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 双亲确诊男童痛哭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2020-04-05     1,188
◤肺炎疫情◢ 双亲确诊男童痛哭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Zulafandi Haris 一家.

(新加坡5日讯)当救护车来到Zulafandi Haris的住家,把他送往医院接受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治疗时,他的三岁儿子无助地望着爸爸痛哭。男童当然无法明白,疼爱他的父亲迫于“无形的病毒”,才会“残忍”地任他哭泣。

Zulafandi回忆这一幕时,心中仍有万分不舍。 “他问我,‘爸爸,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我对他说不行,这让我十分心痛。”

30岁的Zulafandi告诉《亚洲新闻台》,他在3月9日入院时,怀孕三个月的妻子Farah Salwani也因为确诊而于三天前住院。 “我在被送往吉隆坡中央医院途中,在救护车上落泪。”

◤肺炎疫情◢ 双亲确诊男童痛哭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Farah确诊后被救护车送往医院。

夫妻俩确诊入院,儿子只好交由Farah的姐姐托管。从事保险业的Zulafandi说,他出外公干时必定会携带家人,治疗期间被逼分隔,不知道何时能再见到家人,心情大受影响。如今夫妻俩已康复出院,Zulafandi对一切已成过去,表示感激。

Zulafandi夫妇是我国750多名新冠肺炎康复者中的两个,我国目前有3333起确诊病例,53人因冠病死亡。

夫妻前后确诊 庆幸儿子没有染病

Farah在3月初发高烧。她因为曾接触一名确诊病例而必须进行免下车冠病检测。她的检测呈阳性后,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Zulafandi和儿子则是在家中进行检测。

◤肺炎疫情◢ 双亲确诊男童痛哭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Farah进行免下车冠病检测。

Zulafandi庆幸,儿子并没有染上病毒。 “他如果确诊,我们一家人必须被隔开,他由谁照顾?那将会是噩梦。”

Zulafandi说,他在住院期间没有出现任何症状,不过医生还是把他当成可传播病毒者,必须被隔离。住院期间,Zulafandi最担心的是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的情况。 “我每一次看到医生都会先问及我的妻子,如果她的情况恶化,我必须知道。”

◤肺炎疫情◢ 双亲确诊男童痛哭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Farah在医院庆生。

Zulafandi也会和家人视讯,不过最终决定停止和儿子联系。 “我们视讯时,儿子会问我‘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和他解释说,‘爸爸需要看医生,还不可以回家。’不过儿子还是会难过。”

Zulafandi说,经过这次体验,他对医护人员十分敬佩:“我们躺在冷气病房里,不过医护人员却在防护衣里流汗。虽然他们穿上防护衣看起来十分不舒服,不过仍然十分敬业。 ”

Zulafandi在3月20日出院后,终于与家人团聚,他表示,从未感到如此庆幸。不过,Zulafandi发现邻居都对他们敬而远之。 “我们在整个区域是唯一确诊的家庭,所以我可以理解邻居担心我们会传播病毒的感受。”

“我们会和邻居解释,我们已经完全康复。一些起初不愿与我们接触的邻居也伸出援手,为我们购买日常用品,了解我们住院时的经历,我们十分感激。”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