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戏曲人如履薄冰,为何每天还都在家吊嗓子

92天前     1,089

冠病疫情持续,表演艺术中传统戏曲界冲击最严重。但是,疫情没有阻挡戏曲团体前进,各团推广线上活动,拓展全新场域。疫情中,戏曲人如履薄冰,摸索变通,线上且演,线下且盼。

新加坡戏曲人如履薄冰,为何每天还都在家吊嗓子

任伟辰(右)和许红正分别排练新剧目,为中秋庆祝汇演做准备。

新加坡戏曲人如履薄冰,为何每天还都在家吊嗓子

新加坡传统艺术中心举办琼剧折子戏专场。

冠病疫情持续至今,表演艺术行业蒙受前所未有的巨大损害,其中以传统戏曲界所受冲击更严重。最直观的是,尽管各阶段疫情层级和防控政策不同,音乐会、舞台剧仍不时有现场演出,戏曲的现场演出不能说闻所未闻,却少之又少,无法与其他艺术门类相比。

这也不仅仅是现场演出是否可行的问题,戏曲在本地原本总体上就不景,疫情袭来,戏曲界到底受何种程度的影响?这期间戏曲人在做什么想什么?他们能否适应所谓“冠病时代”,并与时俱进?他们在哪些方面需要支持?

《联合早报》对话本地戏曲团体负责人和独立戏曲演员,说生计、谈现况也探未来。

疫情后一片空寂

疫情前的狮城,戏曲虽不是最繁茂的舞台艺术,可一年到头不乏戏看;疫情暴发后,戏曲舞台几乎一片空寂,鲜闻唱念和乐曲。

新加坡戏曲人如履薄冰,为何每天还都在家吊嗓子

小演员在南华潮剧社“万紫千红”演出上登台。(受访者提供)

南华潮剧社社长卓林茂说,疫情期间南华潮剧社所有演出节目或延迟或取消,包括成人戏曲基本功班、儿童班、咽音班、化装班、潮乐组和戏剧组排练等。新加坡传统艺术中心情况类似,社区演出和学校艺术教育课程最先被喊停,百多场演出活动和课程被取消或延期举行,中心创办人兼艺术总监蔡碧霞说:“传统艺术中心策划的筹款活动被无限期押后,中心艺术发展受到严重阻碍。”

小型团体、业余团体如新艺剧坊也未能幸免,以粤剧为演出剧种的新艺剧坊每年一次的大型演出因疫情不稳定,从去年延到今年,又挪至2022年。该团主要演员陈泠孜说:“幸好所下订金的剧院通融,让我们延迟至明年3月。”

生计成问题

疫情不仅导致戏曲现场演出中断,也造成一定生计问题。

因资金不足,新艺剧坊须节省开销,只得放弃之前的排练场地。陈泠孜说:“就算将来疫情结束,排练场所也会是最棘手的难题,我们也不知该向何处寻求支援。”

蔡碧霞说,疫情延续至今,中心面对的最大困境是资金、创作和生存问题。所有艺术教育课程、社区演出和筹款活动均喊停,之后即使放宽条例,但大家若因健康考量,选择不举办或不参加社会活动,对艺术团体来说仍是沉重打击。“当然各行业均受不同层次打击,经济受挫,大家日子不好过,手头拮据,我们要向商家企业发动筹款很难。”

经济来源方面,南华潮剧社主要由国家艺术理事会支持部分开销,另外一大部分来自社会人士,尤其是潮州企业家捐款,再通过申请文化配对基金,应付日益高涨的运作成本。卓林茂说:“疫情导致许多企业生意遭受打击,企业家捐款相对少了许多,所幸政府推出多种支持配套,助我们渡过难关。”

推广线上活动

但疫情没有阻挡戏曲团体前进,各团想方设法,拓展全新发挥场域。

南华潮剧社推广线上活动,去年阻断措施期间,为鼓励年长者留在家中,该团将之前演出的许多潮剧和潮乐放上社交平台,让《南华陪您在家看潮剧!》《艺起唱潮曲》陪伴乐龄戏迷。卓林茂说:“同时我们也制作吸引年轻人的《戏曲知多少?》《潮乐员交流节目》等,艺术指导老师在各自家中,线上传授戏曲,让演员们和儿童班的孩子即使居家也不停止戏曲学习。”

进入阻断措施解封第二阶段,南华潮剧社又制作《戏曲大观园》《南华名人谈》两个访谈节目。卓林茂说:“去年10月,我们还在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礼堂录制没有观众参与的潮州经典大戏《苏六娘》,由年仅17岁的陈纬恬担纲,这次演出让我们吸取特殊情况下剧场拍摄的经验。为能让观众在同一平台欣赏不同剧种精彩表演,南华潮剧社还录制剪辑配字幕的演出《戏曲精粹·戏苑百家》《戏腔戏韵戏人生》,甚至参与中国主办的‘国际潮剧票友交流之新中文化汇演’,通过社交媒体播出。”

新加坡戏曲人如履薄冰,为何每天还都在家吊嗓子

黄梅戏《天女散花》登新加坡传统艺术中心“第八届狮城青少年戏曲汇演”。(受访者提供)

蔡碧霞深感戏曲艺术教育是一项贵在坚持的长期工程,不容停滞,在艺理会帮助指导下,中心亦勇闯线上阵地。

她说,除将以往主办的演出和专家演讲视频上网,中心也开展每星期固定举办的线上公益课程。“我们更先后策划主办第八届狮城青少年戏曲汇演、新加坡戏曲研修班、狮城戏曲荟萃·福建戏汇演、两岸三地福建戏对话会、琼剧折子戏专场和《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等数码项目。互联网的多种可能性在这个特殊时期提供诸多便捷和惊喜,为艰难求存的戏曲团体带来一丝生机。中心善用高科技,戏曲教师和演员变身网络主播,虽不是面对面,但实时互动依旧可达到类同于舞台上下演员观众的交流效果。”

该中心最近更研发设计本地首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戏曲应用“新加坡戏曲”,以新型媒介和技术承载传统文化内容,使其传播渠道和推广更现代化,受众群更年轻化。

吸引年轻人贴近戏曲

新加坡戏曲人如履薄冰,为何每天还都在家吊嗓子

陈泠孜亮相新艺剧坊每月一次的面簿直播。(受访者提供)

南华潮剧社为吸引年轻人贴近戏曲艺术,出版《穿越传统戏曲世界》,开办线上和实体戏曲工作坊,并和华族文化中心联办两场“文化Fun假营”。

青年京剧演员任伟辰更认为疫情拉近年轻人与戏曲间的距离,他说一些短视频平台有越来越多年轻人展现对传统戏曲艺术的热爱。“包括我在内的不少年轻戏曲人会用直播,甚至‘连麦’方式为大家展现戏曲魅力。可喜的是观众日益增多,很多戏曲视频点赞量动辄上万,正是疫情促使这些视频平台跨国界地促进戏曲艺术传播。”

新艺剧坊今年也主力做年轻人常做的直播,每月第一个星期日在该团面簿和观众见面。预计直播12集,现已过半,节目主要面向对粤剧有兴趣的观众。每期设定主题,以访问形式让剧坊两位创办人朱敬芬与朱少芬解答,并穿插与内容有关的影像与视频。

年长人士适应新常态

线上节目反响如何?去年4月至今年5月底,南华潮剧社线上节目共收获150万次点击量,甚至有来自西方国家的观众;传统艺术中心过去一年里,举办线上活动约122场,参加的不同观众约两万人次。新艺剧坊面簿直播也意外吸引不少海外朋友追看,海外知名度得到提升。

不过一般印象中,戏曲观众多为熟龄人士,网络和社媒活跃者以较年轻族群为主,那么戏曲活动转往线上后,是否能普及到年长受众?

陈泠孜说:“对于年长观众,当然有顾虑,虽然有年长观众反馈说手机没下载面簿应用,不能观看直播,不过我们的确发现线上看节目的也有年长者。当局不时有免费课程教年长人士使用社媒和应用,这让越来越多年长人士适应新常态。”

蔡碧霞说:“不得已采取非传统呈现方式,但老年人也需要戏曲带来的精神慰藉,幸而与子女同住的老年人,他们的孩子居家办公,可帮父母连结上线观戏。”

任伟辰针对这个问题也有观察,他说:“这方面我抱有特别乐观的态度,政府一直提倡终身学习,一些民间机构和电信业者也想办法为乐龄人士提供帮助,不仅使数码科技在经济层面更惠民,也在技术上提供援助。我发现很多年长人士抱积极心态学习使用智能手机,利用互联网丰富晚年生活,这不仅体现在艺术欣赏上,更突显在生活各方各面。”

线上表演演员挑战大

演出搬到线上,舞台作品转化为荧屏艺术,演员挑战甚巨,得适应重拍重修和多机位多角度的录播模式。擅演京剧旦角戏的任伟辰奋力转型,屡登新型舞台——他代表京剧社团平社参与录制南华潮剧社的《戏曲精粹·戏苑百家》;也现身新加坡中医学院庆祝世界中医药日的线上慈善义演;他和本地另一资深京剧演员许红,应新加坡中资企业协会“2021年春节联欢视频晚会”之邀,录播的新节目《贵妃醉酒·梨花颂》,碰巧被新加坡戏曲学院艺术总监张莉注意到,由张莉推荐,参加今年元宵节全球同步直播的“国风戏采·2021海外戏曲春晚”,与众多国际戏曲名家“云同台”!

任伟辰也没因疫情停止每日练功,他说:“我每天都在家吊嗓子,跟伴奏带练习,我演青衣戏居多,对场地要求不大。”

防疫措施放宽时,他和许红一起向本地京剧刀马旦演员张曼熙学习京剧马鞭和把子的基本功,每星期上一节新课,用一星期时间练习。“网课我也上,蔡碧霞老师邀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戏曲声乐教师姚红副教授开办艺术嗓音网课研修班,我们每星期一会,练习戏曲发声,让我受益匪浅。一切都为提升演艺水准,为现场演出做准备。”

但戏曲现场演出何时何种条件下可逐步恢复,目前仍未知。

小型演出的考量

值得一提的是,南华潮剧社是疫情中为数不多尝试实体演出的戏曲团体,今年1月和3月分别献演“万紫千红”之《新潮澎湃》和《枝繁叶茂》,面对演员和工作团队人数限制,也须为100名观众量体温并隔成两组,保持一米就坐距离,更要确保观众时刻戴好口罩,但这没让喜爱戏剧的观众却步。

究竟能不能举办小型戏曲演出,各团体各有考量。蔡碧霞说,传统戏曲表演台上除演员和乐队外,需大批后台工作人员进行油彩化装、复杂头饰工序和戏服头盔等连串冗长繁琐准备,这批人力投入需资金支持。加上本地戏曲演员大多数为业余人士,主办单位往往很难向公众卖票。

陈泠孜也说,传统戏曲每场演出租场地和开销,平均花费三万元以上,最大开销通常是场租,她希望当局在这方面多帮助剧团。

任伟辰认为:“小规模实体演出不是不可做,但观众少,投入多,那我们自然更倾向于线上演出或虚拟舞台。”

卓林茂指出,为制作线上演出,高清视频拍摄、剪辑和音效的费用都有所增加。“另外,我们也很希望学习更多数码科技及更广泛地接触多媒体领域,在异常的‘常态’下,将戏曲文化推广和传承给更多人。”

疫情中,戏曲人如履薄冰,摸索变通,线上且演,线下且盼。

文:王一鸣

摄影:蔡家增

新加坡戏曲人如履薄冰,为何每天还都在家吊嗓子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