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战、巨款!新加坡70年代发生的这起银行大劫案,比电影情节还精彩

155天前     1,815
枪战、巨款!新加坡70年代发生的这起银行大劫案,比电影情节还精彩

1970年10月30日上午,珊顿道闹市的百得利路渣打银行总行,三匪闪电掠走了装满近100万元钞票的钱箱,因提不动那么多钞票,竟将一大叠小钞“大派送”。过后,警方跟涉案的一个男子驳火,节外生枝,爆出案中案,导致两名警官离职。(newspaperSG)

作者 何盈

2016年7月7日荷兰村渣打银行分行抢劫案,最终在今年7月7日“落幕”了。现年31岁的加拿大籍被告大卫罗奇(David James Roach)被判监五年与打鞭六下。

不过,由于我国政府早前承诺不会对大卫施以鞭刑,才能顺利把他从英国引渡回来治罪,所以免了鞭刑。

当年,大卫凭一张字条,不到两分钟,“劫”走银行3万零450元。他卷款逃往泰国,因没申报携带巨款入境坐牢14个月,刑满出狱遣返加拿大途中,最后在伦敦落网。

枪战、巨款!新加坡70年代发生的这起银行大劫案,比电影情节还精彩

抢劫兰村渣打银行的劫匪大卫·罗奇,2020年3月从英国伦敦引渡回新加坡面控。(警方提供)

提起银行劫案,渣打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最少发生两起轰动遐迩的大劫案!

当中一起发生在70年代,三匪闪电掠走了装满近100万元钞票的钱箱,因提不动那么多钞票,竟将一大叠小钞“大派送”。过后,警方跟涉案的一个男子驳火,节外生枝,爆出案中案,导致两名警官离职。

10年后,渣打一家分行被四匪抢劫,开枪伤了数人,还夺去保安员的配枪。三匪最终被捕,匪首在新山因杀人判死刑。(这个1980年的劫案,会在下一篇详述)

枪战、巨款!新加坡70年代发生的这起银行大劫案,比电影情节还精彩

《海峡时报》1970年10月31日头条新闻就是这起银行劫案。(newspaperSG)

70年代:60秒夺走95万元

上世纪70年代的劫案发生在1970年10月30日上午,地点是珊顿道闹市的百得利路渣打银行总行。

当时,银行职员将在政府国库兑换的新钞和硬币,交由银行雇用的保安公司运回总行。

这笔现款多达94万6000元,面额分1元、10元及50元,全放在一个大铁箱内。其他4000元是硬币,分别装进另两个铁箱。

上午11时,这三个钱箱由押款车运抵银行外停下,保安队长和手下先将第一个大铁箱抬下,搁在手推车上,然后推上大门石阶,再将铁箱卸下,搁置玻璃门外的地上。

跟着,两名保安员转身回到押款车,动手搬运第二个钱箱。岂料,他们将第二个钱箱推到第一个铁箱的位置时,惊见那个铁箱已经不知去向。

两保安员大惊失色,回头一看,两个男子抬着大铁箱疾走。拔步追赶下,当中一保安员抓住了一匪。没想到,第三个匪徒骤然持枪出现,以枪柄袭击保安员的手背。保安员吃痛松手,匪徒乘机脱身,与同党一起飞逃。

先前的两匪跟着飞快将铁箱抬上一辆三轮机车,疾驰而去。机车旁安装了一个船型的铁斗,一匪得意扬扬地坐在铁箱上。大队警方人员接获报案赶到现场,早已没了三匪的踪影。

众目睽睽,光天化日,闹市劫银行;三匪干案,前后仅花60秒;警方大感震怒,社会为之轰动!

重赏之下,必有告密者

枪战、巨款!新加坡70年代发生的这起银行大劫案,比电影情节还精彩

《南洋商报》1970年10月31日的头版新闻也报道了这起“史上最大劫案”。(newspaperSG)

嫌钱多太重 陋巷大派送

警方高层立刻成立专案小组追查,封锁全岛交通要道,并在关卡设下路障,可是专案小组万万没想到,狡猾的劫匪选择了一条“旁门左道”逃跑,而且还在距离案发现场不到3公里处,大派钞票!

直到案发第三天,专案小组接获线报,说是里峇峇利路附近的陈泰巷“天降横财”,好多居民无端端“发达”。

查探结果得知,最少有四名老妇从一个弃置的大铁箱,拿出一叠全是一元面额的钞票,总共是9028元。原来,三匪因为身携太多现款,拖慢了逃跑的速度,于是便将一箱小额钞票“大派送”!

专案小组从老妇口中掌握了三匪的形貌,案件却无法突破。 同年12月18日,警方以失款的10%,即9万4000元作为悬赏,给提供情报导致三匪绳之以法的人士。赏格不但在各报发布,也在各警署外张贴,还透过皇家马来西亚警察总部,转发给每个警署。

这个数目的赏格,在70年代相当可观。因此,新马两地的江湖人马,倾巢而出,打听三匪的背景和下落。

此案发生的第54天,也就是赏格发出的一个星期,果然重赏之下,必有告密者。

案子至此有了突破,可却又节外生枝,爆发了一场警匪驳火的案中案,提上法庭审讯时,更频爆出耐人寻味的内幕!

枪战、巨款!新加坡70年代发生的这起银行大劫案,比电影情节还精彩

嫌犯把装有赃款的铁箱弃在图中圈起来的地方。(截自newspaperSG)

圣诞节警匪驳火

驳火事件发生在同年的圣诞节。 刑侦局接获情报,指称仰光路一家金融公司的董事经理安东尼,知道渣打劫案的一些内幕。五名警探前往突击,将安东尼跟两个可疑男子押上车,准备载往刑侦局盘问。

车子由刑侦局筹划组的谢约瑟警长驾驶,三个嫌犯被手铐铐在一起,坐在后座,由二划警探法兰西看守,警长旁边坐着带队突击的庄平重助理警监。

谁知,半途中,安东尼忽然拔枪在车内发射,三名警方人员全都受了伤。安东尼接着朝铐著自己的手铐开枪,准备脱身逃去。

就在这时,法兰西强忍右臂枪伤,改用左手掏出左轮,朝安东尼连开三枪。安东尼腰部中弹,束手就擒。

跟安东尼一起的两徒果然是渣打大劫案的匪徒:亚水和来顺,另一匪大目则已逃去新山。来顺是安东尼金融公司的合伙人。

至此,不到60天,这三个“百万大匪”还来不及“享受”近百万元劫款,警方即已破案。

警方过后在一系列跟进行动中,总共起获八把枪和百多枚子弹、以及65万余元赃款。警方也查出,劫了巨款分赃后,亚水一家四口以及大目和来顺,曾经一起畅游香港和澳门。

警方也由此“一箭三雕”,侦破新马两地三起银行和押款车劫案。这包括了1966年12月8日莱佛士坊一家外资银行外的17万6000元劫案,以及1968年8月26日新山财政署40万元押款车劫案。

1971年1月9日,36岁的亚水和24岁的来顺被控共谋行窃渣打银行94万6000元,以及藏有手枪与子弹;两人承认有罪,亚水判监5年,来顺坐牢4年。

至于28岁的大目,绰号黑桃么,又名亚乌。他在1971年在新山被控打劫与使用手枪,判处入狱5年,出狱后引渡回新加坡,并在刑事法(临时法令)下被收押。

1972年7月10日,圣诞节警匪驳火事件开审。案中两名关键人物:庄平重助理警监和谢约瑟警长,已经离开警队。被指开枪伤警的安东尼则聘请了著名律师马绍尔(已故)辩护。

马绍尔擅长在庭上“搬演”案发情况。

他请求两名联审法官跟控辩双方的律师,以及相关证人等,在高庭底层犯人室内,观看圣诞节驳火“重演”,前后45分钟。

枪战、巨款!新加坡70年代发生的这起银行大劫案,比电影情节还精彩

《新民日报》1970年10月31日的头版新闻。(newspaperSG)

搬演片段分两轮

第一轮由法兰西二划警探示范跟安东尼在车内争夺手枪的过程,下来由庄平重和谢约瑟示范案发经过。

案发时的汽车是庄平重所有,过后已变卖,马绍尔对此表示不满,指庄平重“销毁证据”。警方则说,案发日已将车内的弹痕、血迹和指纹等拍下作记录,证据并未“销毁”。

马绍尔盘问庄平重: “接获渣打劫案的情报后,为何没通知负责此案的特别罪案调查组?”

庄平重回答: “我不想让那一组邀功!”

他说,他当时是刑侦局筹划组主任,奉了上司之命调查此案。

谢约瑟供证说,押了安东尼三人的车子拐入旧跑马埔路时,他听到枪声,背部跟着一阵灼痛,他连忙停车,只见安东尼持枪和法兰西纠缠。

庄平重则说,他听见安东尼大爆粗口,跟着是两声枪响,他感到腰部剧痛,才知道是给子弹射伤了。

安东尼供证说,他受枪伤敷药出院,关押在刑侦局扣留室的那个星期,谢约瑟和法兰西一连两天来找他,不但用烟蒂烫他,还给他绳子与剃刀,唆使他自杀了事。

谢约瑟指他“根本是胡说!”

安东尼表面罪状成立上高庭答辩时,指庄平重突击他的公司时,向他索取办公室保险箱的钥匙,“窃走”1000元。

他辩称,他不知道登门铐锁他的是警方人员,因为对方没有表明身份。

不过,在主控官严厉盘问下,他改口承认庄平重和谢约瑟前后三次确实有向他表明是警方人员,但两人的言谈举止,令他起疑心,以为对方是强盗或绑匪。

安东尼称,汽车开动时,他心想对方准是坏人,便暗中掏出自动手枪,对准铐住自己右腕的手铐开了一枪。枪声响后,法兰西扑了过来,双手捉住枪身,他觉得右手小指剧痛,但仍跟对方纠缠,接着又传出几响枪声。

他辩称开枪的动机是要打开手铐逃跑,无心伤人。带枪的目的则是自卫。因为,案发前两个星期,他接了一通勒索电话,对方声称知道他的“所作所为”,要求30万元“遮丑费”。他指对方的声音有点像谢约瑟。

由于他认识打劫渣打银行的三匪,来电勒索者大概是指这件事,因此,为了本身安全,他向友人借枪防身。案发当天,他也接获同样的勒索电话。

安东尼喜欢打猎,是新加坡来复枪协会及新加坡枪会的会员,持有来复枪和散弹枪的执照。

枪战、巨款!新加坡70年代发生的这起银行大劫案,比电影情节还精彩

这起轰动一时的劫案,连续上了本地报纸头条好几天。

《新民日报》1970年11月1日的头版新闻。(newspaperSG)

马绍尔总结陈词时,用了四个半小时,左右开弓,猛轰警方,指称控方几个重要证人的供词都是虚构的,都是不诚实的证人。

1972年8月1日,经过17天审讯,联审法官退庭密商后,作出判决:

安东尼两项蓄意枪伤警方人员的控状不成立,无罪获放。不过,非法拥枪和子弹的两项罪名成立,判监7年。

渣打银行劫案当年被警方形容是特大劫案,三匪面对的是共谋“偷窃”钱箱的罪名而非“抢劫”,因此,刑罚较轻。以失款而言,则是至今以来同类劫案最大笔的!

枪战、巨款!新加坡70年代发生的这起银行大劫案,比电影情节还精彩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