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独居老人的抗疫独白

2020-04-21     3,069

随着新加坡政府本月7日开始实施病毒阻断措施,大部分新加坡人都遵守安全距离,也尽量避免外出。然而,独居年长者能否在生活起居做出相应调适,在大量减少出门和社交的日子里,依旧保持活跃健康?

截至去年3月,新加坡的独居年长者估计至少4万名。《联合早报》记者走访了四名独居年长者,请他们分享长时间留在家中的解闷妙招,并访问专家和友伴服务负责人,探讨独居年长者这期间可能面对的挑战,以及该如何保持身心健康活跃。

“我以前很少看电视新闻的。现在,我每天早上、下午、傍晚各看一次,关注疫情最新情况。除了看新闻,我有时就听歌唱歌,一点都不觉得烦。”

78岁退休人士张洁梅独居明地迷亚路租赁组屋。单身的她虽有同父异母的弟妹,却鲜少来往。她退休后,主要生活重心就是参加狮子乐龄之友协会(Lion Befrienders)举办的活动,一周可去六七次。

新加坡独居老人的抗疫独白

虽然张洁梅最近尽量待在家,与他人保持安全距离,但也不忘听喜欢的音乐自娱自乐。(龙国雄摄)

但随着新加坡政府开始实施病毒阻断措施,呼吁新加坡人尽量待在家中,张洁梅的生活作息也起了变化。她现在每天清晨4时45分起床后,会下楼慢走半小时当运动,回家后就吃早餐和做家务。

张洁梅说:“看完早上的电视新闻后,我有时会看电视节目或听歌、唱歌。我以前买了很多CD,现在每天就播来听。”张洁梅最喜欢唱的歌有《痴痴地等》《不了情》等。

在防疫期间,狮子乐龄之友协会继续照顾像她这样的独居年长者,除了为他们送上饭盒,也定期拨电关注他们的生活近况。

然而,开朗的张洁梅只是新加坡目前数万名独居年长者的其中一人。事实上,并非所有年长者都懂得透过媒体关注新闻时事,或参与不同活动充实度日。

数据显示,到了2030年,新加坡年长者人数预计倍增至近100万人,当中超过8万人是独居者。这比截至去年3月,新加坡的独居年长者人数多出约一倍。

在举国抗疫之际,独居年长者如何在远离病毒的同时保持身心健康,已成为近期备受关注的课题之一。早在实施病毒阻断措施前,政府已考虑到年长者若染病,病情恶化的风险较高,因此宣布暂停乐龄活动至4月30日。

新加坡独居老人的抗疫独白

数据显示,到了2030年,新加坡年长者人数预计倍增至近100万人,当中超过8万人是独居者。(档案照)

安全距离措施造成孤立 独居长者抑郁风险增加

负责乐龄友伴服务的狮子乐龄之友协会高级经理张今瑗受访时说:“冠病疫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与不确定性。独居年长者可能会因无法获得某些资讯,又没人在家为他们解惑,而落入假新闻的圈套。”

虽然此时必须为了个人健康保持安全距离,但同一套措施,尤其用在独居年长者身上时,还是得权衡得失(trade-off)。

她说:“疫情造成他们生活素质下降,有些年长者会因为减少或完全没与他人接触而在某程度上感到被孤立。虽然教育水平较高、资源较多的年长者大致上可安然渡过这段非常时期,但那些无法借助科技与他人交流者,可能会在这期间倍感孤独。”

新加坡独居老人的抗疫独白

那些无法借助科技与他人交流的老人,可能会在防疫期间倍感孤独。(叶俊颖摄)

鹰阁专科医疗中心精神专科医生林汶龙医生受访时说,过去20年来搜集的资料显示,独居年长者更有可能患上抑郁症,这也连带提高他们或选择轻生的风险。

他说:“如果是短暂孤立,负面影响可能没那么大。但如果是连续好几个月,那将可能会造成焦虑或情绪低落。”

因此,像狮子乐龄之友协会、德教太和观,以及护联中心等机构所提供的友伴服务(befriending service)此时显得格外重要。以狮子乐龄之友协会为例,目前为4295名独居年长者提供友伴服务。

继续提供远程友伴服务 帮助独居老人排解寂寞

张今瑗透露,在2019冠状病毒疾病暴发以前,协会义工和职员通常每周会登门造访面对社交孤立(social isolation)风险的年长者,给予他们社会、心理和情感上的支持与援助。但自政府实施病毒阻断措施后,协会停止所有登门家访,选择继续以电话和年长者保持联系。

“义工们在这期间会花更多时间与年长者通话,鼓励他们在家做运动、手工、唱卡拉OK或煮饭,让他们借此解闷,保持身心健康。我们也会和较熟悉科技的年长者进行视讯通话,发一些线上资讯、运动或活动给他们,让他们在家不会闲着无聊。”

林汶龙也解释,与还能忙于工作的独居中年人相比,已退休的独居年长者可能生活中缺乏有意义的重心,会变得依赖社交活动。他说:“与他人交流是人类的基本需求。如果年长者不这么做,身心会很快退化的。”

他建议,独居年长者这期间应善用科技与亲友多沟通,就算独居也不至于完全舍弃社交。公众也应该关心独居年长亲人这期间是否开始觉得人生没意义,有失眠或食欲不振等可能是抑郁或焦虑的症状,同时多鼓励他们在家做简单的运动,尽量与他人保持联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