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如何在疫情期间逆袭 创立拖运公司 让业务蓬勃发展

78天前     627
看他如何在疫情期间逆袭 创立拖运公司 让业务蓬勃发展

一辆租赁卡车、合适的数码工具以及支援网络,让莫哈末诺莫哈末沙里姆(Mohd Noor Mohd Salim)找到了创业当老板的信心。

在冠病疫情期间,许多企业都挣扎求存,但仍有一些行业得以幸运地平稳发展,这包括依赖货物稳定进口到新加坡,然后运输和销售的公司。

其中一家公司是莫哈末诺在冠病疫情变得严峻时创立的B&S Services拖运公司。34岁的莫哈末诺昵称为Bai,这次创业显然是一个爱的结晶。公司以他的昵称和妻子名字Suzie的第一个字母命名,绝对不是一时的鲁莽之举。

自2007年以来,莫哈末诺就一直从事拖运业,这意味着他对这个第一英里运输业务非常熟悉。最后一英里运输服务是将货物运送给购买方,第一英里运输服务则是将货物从港口等地点运输到仓库等目的地,然后在那里进行进一步的分配。这类拖运公司的客户包括将多批货物运输到同一地点的货运集运商。

莫哈末诺和妻子详细讨论了在全球危机时期创业的利与弊。最终,有两个因素促使他决定大胆冒险。平易近人的莫哈末诺多年来和客户网络建立了稳固的关系。他回忆道:“他们说,如果我自己创业,他们会100%支持我。”这些客户真的信守承诺。他补充说���“这些客户,每一个都还在使用我的服务。”他也分享说,已和过去的雇主达成一项友好协议,让他能继续为这些客户提供服务。

第二个推动因素,是他从数码运输服务商豪率公司(Haulio)得到的保证。该公司由技术顾问沈昇辉和物流企业家姚文杰创立。两人了解运输业面对的难题和低效率,并向莫哈末保证,豪率公司将通过适当的数码解决方案支持他的创业之旅。莫哈末诺说:“我向他们咨询所有问题,他们给了我创业的勇气。没有他们,我就没有这家公司。”

看他如何在疫情期间逆袭 创立拖运公司 让业务蓬勃发展

数码运输服务商豪率公司的联合创办人姚文杰(右)所提供的支持,是让莫哈末诺有勇气创业的因素之一。(图/CHUA AIK YONG摄,摄影时未爆发冠病疫情)

尽管有了这些支持,2020年仍然是独自创业的艰难时期。随着中国关闭边境以控制冠病的传播,进出中国的货物运输减少了。这意味着B&S货运集运客户的货物减少,这家刚起步的拖运公司工作量也跟着减少。

在这段期间,莫哈末诺就利用豪率公司的工作信息库寻找机会。这个信息库列出了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港口内的卡车拖运工作,以及须拖运货柜的企业所发布的工作。和私召车平台一样,这个平台允许注册的拖运商查看有哪些卡车运输工作,然后回应那些符合其车队时间表的工作。幸好有这个数码平台,B&S在2020年一直保持盈利,而来自该平台的工作至今仍占公司卡车拖运业务的一半以上。

资金流动问题

许多企业家去年面对的另一个挑战,就是不确定的商业环境,这往往会导致资金流动问题。43岁的农产品商钱瑞文就面对这个问题。他在2018年创办了Fruityd,在冠病疫情暴发之前,他和供应商同意付款期为一个月。不过随着冠病疫情陷入胶着,这些供应商开始要求交货时以现金支付。这意味着他们的资金流动问题,也变成了他的问题。

钱瑞文在创业前做足了功课。他在超市的水果部门工作了一年半以学习窍门,并建立了供应商网络。在这段自主学习的学徒期间,他想出如何通过三个不同的阶段来销售水果,以延长它们的货架期,即先售卖整个水果、切片水果,最后则是果汁。

虽然资金流动问题是个意想不到的障碍,但他以积极态度面对,决定向国际电子贸易(GeTS)申请发票融资。这个贸易和物流服务公司的平台,能够利用数据来评估企业是否有资格融资。

看他如何在疫情期间逆袭 创立拖运公司 让业务蓬勃发展

在冠病疫情期间面对资金流动问题时,Fruityd的创办人钱瑞文通过数码解决方案取得融资,让他得以与更多供应商合作。(图/BENY GAN摄)

能够取得融资,改善了钱瑞文的资金流动状况,让他能更积极地选择供应商。过去,他只能和同意给一个月付款期的供应商合作。有了货到付款的能力,他可以和更多供应商进行交易,这也让他在谈判时处于更有利地位。

钱瑞文说:“我现在可以从多个供应商的价格当中作比较,而且因为我可以在交货时以现金付款,因此可以要求更低的价格。所以,拥有越多的流动资金绝对是一个优势。”

迈向数码化

由于销售其产品的零售店可在冠病疫情期间继续营业,钱瑞文的业务一直保持稳定。事实上,与2019年相比,他在2020年的销售额增长了约20%。他借此机会尝试涉足电子商务,通过Carousell和面簿的Marketplace销售水果,并收集了扩展这方面业务的有益见解。

这段期间,在数码化方面取得战略进展的公司,还包括拥有40年历史的通利卡车运输公司。该公司改用新的数码通信平台,以更有效地管理日常运营工作。

确保公司30名卡车司机知道去哪里取货,以及每天追踪其车队,是这项业务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在80年代,通利公司通过传呼机和对讲机来进行这项工作。通利公司的经理陈孔明解释说,公司后来在卡车上安装移动数据终端机,但“司机必须减速才能滚动和阅读屏幕上的信息”。

这些终端机最终被安装在专用平板电脑上的电子系统取代。通利公司的司机年龄大多在50多岁和60多岁,对他们来说,这些硬件和软件都是新事物。陈孔明说:“我们必须花很多时间说服他们不要害怕新科技,并帮助他们适应这个系统。”

去年1月,通利公司决定改用“豪率连接系统”(HCS),这个平台能够以数码方式执行各项关键任务,如车队管理、车辆路线安排和追踪实时工作状态。该系统可用于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司机都觉得比较容易使用,也获得援助适应新平台。

豪率公司联合创办人沈昇辉说:“我们常常会遇到年长司机抗拒学习新的数码工具。我们的团队进行面对面的培训课程,提供中英文的入门指南,并在迭代产品时考虑司机的反馈。例如,可以选择以中文查看HCS的界面及更大的字体,都是年长司机的建议。”

看他如何在疫情期间逆袭 创立拖运公司 让业务蓬勃发展
看他如何在疫情期间逆袭 创立拖运公司 让业务蓬勃发展

像豪率公司这样的数码平台(上图),让运输公司能更有效地管理其日常运营工作、快速地和司机沟通(下图),以及追踪潜在工作和卡车的位置。(图/豪率公司提供)

在2021年改用数码通信平台之前,通利公司的司机在2020年也经历了许多调整,包括改用银行财路服务等无现金方式来支付仓库处理费等费用。一般上,这些费用会先由司机在仓库以现金支付,然后定期前往通利的办公室以现金报销。由于冠病19的安全预防措施,这变得不可行,而让司机适应无现金报销费用的做法,只是解决超越冠病疫情的更大难题的一小部分。事实上,还有很多仓库运营商仍须以现金支付处理费。

一些运营商开始过渡到无现金系统,通利和B&S等中小企业的例子显示,小公司能够更灵活地采用数码解决方案,解决该行业长期存在的低效率问题。例如,在2007年,莫哈末诺还在使用“32英寸电视大小”的纸张来追踪车辆编号和出口日期等信息。他谈到这种模拟操作模式时说:“有很多印刷、装订和突出信息的工作,你必须在办公室才能完成。”一旦可以改用谷歌表格,他第一时间就这么做,现在更使用HCS等数码解决方案来经营B&S。

数码化让这些企业受益良多。莫哈末诺创办公司时,只有1万5,000元资金和一辆租赁卡车。如今,B&S的车队不仅多了三辆租赁卡车,还买下了一辆卡车。

看他如何在疫情期间逆袭 创立拖运公司 让业务蓬勃发展

莫哈末诺希望过去一年在数码化投入的时间和资源,能有助于公司的扩张。(图/CHUA AIK YONG摄)

认识到供应生态系统所面对的难题,如缺乏数据共享和企业仍普遍倾向人工流程,供应链数码化行动联盟(AfA)认为,有必要加速这些领域的数码化,包括物流和金融(见下文,《越战越勇》)。

莫哈末诺希望,随着世界开始走向后冠病的时代,他过去一年在数码化所投入的时间和资源,能让公司处于有利地位。他说:“我想扩充业务。我认为会有更多公司开业,在冠病疫情结束后,会有更多的商品进口。”

实际上,他已经接到更多客户的电话,并将额外的业务转到豪率公司的工作信息库。为了实现扩充业务的理想,他需要更多司机,而他们需要接受数码化的工作方式。他提到那些比较抗拒的年长司机时,说:“有时候,你必须给他们一些压力。一旦他们习惯了这项科技,就很容易了。”

越战越勇

冠病19疫情对新加坡来说是个挑战,也是个机遇。为了让个人和企业能够克服疫情所带来的挑战,越战越勇工作小组利用集体资源,把握住眼前和未来的新机遇。

供应链数码化行动联盟(AfA)是越战越勇工作小组设立的其中一个行动联盟。这些联盟由业界牵头,与政府紧密合作,在新加坡的关键机遇领域里,通过原型设计迅速采取行动。

供应链数码化行动联盟旨在加强新加坡作为国际贸易枢纽的地位,把国家的优势扩大到虚拟领域,让企业和工人也能把握供应链的商机。

认识到供应链客户目前面对的难题,行动联盟召集了政府和私人领域的不同利益相关者,建立了新加坡贸易数据共享平台SGTraDex。SGTraDex是个通用数据的基础设施和框架,可在本地和全球的供应链生态系统中实现可靠的贸易数据共享。

行动联盟还通过数码化强化本地中小企业市场,着重在数码付款、融资、执行物流等关键要素,并创建综合电子市场。这使得中小企业能够借用新加坡的连通性和数码基础设施,在供应链领域中享有更多机会。

欲知更多详情,请浏览emergingstronger.sg

【本文由越战越勇工作小组联合呈献】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