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多地出现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连续三日呼吁全岛民众出门需戴口罩

2020-04-04     1,584

3月29日晚,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Ho Ching)在Facebook转载了一篇名为《新冠肺炎:我们为什么应该全员戴口罩——有最新的科学证据》的学术文章,并配以长文评论。

4月1日晚,何晶再次转发了一条日本博主用手绢自制口罩的视频,她写道:“Any masks will be better than no masks.”(任何口罩都比不戴口罩更好)。

全球多地出现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连续三日呼吁全岛民众出门需戴口罩

截图自Ho Ching Facebook

何晶的主要观点如下:

1:虽然我们应该要将专业的N95口罩提供给医疗工作者,但并不能因此就妖魔化戴口罩的人;

2:不应该嘲笑尝试保护自己的人,不论是买的口罩还是自制口罩;

3:只要能遮挡口鼻甚至眼睛的面罩,都是有保护作用的;

4:虽然戴口罩能保护我们,但更重要的是勤洗手与保持安全距离。

何晶这番言论可谓是为口罩以及戴口罩的人洗白了冤屈,而嘲笑或歧视戴口罩的人是不应该的。

而造成这个局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疫情初期新加坡政府声明“生病的人戴口罩,健康的人不用戴”,这让大多数本地人都认为不需要戴口罩,勤洗手就是最佳的防御方法,甚至出现“排斥”抢购口罩、戴口罩的人。

但因为目前疫情的恶化,以及对“无症状患者”更多地了解,新加坡需要更全面深入地研究口罩对于特定人群的作用。在特定的场所和地点,口罩可以起到的预防作用。

因此,何晶在三日内接连就口罩的话题发声,更重要的是“替政府转变态度”,告知民众根据目前对新冠的了解,戴口罩是有用的!呼吁全民戴口罩,并好好利用之前政府提供的4个口罩。在佩戴口罩或面罩的同时,更应注意要勤洗手以及保持安全距离,这样才能有效防止病毒传染。

从不戴口罩到鼓励戴口罩,因为疫情的变化新加坡也在调整自己的措施。根据联合领导新加坡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的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最新的评估,新加坡的抗疫措施有必要作阶段性的调整。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爆发的初期,亚洲各地,中国、日本还是韩国,人们上街都会戴上口罩。但欧美的卫生人员及专家都坚持“仅有需要的人”才有戴口罩的必要。到了今天,他们的想法正在改变:亚洲可能是对的!

如今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不过不少正被禁止非必要外出的西方民众依然未有外出时戴上口罩的习惯。尽管在3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卫生紧急项目执行总监瑞安(Mike Ryan)依然维持不建议民众戴口罩的决定,指出没有证据证明民众普遍配戴口罩有何潜在好处。

全球多地出现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连续三日呼吁全岛民众出门需戴口罩

然而,继奥地利同日强制所有进入商店的民众配戴口罩后,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也在4月1日引述消息人士指特朗普政府有可能在短期内正式发出要求民众配戴口罩的指引。在“戴与不戴”的口罩之辩上,戴方似乎将会胜出论战。

在东亚,戴口罩已成习惯!

口罩之辩,在东亚地区一直未有展开过。经历过2003年SARS疫情之后,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等地,都视戴口罩为常事。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在欧美国家还在就戴口罩或否争论,亚洲各国早已有共识:全民戴口罩。

在中国相关措施更加严谨,政府已要求所有市民上街必须戴口罩,不戴口罩无法搭乘交通工具,屡劝不听更会被处罚。配合封城措施,从数字上看中国的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

日本同样自SARS后养成戴口罩的习惯,在1月新冠肺炎爆发后,因有更多日本人戴上口罩及注意个人卫生,使1月流感感染数字较2019年同期下降超过一半。而即使今天肺炎感染数正在增加,爆发程度亦远不如欧美国家急速。

全球多地出现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连续三日呼吁全岛民众出门需戴口罩

在“口罩文化”更为根深蒂固的日本,戴口罩早已变成了一种“风土人情”,除了是防止病毒传播、避免花粉过敏的工具外,人们也知道戴口罩更是一道自己与世界的有形屏障,戴起口罩出行变成了某些人的生活方式——一篇《迈阿密新闻》(The Miami News)早在1934年出版、讲述日本见闻的文章已有特别提到“细菌口罩”一词。

然而,现代口罩曾于1918年西班牙流感时在西方各国流行,不过口罩在西方却一直被视为单纯的医疗用品,不得作日常使用。东亚地区街头常见的民众戴口罩场面,更被用作东亚文化的符号。直到WHO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后,西方民众即使接受了曾经“无法容忍”的封城政策,也极少有人愿意接纳戴口罩的习惯。

西方国家面对疫情挑战,很快就采取了各种类似封城的措施。问题是,何以在戴口罩的问题上,他们依然普遍采取自由放任的做法?

有人认为这是习惯上,或者观感上的问题。例如《时代杂志》3月12日的一篇文章就引述学者说法,指出“在西方的社会互动中,人们需要展示自己的身份、与他人有眼神接触,因此面部表情非常重要”;同时,也有在英国教书的日籍老师指出学校明确要求他们不要戴着口罩讲课,以免吓怕学生。

不过,在习惯与观感背后,口罩之辩所显露出来的,更有可能是一种东西冲突,更有西方社会学家直言,这是一种“西方不想变成他们眼中的东方”所造成的冲突。

全球多地出现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连续三日呼吁全岛民众出门需戴口罩

例如一篇3月11日在《每日电讯报》发布、内容非常充实的解说式文章,就以《Face Mask Obsession》(亚洲的口罩痴迷)为题,内文也用上“远东”等充满殖民时代味道的用词。

在疫情爆发之后,西方媒体有无数文章去分析、解说戴口罩的问题,当中除了对口罩功效的讨论外,将“口罩”与“东亚”两个本来没有关系的概念紧扣在一起更是常态。

一些作者尝试用善意的角度去理解东亚人戴口罩的习惯,例如一篇2月13日在《纽约时报》发表的评论文章就是东亚人遇上疫情集体戴口罩其实是“展示团结”的表现。

而从防疫的角度上,口罩也许将成为西方避无可避之物。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就曾向《Science》期刊表示:

欧美的重大错误在于人们不戴口罩,毕竟这个病毒是透过飞沫与近距离接触传播的。

在西方国家,配戴口罩可能是一种患病的标签,令人抗拒。但若鼓励全民口罩,有病的人便更自然地戴上口罩,这将会是间接防止病毒散播的一种有效方式。

过去欧美国家多次强调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戴口罩,但类似的趋势正在改变,除因为欧美多个国家已成为疫情爆发的重灾区,亦因为有愈来愈多证据,显示隐形患者的存在和严重性。

全球多地出现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连续三日呼吁全岛民众出门需戴口罩

图片来源:美联社

在2月,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主任总监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被问道是否建议一般人戴口罩,雷德菲尔德斩钉截铁的说不。但到了3月31日,他再被问道同一条问题,他已变得犹豫,更称有必要检讨配戴口罩的指引。特朗普本人同日亦说:

我们不会永远戴口罩,不过为了有效防疫,我们也许要戴上一段短时间。

类似的声音不只在美国,在欧洲、以致WHO都有出现。WHO原反对一般人配戴口罩,但在4月1日转为表示,会研究戴口罩能否控制社区传播。

全球多地出现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连续三日呼吁全岛民众出门需戴口罩

奥地利超市门前有免费派发口罩。(图片来源:路透社)

目前,斯诺伐克、捷克、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与奥地利,已经落实强制民众在公共场所戴上口罩的措施。

德国也逐渐有声音要求国家推动“全民戴口罩”,而东部城市耶拿(Jena)已成为首个要求市民于商店戴上口罩的德国城市。

中国自4月1日起公布无症状感染患者的数字,让国际聚焦在“无症状感染者”身上。有愈来愈多证据,显示有患者在感染病毒至康复期间完全没有症状,但有传染他人的可能,隐形患者的风险备受关注。

尽管口罩无法完全防止感染,但最少能减少谈话或打喷嚏时遭飞沬喷到脸上的机会,亦能避免手部直接触及口鼻。因为病毒可随飞沬沾在物件表面,经手部触及眼睛及口鼻进入体内。无症状感染者对自己正散播病毒毫无自觉,配戴口罩对减少隐形患者传播起一定作用。

全球多地出现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连续三日呼吁全岛民众出门需戴口罩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