香港经济在经历了一轮快速发展后随势进入了低潮,地产业也由此深受涉及,一度陷入低迷。然而黄廷方却在此间作出了反其道而行之的重大投资决策,以巨资购入香港尖东的六块土地,颇使业内人士大跌眼镜。黄廷方的“快半拍”投资战略在此次投资中大展声威。

黄廷方相继以其大手笔完成了一连串的地产投资,取得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业绩。随后,黄廷方相继在深圳、上海、厦门、福州等地购置了大批土地,大兴土木,并正在进一步向纵深扩展中。

《新加坡的领袖》一书还援引黄廷方一名员工的话称:“黄廷方工作不言休,他只有一项兴趣,就是赚钱,但他并不贪婪,只是这刚好是一项令他乐在其中的游戏。”

子承父业,谁说富不过三代?

这个从福建走出来的毛头小子,缔造了新加坡商界的神话
这个从福建走出来的毛头小子,缔造了新加坡商界的神话

2010年,黄廷方去世,享寿81岁。黄廷方有两个儿子,6个女儿。长子黄志祥主要在香港活动,掌管香港房地产上市公司信和置业,小儿子黄志达则留在新加坡,协助处理远东机构的业务。

黄廷方生前极为低调,几乎不接受媒体采访,也不希望企业上市。外界对这位富豪家族企业掌门人的风格始终感到好奇。

事实上,上世纪90年代中期,黄廷芳就逐渐给儿子们更多的决策权,开始了交班大计,此后就淡出公众视野。虽然甚少在公共场合露面,但黄廷方在多年前出席活动时,言谈风趣幽默,分析见解更是一针见血,让人印象深刻。

黄家是个传统的华人家庭,子承父业看起来理所应当。

这个从福建走出来的毛头小子,缔造了新加坡商界的神话

总的来说,在商场发展数十年之后,黄志祥拥有以远见和洞察力来引领企业稳健发展的能力。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他明察善断顺应大势,他靠远见打开机会之门,成为一个商海观潮的高手。

而黄志达受过美国教育,他接手远东机构后,非常注重房屋设计感,连着拿了几个房屋设计奖。

跟父亲黄廷芳时代相比,黄氏兄弟执掌远东机构后,多元化的趋势更为明显,业务涉及住宅、酒店、零售、商业、工业以及食品与饮料行业等,据远东机构内部高层讲,他们“通过多元化的策略,来缓冲其在任何一个行业中受到的冲击。

忠孝传家的文化传统,是莆田人行走天下的文化自信,也是莆田人获取成功的精神密钥。正是凭著不一样的文化传承,莆田人打造的家族企业总是能在历史风云中进而发展,并没有应验那句“富不过三代”的魔咒。

谨小慎微,节俭简朴的优良家风

这个从福建走出来的毛头小子,缔造了新加坡商界的神话
这个从福建走出来的毛头小子,缔造了新加坡商界的神话

新加坡某一普通的楼房,住着一个慈祥的老人,在这么一个老社区中简单的二层小洋房,他一往就是三十多年,简朴的让人难以置信。他深居简出,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人们更是没有看见过他出入过豪华的酒楼饭店。住在周围的居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老人就是黄廷方,黄廷方家族已经好多年坐在新加坡首富的位置上。

这个货真价实的超级富豪,却过着节俭、简朴的生活,从来不铺张浪费。

但是黄廷方先生一生乐于做慈善,但他一生都在做好事、做善事,但从来不肯让媒体报道、采访。

黄廷芳曾经的私人秘书陈宝莲曾对媒体说,黄廷芳生前工作非常勤奋,经常一天工作12到18个小时,他的这种风格也遍布家族企业中。“他要求员工尽心尽力做事,他最常说的就是能者多劳。”

黄廷方也是一个注意财政消息和时局变化的人,尽管他文凭不高,读书阅报却成了他一生的良好习惯,长期以来形成良好习惯,才有一个思绪精明、思考清醒、决策果断的头脑。他总会在混乱、复杂的时局变化中,寻找出隐藏在其中的商机,并把转瞬即逝的商机紧紧地抓住在自己的手上,转换成丰厚的财富。

这个从福建走出来的毛头小子,缔造了新加坡商界的神话

黄廷方在《新加坡的领袖》一书中这样表述他的观点:“我是一个普通人,常工作至深夜,也常在工作后,在街头吃两新元(约合10元人民币)的江口卤面。如果我的照片见诸报端,人们就知道我是谁。知道我有钱,有人就可能绑架我……如果我被人绑架,被杀害,我的公司就会垮掉,那我的家人该怎么办?我有我的顾虑。”

黄廷芳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新加坡绑架盛行,人人自危,更别说有钱人。这段似乎有些土里土气的话语体现了黄廷方做人做事的精神境界,他喜欢江口卤面,因为是一生难以割舍的乡愁。

2004年9月,著名侨乡江口迎来了一个久别的故人,黄廷方先生在阔别六十年故乡之后,终于回到他魂牵梦绕的摇篮地。年逾古稀,鬓毛衰白,黄廷方和他的家人们沉浸在浓浓的乡音中,故乡变了,莆田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微笑地细看着莆田的山川风物,他熟悉的千年古镇涵江,他陌生的千年古城莆田,还有他耳熟能详的湄洲湾、湄洲岛、妈祖祖庙……

许多年前,谁也不知道这个来自莆田的卖酱油小伙子,如何以人生如戏的剧本唱出莆商的豪情万千。

这个从福建走出来的毛头小子,缔造了新加坡商界的神话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