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2020-05-26     3,432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陈姿潓制图)

作者 陈姿潓

旧的木质店屋、群众聚在一起,小孩兴高采烈的观看着粤剧表演,脸上荡漾著快乐的笑容,这一张张照片都是出自于84岁的法国摄影爱好者——保罗(译音,Paul Piollet)。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Paul Piollet)

这一张张充满文化色彩和情绪的照片,都是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期间,保罗在新加坡从事石油工业时所拍摄的。

当时保罗在闲暇之余,总会拿着相机到街上去溜达,因为他不想错过街道上一丝一毫的风景。

“没有一刻是我不想拍摄下来的。”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Paul Piollet)

这些曾经的日常情景,当时一睁眼就映入眼帘,如今却只能锁在保罗所照下的相片里了,永不褪色。

每一张照片都有一种特别的复古感,一张张都生动得令人有种时光倒流的感慨。

另一位自2013年就居住在新加坡的外国友人亚当(Adam Synder)则发现了不断发展中的新加坡的美。

亚当的父亲乔尔(Joel Synder)在上世纪80至90年代也来到新加坡居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也拍了不少照片。

时隔30年,再度回到新加坡时,亚当决定走遍新加坡,重温父亲曾拍摄过的风景,并且将这些稍纵即逝的景色再次捕捉下来,与30年前进行对比。

惹兰勿刹 (Jalan Besar / Kelantan Road)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Adam)

亚当精准的还原了当时父亲所拍摄的照片角度,就连原先照片里的巴士也在相似的位置上,看得出花了很多心思。

安详山(Ann Siang Hill)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Adam)

30年过去,建筑物的外貌都被重新翻修了一番。虽然屋子依然处在同一个角落,但韵味却大不同了。

斯里·维拉玛卡里雅曼兴都庙(Sri Veeramakaliamman temple)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Adam) 以前,这个庙宇是附近较高的建筑,没想到时间飞逝,周围都布满了高楼大厦。

驳船码头(Boat Quay)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Adam)

原先可让车子穿行的道路改成人行道,如今成了新加坡河畔餐馆的户外用餐区,增添了一分浪漫情怀。

大华银行大厦(UOB Plaza)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Adam)

30年的变迁,通过建筑物最能作出鲜明对比。

苏丹回教堂(Masjid Sultan)

停靠在街边的车子明显变多了,道路的右侧现在多了一排两层楼的店屋。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Adam)

阿拉伯街(Arab Street)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Adam)

阿拉伯街除了周围多了一些更高大的建筑物之外,外貌倒是在30年间没有发生太巨大的变化,只不过店屋里的“内容”全变了。

中央商业区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Adam)

中央商务区曾经只有几栋建筑物,现在则是高楼鳞次栉比,鱼尾狮也搬迁至金禧桥左边的“新家”,与滨海湾金沙遥相对望。

滨海艺术中心(Esplanade)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Adam)

如今滨海艺术中心一带已经发展得非常完整了,曾经停泊在海上的货船也没了踪影。

俗称“红灯码头”的哥烈码头 (Collyer Quay)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Adam)

从前的红灯码头已不复存在,现在成了旅客“踏破门槛”的旅游打卡胜地。

安德逊桥(Anderson Bridge)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Adam)

30年前位于安德逊桥这一头的海滨海休闲道(Esplanade)是人们傍晚散步与情侣约会的胜地。

加文纳桥(Cavenagh Bridge)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Adam)

亚当去到加文纳桥的另一端拍照后发现,1988年的照片里桥边有一棵小树苗。这棵小树苗很有可能就是2018年所拍摄的照片里,桥边的那一棵蓬勃大树。 三十年时间,让小树苗茂盛生长成为了魁梧大树,和新加坡的发展一样迅速。

地铁路线图(MRT Map)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Adam)

30年间,新加坡地铁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也开拓出许多新路线。不过2018年的地铁地图也快变成回忆了,因为在去年又有了新的地铁路线图了。

亚当在个人Instagram账号上会不定时的持续更新类似的对比图,喜欢的蚁粉们不妨去看看这些怀旧照片。

从前的新加坡的面貌是什么样的?今天熠熠生辉的高楼大厦的过去究竟是什么?蚁粉就和红蚂蚁一起坐上这趟时光机器,回到50年前的新加坡,看看新加坡这几十年所产生的变迁吧。

建筑与地标篇 鱼尾狮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互联网)

以前鱼尾狮背后都是树木,现在搬了家,身后尽是高楼大厦。

滨海湾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互联网)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The Smart Local)

想必不少蚁粉应该没见过滨海湾曾经的旧照吧?金沙还未建好开业的时候,丝毫想像不出来几年后的滨海湾地区会是这么繁忙绚丽的。

回教堂纳歌德卡殿(直落亚逸街)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互联网)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互联网)

纳歌德卡殿建于18200年左右,曾经是南印度伊斯兰的文化信仰中心,1974年被列为新加坡国家古迹。

克拉码头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互联网)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海峡时报)

克拉码头的旧仓库已改建为餐馆、商场、酒吧及夜店。当夜幕降临,霓虹灯亮起,克拉码头就是新加坡夜生活最活跃的地方。

国泰电影院(Cathay)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互联网)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互联网)

位于乌节路的国泰电影院是新加坡早期第一家有冷气的电影院。它经历过二战,也目睹了新加坡的蓬勃发展,历经了沧桑,也享受如今的金碧辉煌。

新加坡体育场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SSPC)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今日报)

从一个露天体育馆,变成全世界最大的有伸缩雨盖的现代体育场,从照片中就能看出来新加坡的发展速度多么令人感慨。

古早 vs 现代生活篇 小贩摊位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Doi Kuro)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联合早报)

新加坡的小贩曾经也和其他国家的小贩一样,是在路边摆摊的。而随着时代的改变,新加坡再也没有在路边摆摊的小贩,而都是集中在小贩中心里做生意,有了属于自己的“实体店面”。

水果摊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Doi Kuro)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互联网)

以前的水果摊都是真实在路边摆摊的,而现在绝大部分水果摊贩都移进了巴刹,有的则是自立门户开了店。

“妈妈店”杂货摊(Mama Shop)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Doi Kuro)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互联网)

现在的“妈妈店”杂货摊还保存了以往挂满琳琅满目杂货的韵味。最大的差别大概就是以前的“妈妈店”总会悬挂一串串的杂志,还有那非常具有象征性的旧闸门,这些都是随着时代改变而丢失的景色。

交通与环境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Doi Kuro)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新加坡交通部网站) 看来,新加坡的陆路交通从从以前开始就非常繁忙。

马路地面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Doi Kuro)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海峡时报)

从前下雨时,地面坑坑洼洼的,满满都是积水;现在就少有这些情况了。

晾衣服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Doi Kuro)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互联网)

这么多年过去,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民众晒衣服的方式了。

巴士车与巴士站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Doi Kuro)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上图中的172号巴士,如今依旧在运行,只是完全改头换面了。(互联网)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当年等巴士时怕雨淋还得撑著伞,现代人估计无法体会有遮盖的巴士站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互联网)

游乐场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CNN)

干净又安全的游乐场是曾经小孩梦寐以求的设施。

这一张张旧照就好像一部无声的电影,对于经历及目睹过新加坡一切发展的民众来说,又似一部记载着无数回忆的纪录片。

这些照片望着望着,仿佛所有景物就发生在昨天一样,但现在却都物是人非了。

从老外镜头下看新加坡几十年的变迁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