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救救我的爸爸!”新加坡患者家属苦寻捐肝好心人,做肝脏捐移植救命

2022年08月04日   •   1千次阅读

7月26日晚,

熊先生被送进NUH重症监护室,

被告知肝衰竭需要马上换肝。

家人从晴天霹雳,到无暇感伤,

迅速求助。

近一周以来,新加坡眼帮助病患与时间赛跑,

持续追踪报道了这件事,并发文呼吁大家一起拯救生命

但遗憾的是,

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肝源,

距离医生所说的最后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

熊先生在病床上静静地躺着,

他已经超出了医生开始预估的时间,

他一定在用顽强的意志坚持着,

一定舍不得离开他的家人,他的爱妻和宝贝女儿。

“请救救我的爸爸!”新加坡患者家属苦寻捐肝好心人,做肝脏捐移植救命

熊先生的女儿是一个鬼灵精怪的小姑娘,喜欢画画、做手工、做蛋糕。从她成长的点滴记录里,可以看到一个细心的爸爸对女儿的呵护与陪伴。

最新的一个日记本里,写着:

我家的机器人

我家的机器人是我爸爸。他有浓密的头发,中等身材。

他肚子大大的,像维尼熊。

我的机器人无所不能,会做很多事。

我说:“水!”他就会把我的水壶拿过来。

我说:“蜂蜜!”他就会告诉我蜂蜜怎么写。

我说:“好累!”她就会拿起我的手揉一揉。

他每天说一样的话:“你写作业了没有啊?”

他真像个机器人。

唠叨的老爸

今天,爸爸唠叨着要我写日记。

几分钟前,他对我说:“小晴,快写一篇日记了!”我今天早上已经做了很多数学,所以回答:“我今天只写开头,好不好?”……

爸爸怎么会觉得日记那么容易写啊!

小时候的日记本里,写着:

我和爸爸一起去海里游泳。突然,一个海浪将我们冲走了。海浪真可怕,把谁冲走都zāo gāo。

妈妈出差了,爸爸和我睡一个房间。他睡大床,我睡小床。我说:“我要睡大床!”爸爸说:“我是大熊,你是小熊。”

我没办法,只好睡觉了。

……

“小晴,你今天又换新发型了,谁给你梳的辫子?”

“爸爸。”

“这次的作业有进步,是不是有人帮你了?”

“爸爸。”

“今天的饭好香,谁给你做的啊?”

“爸爸。”

……

7月28日是小晴11岁的生日,她等著爸爸陪他做蛋糕一起庆祝,和往年一样。可是妈妈很晚才回家,告诉她:“爸爸住院了,要做一个身体检查。”小晴有点怨爸爸。

到周末了,爸爸还是没回家。妈妈告诉她:“爸爸的病有点重,你要不要和我去看看他?”小晴到了医院,隔着加护病房的门从小窗看到被插满了管子,面无表情,真的快成了一个机器人了的爸爸,有点怕。她没敢进去。回到家,她就生病了。

熊太太急坏了,一边是丈夫,一边是女儿,每天见医生,每天想办法寻找捐献者。新闻在报纸和网络上发布后,她每天要接无数通电话。朋友们都担心她:“一定要挺住啊!”

短短几天,生命的烛火忽明忽暗,但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希望的光亮,熊太太和身边的朋友,都会重新振作,继续努力。

再次感谢所有伸出援手、热心帮忙的好心人,感谢十几位无私伟大的志愿捐肝的好心人。虽然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配对,对于患者家庭,对于所有热心帮忙的人,你们都是伟大无私的英雄。

在此也诚请所有好心人帮忙转发消息,让更多人知道熊家的呼救!希望女儿的“泰迪熊爸爸”可以找到合适的肝源,顽强地满血康复,让生命出现奇迹!

捐赠要求:

1.年龄21-55岁之间,男女不限

2.血型A+ 或者O+

3.体重最好60公斤以上

4.身体健康,没有肝脏疾病,不携带甲肝乙肝等病毒

(图文由病人亲友提供)

“请救救我的爸爸!”新加坡患者家属苦寻捐肝好心人,做肝脏捐移植救命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