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芳龙.马新政治生态天差地远

287天前     1,518
陈芳龙.马新政治生态天差地远

马新两国只隔了一条宽不过1公里的新柔长堤,彼此比邻而居。但分家55年后,生成的政治生态和官场文化却天差地远,当然这也注定了两国的发展前途和百姓的命运。

上周四,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准接班人王瑞杰宣布,将退出“新加坡第四代领导团队”,把领导年轻部长的重任交给新人选;李显龙也同意了。

外界猜测王瑞杰的“让贤”和去年的大选结果有关。2015年大选,他领军的人民行动党淡滨尼团队得票率72.06%,跌至去年的53.39%,重挫18.67%。假若一叶之秋,他是到了必须顾全大局,结束自己政治生涯的时候,不过他否认了!

王瑞杰,生逢时,但生不逢地。他只有60岁;在大马这还是政治“生力军”。在这里,如果他够长命,一举活到95岁、如果他够贪婪,恋栈权位而不去,那么他还能再担上35年的领导人;可惜新加坡不是马来西亚!

谁教“老人当权”不符合新加坡的政治生态?李显龙曾多次表示,新加坡不应该有年逾70岁的国家领导人,他今年“高寿”69,所以按接班人选的布局,一两年内他必须交棒,这是新加坡政坛不成文的文化,已行之有年。

也因此王瑞杰在“致李总理一函”中,知所进退的表示,他如今已年高60,在险峻的疫情当下,领导人交棒可能还要耗上5年光景。届时,从接捧到70岁退休,他只剩下5年时间治国。对领导人而言,5年的“时间跑道”不够长,才起飞就准备着陆,很难为国家拟定大政方针,或替国家发展做长远规划,所以,“不如归去”!

新加坡难道就不能让有才干的人多当几年总理?当然可以,但这会影响接班人布局,况且新加坡早就做好政治人物的养成,第一顺位不行,第二顺位跟上,这和大马的接班人是在政治斗争或权力分配下的产物截然不同。

当官的,时间到了就应该离开。晋·陶渊明曾作《归去来兮辞》:“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全文表达对官职的不恋栈,宁愿辞官归故里享田园之乐。王瑞杰“致总理函”犹如现代版陶渊明的辞官宣言,令人钦佩。

回头海峡这边的场景全然不同,太远的不提,从2018年“509换政府”国阵跨台开始,不到3年光景,国家从国阵到希盟,再到国盟,已经三易其主,领导者皆年高70余至近百岁,与曹操《对酒歌》的说法:“人耄耋,皆得以寿终”多有违背。

3年来,几班人马在政坛争食的结果,上演许多闹剧,但更多的是真相被扭曲、被模糊的芥川龙之介之“罗生门”,一般人根本分不清是非黑白、对与错,又是谁撒了谎?

如果拍成电影,入围“马莱坞”的影片有“阿兹敏男男案性丑闻之有图不一定有真相”、“马哈迪辞职假戏真做之喜来登政变”、“马哈迪交棒安华之要交不交”、“马哈迪和安华情同父子之安华说”、“国盟与希盟政权争夺战之篮球比数111:108”、“95岁可以治国之18岁不能投票”、“安华与阿末扎希电话门丑闻之声音也可以造假”……,相形之下,“外交部长希山慕丁之王毅是大哥”连入围的机会都没有。

以上是大马改朝换代后,3年间3大阵营共同交出的施政成绩单,情何以堪?真会午夜梦回、潸然泪下!

政治斗争下胜出的政治人物,肯定是善于斗争但未必善于治国。我们以中国现代史为例,1949年毛泽东领导共产党打败国民党取得政权,但接下来直到他1976年去世的27年间,中国发展一直处于停滞状态,当然也把国家带向灾难深渊!

中国的灾难在毛泽东死后才结束。

看看大马,我们受够了政治闹剧,虽然观众不想看了,但台上演戏的还不想谢幕。为什么?因为“权力”就如同涂了蜂蜜的鸦片,吸食了容易上瘾。 试想,出门时前呼后拥警车开道、国家前途操之在我、文武百官听命行事,或者还有些你我都不知道的好处。总之官位越高权势越大,这种威风不是“满足”二字了得,所以3270万百姓,能不陪同继续瞎折腾下去?

当大官的威风,自古皆然,但为什么彼岸的政治人物却又舍得放下?当他们的“年纪”已经归隠田园,在这里却是政治生命的开始,斗争的路还长!原因无他,政治生态和文化使然。

长久以来,新加坡是有计划有系统的培养经世治国之才,但大马的政治时空背景不允许,国会议员的来源不是透过长期培养,而是政治分赃、权力分配下的产物,所以凡选上国会议员就准备当部长。以致不同时期的执政党,都会出现一些荒腔走板的部长,或者为了自身利益的“政治青蛙”,不以跳槽为耻。试想,人格有缺陷、専业能力又不足的机会主义份子,何以治国?如何治国?

过去的俱往矣,未来国家的发展还得看政治人物的智慧。如果不以史为镜,那么就借鉴邻国新加坡的成长历程,这才是大马之福!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