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 中国与新加坡建交的漫长历程

2019-10-03     792
历史 | 中国与新加坡建交的漫长历程

今天,中国和新加坡的关系友好、和谐,然而鲜为人知的是,两国从敌视、相知、信任到建交,曾历经20年的漫长岁月。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一度指责新加坡是“帝国主义走狗”、“反华反共的急先锋”。

周恩来邀请李光耀访华

20世纪60年代,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根据毛泽东“一条线和一个面”的战略思想,争取团结各国政府,共同对付当时的苏联,遏制其在东南亚势力扩张成为首要任务。这样,打开与新加坡的关系,对中国开展东南亚国家的工作日显重要。

在周恩来的指示下,从1970年底,中国逐步调整了对新加坡的政策。他还指示中国驻外代表机构主动邀请新加坡的外交使节参加中国的国庆招待会。中国的积极姿态,得到新加坡的积极回应。

1974年5月,马来西亚总理拉扎克访华,5月31日中马两国建交。这对新加坡在发展对华关系上起到了助推作用,双方均认为已到中新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时候了。中方加大了对新加坡的工作力度。

1975年3月,李光耀派外长拉贾拉南访华,受到周恩来的接见。拉贾拉南访华,既表明了友善,又充满了疑虑。他对周恩来重申了新加坡的立场,并说明由于邻国对新加坡以华族人口占绝大多数的情况特别敏感,新加坡只有在印尼同中国复交之后,才能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

周恩来围绕新加坡关心的问题,阐明了中国的立场,为消除其政治疑虑深入地做了大量工作。他最后反复申明,中国尊重新加坡是个独立的国家。

1975年6月,泰国总理克立·巴莫访问中国,7月1日中泰建交。具有高度政治智慧和策略艺术的周恩来抓住时机,请克立·巴莫向李光耀传达口信,并邀请其访华。

1975年9月李光耀访问伊朗,伊朗首相胡韦达也应周恩来之托转达对他的邀请,并强调说周恩来自觉时间不多了。李光耀注意到报纸上频现周恩来长期住院的消息,意识到如与周恩来会面,宜早不宜迟。于是,他决定于1976年5月访华。遗憾的是,未等他成行,周恩来己于1976年1月8日逝世。

毛泽东接见以示重视

李光耀的首次访华,外交上堪称“破冰之旅”。他希望充分利用这次经过长期酝酿才下定决心的访问,尽量多了解一下中国。

中方理解他的意图,把日期安排在1976年5月10日至23日,日程尽量满足其愿望,细节上力避敏感因素。李光耀也谨慎从事,为避免被人误认为他是以炎黄子孙的身份“寻根问典”,特意在他率领的17人代表团里安排了各族人士。他们跟随李光耀出席所有会议,在各种场合一律讲英语,以此表明他们与中国毫无私密接触。

当时,毛泽东年事己高,且多病缠身,会见来访外宾均不作预先安排,而是临时视情况而定。1976年5月12日,外交部礼宾司官员突然到钓鱼台18号楼通知李光耀,说毛主席将会见他,这给他几分意外欣喜。会见持续了约一刻钟,华国锋和时任外长的乔冠华陪见。这场会见纯属礼节性的,没有太多的实质内容。

李光耀说,这场会见表达了中方对新加坡代表团的善意,显示了对新方的重视。这次访华消减了李光耀对华的政治疑虑,回国后就放宽了公民旅华限制,允许60岁以上的人访华旅游观光。

邓小平访问新加坡

1978年11月12日,74岁高龄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访问过泰国、马来西亚后,续程访问了新加坡。邓小平在谈到东南亚形势时指出,有些人不明白中越关系为何恶化,中国又为何断绝对越援助,问题的关键在于越南。

因为越南多年来有个成立“中南半岛联邦”的美梦。中国向来都不苟同。越南把中国视为实现“中南半岛联邦”的最大障碍,便变本加厉地反中国,把大批越南华裔驱逐出境。邓小平对李光耀说,中国是经过慎重考虑,才决定停止对越援助的。

中国总共为越南提供了100多亿美元、现值20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中国一旦停止援越,苏联难以独自挑起援助越南这副担子,它只好通过“经互会”,把包袱甩给东欧国家。邓小平指出,越南一旦成功控制整个中南半岛,许多亚洲国家将失去掩蔽。

“中南半岛联邦”会成为苏联南下进军印度洋环球战略的一步棋。当前真正紧迫的问题是,越南可能大举进攻柬埔寨。届时中国应该怎么做,就得看越南这一步走得有多远。李光耀一直认真聆听,见天色已晚,便征询式地建议第二天再继续谈。邓小平客随主便,说“别让饭菜凉了”。

这次访问,邓小平在李光耀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新加坡吸收和利用外资的经验,也成为邓小平设计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参考。邓小平访问新加坡的巨大成功和中国对新加坡政策的调整,打开了李光耀的心锁,增加了他对中国的信任度。

随着新加坡民间访华人数的增加,中新贸易迅速增长,新加坡成为中国除香港之外的最大转口贸易站。

李光耀二次访华

1980年11月,李光耀携夫人柯玉芝和女儿玮玲第二次访华。此时,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改革开放的新时代。

针对中国与印尼关系成为新加坡与中国建交的思想障碍,邓小平指示中方代表向李光耀表明,印尼根据错误的判断,采取了错误的做法,导致了中国和印尼关系的现状,责任不在中方。会谈进行得很顺利,气氛也很友好,两国间几乎没有悬而未决的问题需要讨论解决。李光耀谈了东南亚地区形势,再次强调新加坡须在中国印尼复交后与中国建交。

中新两国没有建交,李光耀虽享受到最高的接待规格,但却不是最高的接待礼仪。这对他携眷畅游中国、感受中华文化带来便利。李光耀等人参观了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游览了承德皇家避暑山庄,乘游轮从重庆沿江而下,直至宜昌,历时一天半,饱览了长江三峡的秀丽风光。

11月22日,李光耀访问厦门鼓浪屿,更令其难忘。在那里,他听到熟悉的福建乡音,感到欣喜。他们遥望一水之隔的金门,还吃到传统的菜肴和小吃。在访问途中,李光耀也另有感慨。他看到三峡沿岸的纤夫,仿佛感到时光在这里凝滞不动了。

在武汉一所大学里,他们听到教授的英语说得生硬,见到在图书馆埋头用功的学生,用的竟是20世纪50年代出版的英文生物课本,这令他们觉得不可思议。中国与外界隔绝30多年,刚从“文革”中恢复过来的学生,读的是过时的课本,造就的将是半迷失的一代人。

如无改革开放,与西方的知识差距将继续拉大,该需要多少年才能缩短弥合李光耀回国后,彻底开放对华旅游,鼓励商人利用中国的优惠政策,大力开展新中经贸,促进新加坡经济发展。

中国与新加坡建交

此后,李光耀成为中国的常客,来访不下30次。

两国在1990年8月中国印尼复交后,于10月3日正式建交。此后,两国关系发展顺利,双方在政治、经贸、文化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不断扩大。

历史 | 中国与新加坡建交的漫长历程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