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眼中的新加坡 莱佛士坊1(RafflesPlace)

332天前     1,353

一切从这里开始!

1781年7月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停泊在牙买加Morant港的一艘名叫Ann的商船迎来了一个新的生命,托马斯.散坦福.宾格利.莱佛士(Thomas Stamford Bingley Raffles)。莱佛士的父亲是这艘英国商船的船长,母亲是一个荷兰人。孟子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折腾其一番。因此,小莱佛士14岁的时候,父亲过世了,而且临走的时候留给了他一样重要的东西—债务。父债子还,这在西方社会同样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小莱佛士不得不开始了他的打工生涯。幸运的是他找到了一家好单位,英属东印度公司(当时的世界五百强之一,我猜可能是第一强)。

1805年,24岁的莱佛士被派到威尔士亲王岛(现在马来西亚槟榔屿)担任英殖民政府的副秘书长。很快,莱佛士的才华得到了当时印度殖民政府最高统治者吉尔伯特公爵的赏识,他被派到马六甲州(马来西亚)担任重要职位。后来他又相继掌管了印尼的爪哇岛和Bengkulu。

1818年(一个吉利数字的年份),莱佛士劝说当时的印度殖民政府和东印度公司在东南亚区域建立一个新的基地作为贸易中转港。经过了仔细的比较他发现在马来西亚的南端有一个小岛非常的合适,这里靠近马六甲海峡,有天然的淡水并且有很多木材可以用来修船,更为重要的是这里还没有被荷兰人占领。1819年1月29号,莱佛士的第一支先遣部队登陆了这个岛,一切都和预想的一样除了发现岛上还散居了一些马来土著。从土著的口中得知,这个岛是柔佛州(马来西亚)苏丹(最高统治者的称呼,直到现在马来西亚 很多州还有苏丹)的领土。

当莱佛士即将开始建设他的基地的时候,麻烦随之来了。当时柔佛州的苏丹与荷兰人关系很铁,而荷兰和英国在东南亚是死敌,因此苏丹并不同意莱佛士使用这个小岛。当然,从小就混社会的莱佛士有的是阴招。他打听到现在的苏丹还有一个 哥哥Hussein 远娶到了别的州,于是他想方设法把Hussein搞到了新加坡,并宣布Hussein是这里的苏丹,Hussein又授权莱福士在这里建设贸易港口并管理。这样,莱佛士就名正言顺地接管了这个岛。1819年2月6号,莱佛士与Hussein正式签署授权协议,从此新加坡岛进入它的现代历史进程。

从一个普通的渔村到东印度公司的贸易中转港以及后来东方贸易的重要港口(当时被称为东方直布罗陀),莱佛士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因此后人尊称他为新加坡之父, 尽管他对新加坡的实际统治时间还不超过8个月。

在新加坡可以看到对莱佛士各种各样的纪念形式,有以他名字命名的学校,道路,医院,酒店等等。但是最出名的还是两座雕像。

杰克眼中的新加坡 莱佛士坊1(RafflesPlace)

座落在维多利亚剧院前的莱佛士塑像

1887年,第一座铜铸莱佛士雕像在政府大厦的操场上揭幕。1919年为了纪念新加坡创建100周年,这座雕像被移到了维多利亚剧院的门前也就是现在的位置。

杰克眼中的新加坡 莱佛士坊1(RafflesPlace)

遥望新加坡商业中心的莱佛士塑像

1972年,第二座石膏铸雕像在莱佛士第一次登陆新加坡的地方落成。这座雕像的背后就是象征着新加坡繁荣昌盛的中央商务区,人们希望这位创始人能够一同见证新加坡的繁荣。

从铜铸莱佛士雕像向南可以看到一座古老的吊桥悬于新加坡河上,这就是著名的加文纳桥(Cavenagh Bridge),于1870年开始使用直到今天。加文纳是最后一位印度任命的海峡殖民区的统治者。如今在桥两端的桥头上依然可以看到加文纳家族的盾徽。当年作为穿越新加坡河的重要通道,每天有无数的行人和车辆通过,后来为了缓解该桥的压力,一座新桥在不远处建成。随着新桥的建成,政府规定所有牲畜拉的车辆(相当于现在的重型载重货车)禁止通过加文纳桥。如今,加文纳桥的繁华已不再,但是我们还能看到当年政府立的那块车辆限行的警告牌。

杰克眼中的新加坡 莱佛士坊1(RafflesPlace)

加文纳桥(Cavenagh Bridge)

走过加文纳桥就能看到富尔顿酒店(Fullerton Hotel), 建于1928年。最开始作为新加坡的邮局和证券交易所。

杰克眼中的新加坡 莱佛士坊1(RafflesPlace)

富尔顿门前的香车美女

杰克眼中的新加坡 莱佛士坊1(RafflesPlace)

黄昏时的富尔顿

绕过富尔顿就来到了号称新加坡第一旅游景点的鱼尾狮公园。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