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树军:意识形态策略与政党的力量——基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分析

204天前     594
欧树军:意识形态策略与政党的力量——基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分析

作者简介

欧树军,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兼任中国人民大学中外政治思想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北京大学法治研究中心研究员、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研究员。研究兴趣:政治经济学、比较政治、政治与法学理论、国家理论、民主理论、网络政治、公共政策。著有《国家基础能力的基础》(专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自由、威权、多元》(合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大道之行》(合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小邦大治》(合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译著有《沃伦法院与美国政治》(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选主批判》(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等,并发表各类学术文章数十篇。

来源:《文化纵横》2013年第1期

关键字:新加坡社会主义 人民行动党 王永元 为人民而行动 政治转型

1959年至今,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政治中一言九鼎,它议行合一、控制政府、主导议会、结盟工会、支配社会、统摄全局、长期执政,但这种一党独大的政党体制并非异数,印度国大党(1947-1985)、马来西亚巫统(1957年至今)、日本自民党(1955年至今)、中国台湾国民党(1949-1987)、韩国(1948-1987,先后有两个党独大)、瑞典社会民主党(1920-2006)、挪威工党(1935年至今)、墨西哥制度革命党(1929-2000)、意大利基督教民主党(1945-1993)等二十多个政党,均属此列。这些长寿党、常胜党为什么能够长期执政?对于人民行动党而言,更为独特的问题在于,为什么它能够成为整个东南亚地区的政治典范:长期执政而不腐化?

我们也可以换个问法:人民行动党的统领能力究竟从何而来?针对官僚层防治腐败、提升效率的治理术当然很重要,但这并不能解释人民行动党为什么要这么做,也就是说,这并不是原初或者最终的答案。任何政治行动都不是盲目的,总有理念支撑。因此,真正的答案需要回答建党、建国时期去探寻,它究竟只是英帝国的殖民工具党还是代表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和人民意志的独立自主党?穷人的党还是富人的党、精英党还是群众党?只会高蹈作秀的党还是忠实践诺的党?

无论大党还是小党,二战后东南亚、东亚、拉美和非洲第三世界国家的政党政治都面临相同的现代问题:如何获得国家、民族的新生,如何去殖民化,如何治理,如何现代化;这在很多程度上决定了为什么建党、建什么样的党、什么样的国家,秉持什么样的政治理念,有没有将理念转化成行动的能力,以及能够在掌控国家统治权和治理权的同时获得并保持其代表性、正当性。

为什么建党?

英帝国在马来亚的退场一点也不光荣。在日本军队的猛烈攻势下,英帝国的迅速投降败退给殖民地人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痛苦记忆,殖民地人民终于彻底明白,自己的苦难来自殖民地制度,自己的利益完全从属于殖民地统治者的利益,自己的经济是殖民宗主国经济的附庸。一句话,殖民主义者就是殖民地人民争取国家独立、民族解放、人民自由、摆脱积贫积弱的最大敌人。

欧树军:意识形态策略与政党的力量——基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分析
欧树军:意识形态策略与政党的力量——基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分析
欧树军:意识形态策略与政党的力量——基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分析
欧树军:意识形态策略与政党的力量——基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分析
欧树军:意识形态策略与政党的力量——基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分析
欧树军:意识形态策略与政党的力量——基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分析
欧树军:意识形态策略与政党的力量——基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分析

来源:《文化纵横》2013年第1期。

欧树军:意识形态策略与政党的力量——基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分析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