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311天前     24,024

“择一城终老,你会选择哪个城市?”

今天跟几个网友在微信群里聊著天,有人突然发了这么一条消息。

对于已经习惯在新加坡生活的我们来说,一时间竟然有点回答不上来。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来源:ScandAsia

“以后会在哪里养老?” 这个问题很现实,但,对新加坡来说却有点矫情。

平时大家都来回奔波在新加坡地铁、街道、办公室或者工地,时间很紧也很赶,生活忙碌也好像想不到那么多。

有的是因为年轻,还在上升期,有希望拿到新加坡公民。但他也不敢打包票说这辈子就确定在新加坡了。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来源:经济时报

有的则是来新加坡快20年,现在年龄越来越大,当初想着来新加坡挣个钱,最后还是要回中国的。

可是20年过去,他还没回国。

在新加坡也仍旧只是拿着一张准证。再待下去吗?可是他又觉得......“一路越走越远,年龄大了,突然想回故乡。”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这话真的是戳心了。

貌似来新加坡的中国人,总有一刻是在留与不留,走与不走之间做挣扎。

01 来新14年,血检呈阳性 “还想留在新加坡,但落叶归根”

2020年很特殊。

新加坡10年以来第一次人口缩水就发生在今年。而受到影响走最多的一部分人,可能就是客工群体。

今天跟一个客工椰友仓先生(化名)聊了聊,来看看他的故事。(以下为根据聊天内容整理出来的文字)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我来新加坡十四年了,拿的Spass准证。 喜欢新加坡,但没有想过要拿身份,也不会想在新加坡养老。毕竟落叶归根,终究还是要回去的。

今年其实身边很多工友都回国了。不管是在这里待了很多年的,还是刚来不久的。

他们回国,有的是因为家里确实有事情,有的就是纯粹想家了。

我现在还没法回去。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前段时间血检才呈阳性,短期内Igm还不会转阴。

现在回国都得阴性证明,估计连飞机都上不去。

现在我也没法做工。

准证已经到期,现在拿的是白卡。今天才跟公司的人去了一趟人力部,希望准证能继续延期。

所以处境就是进退两难。

而且我自己还有一些小纠结。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想留下来,是因为在新加坡也待了十四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作。

虽然工作很辛苦,但做工的人,不怕!

我们也很有成就感。新加坡一栋栋的大楼拔地而起,有我们的功劳在里边。 不过现在。。。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今年这个疫情,很多工友离开了新加坡。其中有好一些人都对当局的处理方式不满意。

但我觉得,新加坡政府已经做得很好了。

我们是小人物,不管政府怎样做,都有他们的考量。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只是说到底,小人物也有小人物自己的生活。

我现在处境就很尴尬。

回国需要阴性证明,在新加坡准证又到期。不能做工,没有收入,吃饭马上都是个问题。

上个月18号做的检测,检测费是自己出的,236.45新币。快1200的人民币,差不多快一半的机票钱了。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来源:BT

而且在那个时候,要做冠病检测得先有机票证明。

所以我就又买了机票,前后花了差不多要七、八百新币。

而想回国,就是因为念家了。

现在已经2020年年底,再过两个月就是中国春节。

一家人团圆的日子。

我的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我不想让她为我担心。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另外还有好一些事情需要本人亲自到场处理,比如国内银行系统升级,需要做人脸识别......

我不回去,在家里的老婆一分钱也没法从银行取出来......

所以如果可以回家的话,我肯定,还是要回去的。

现在就等公司跟人力部的消息了。”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从聊天对话来看,仓先生应该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比较务实,他海漂就是为了养家糊口。

而这也是很多来新加坡的中国客工的写照。

一个在新加坡的中年打工人,上有老,下有小,亲人都在国内。

今年客工宿舍疫情爆发,家里人也为他们担心,也会想着帮着劝就不要挣那些钱了,回家吧... 希望仓先生能等来他想要的。

02 刚毕业,充满希望 “但我找不到工作”

前几天椰子收到一条评论。

一个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应届毕业生,竟然在新加坡找工作找了2个月还没有找到!

要知道,计算机科学专业,在目前的就业市场已经算是一个比较吃香的了。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据这位椰友吐槽,是有很多人来找他。然鹅,他更多更经常听到的一个问题是:

“你需要工作准证吗?”

这,就说明现在很多新加坡公司都没有准证配额了。

尤其是在今年两次上调EP、Spass的准证薪金门槛之后,可能有的公司就连原本要到期的准证员工都不想用了。

因为人力成本增加得太狠了。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来源:CNA

这对大公司来说也许没什么影响,但对于中小企业来说,疫情时期业务量本来就不大好。

那这会准证员工被迫涨薪,公司如果不愿意加钱的话,准证到期走人的命运不更显而易见?

而且这个市场行情,在新加坡找下家又哪有那么容易?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来源:海峡时报

从前在新加坡,毕业即失业的情况还是比较少的。

但经过了这一年疫情之后的新加坡,就得学着点了。应届毕业生毕业即失业,就是摆在面前的一个赤裸裸的现实了。

椰友小静,就是这么说的。

“当初来新加坡读书,就是抱着想拼一下的冲动来的。 家里人也希望我能继续留在新加坡,最好在这里成家立业,以后他们出国玩也能多一个选择。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来源:Forbes

但现在毕业了,才发现社会就是社会。也是我们运气不行,今年碰上疫情,很多公司面试第一句上来就是‘我们没有配额了’。

这还能愉快地面试吗?”

但就这么离开新加坡吗?

这个决定很难做。

每次她生出要回国的心思,就忍不住回忆起她在新加坡读书的点点滴滴。

新加坡是她海外的第一站,一个跟中国有剪不断的关系,又完全不同的国度。重点是感情真的很深啊!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来源:duty free magazine

“第一次刚来的时候,一落地,被樟宜机场匆匆人流迷花了眼。

从机场出来,虽然有人接送,但看着车窗外飞快略过的街景,那些跟国内完全不一样的印着英文、马来文的指示牌。

一切都很新鲜,但我却突然很想家。

我把行李搬进组屋,看到外边一片热带风光,来的路上还下着雨,很快又是大太阳,一片明媚。

我开始独自在新加坡的生活。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第一次自己搭公交车内心非常忐忑,总担心坐过了站。一个站两个站过去,它没有停也没有报站点。

我才发现,这里的公交车不会报站。

后来我自己出门,就养成了紧盯地图的习惯。

再后来,连地图都不需要,线路都熟透,还能在车上睡个觉,到站准点醒过来......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这种没有准备的事情在新加坡碰到很多。

去电影院,到图书馆、这里的麦当劳跟星巴克自习,第一次都被冻成了狗。

点咖啡,看人家非常熟练地脱口而出:

“Kopi C”、“Kopi O” 、 “Kopi Kosong”、“Teh”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顿时有种自己是“山龟(乡巴佬)”的感觉。

后来自己回寝室偷偷上网查了一下新加坡的“咖啡菜谱”,练习叫法、熟悉那些C、O、kosong到底都是个什么玩意。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这种经历还有很多。 去滨海湾看灯、牛车水下馆子、圣淘沙拍照、吃榴梿、逛新山、看跨年烟火、捞鱼生、拍紫的粉的红的橙的新加坡的多变天空。”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小静说她不是没有幻想过就这么在新加坡生活下去。她们这一代跟上一代不一样了。

新加坡有她们的读书时光,有的三年,有的七年,也有的十多年,同学朋友都在新加坡。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对于这一代人来说,新加坡就是他/她们的“那些年”。

“走? 真的舍不得了。”

03 月薪6000新币,在新加坡有家 “可是我感觉很辛苦”

这又是一个在新加坡的中年打工人的故事,但跟仓先生不一样的是,他的家庭都已经在新加坡了。

椰友阿北来新加坡已经10年了。他现在拿的还是Spass。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来源:海峡时报

“10年前我在亲戚的介绍下来到新加坡。亲戚是做建筑这行的,他在他那家公司干了10多年,让我过来也算是帮衬。

因为有这层关系,我的起点比其他人都高。起薪就是3500新币,跟国内的同学比起来好太多。

当时我自己也飘了。

住的地方公司提供,有单身宿舍,走路就能到。搭公交车三个站就能到市民体育馆,健身很方便。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吃饭去食阁解决,一顿饭四五新币就很饱了。

晚上的时候同事喊喝酒,冰镇的来几瓶也是爽歪歪。自己习惯也很好,没有抽烟也不赌博,一个月省个1万人民币没问题。

到新加坡一年多,家里就催婚了。

因为我在这边没时间出去社交认识女孩子,再加上爹妈觉得家里的女孩子靠谱,就在老家当地找了个。

我跟她是在老家结的婚,后来女儿也在老家出生。

那时候我月薪起了一点,一个月4000多新币,我就在琢磨,一直这么分居两地也不行。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想把她们接过来,但同事有提前劝我了,家里人接过来就得出去自己租,房租、老婆孩子生活费,都是大开销。

也许当时想要有个家的想法太强烈,后来我咬咬牙,觉得男人嘛,苦一点正常,就把老婆女儿接了过来。

可是接过来之后,才是生活磋磨你的开始。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女儿身体比较弱,到新加坡之后经常跑诊所、医院,记得很清楚,当时刚过来第一年开销前后算下来一年至少要一两万人民币。

有一次进医院,账单就是2000多新币。几乎是我半年的积蓄。

老婆英文不好,女儿又生病,她心里其实也是慌的。就想是不是可以让她父母来一个帮忙照顾。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来源:海峡时报

但当时的情况,我发现我的薪水(中途换了工作,找到一份月薪5200的)只够我们一家三口活的。

家里的食物费用每个月都在800新币左右,老婆都是上街买菜做饭的,所以比较节约一些。

房租1800新币。

水电煤气在400新币左右。

日用品的支出约200新币左右。

周六周日到附近的商场吃个饭每月花销400新币左右。

交通费用200新币左右

孩子看诊所的钱200新币左右

两个人的手机费用200新币左右

加上老婆和孩子的保险,每个月平均在200新币左右。

老婆一直很坚持让她的父母过来。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理由是帮忙照顾孩子,这样她也能出去找份工作帮忙。后来扛不住我工作一加薪到6000的时候,我就申请了让她母亲过来。

可是过来之后生活还是很拮据。

因为是外国人的身份,费用都不便宜。但老人家不懂,觉得新币6000啦很高啦,国内已经可以吃香喝辣了。

就时不时跟老婆各种提点,拿她们那圈子里的各种八卦来曲解我的窘迫。说什么工资那么高,要小心外边的小妖精。

经常这么晚回家,是不是有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让人无语。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总之日子越过越难,今年的疫情还来了一拨冲击。

在新加坡,月薪6000,拿的还是准证,几次申请PR都被拒绝,现在还养著一个家。

不知道要怎么样继续,回国吗?

我是有点动了这个念头的。想要回去重新来过,但老婆劝说已经来这里10年了,再等等说不定PR就能拿到了。

话里话外都是鼓励我不要放弃。结果转身我看到她跟她闺蜜聊天讲,她不想回去,回去没法见人,要找什么借口,就说‘老公在国外混不下去回去吗?’ 所以我,到底还能怎么做?”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聊完之后心情讲真是挺沉重的。

来新加坡的中国人,有的已经拿到公民身份了,他们的现在以后没有疑问就是在新加坡。

拿到永久居民的,有的努力要拿公民,因为在这里已有家庭,双方都是永久居民,家人也都在这里,没有回国的路。

有的在犹豫要不要拿公民,再说也不是那么好拿。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来源:CNET

有的还挣扎在申请永久居民的路上,新加坡的大门还没有开,回国的门就好像已经关上了。

在新加坡的中国人,以及现在的新移民们生活在新加坡,有的为了在这里能有更好的生活,有的为了还在国内的大家小家。

他们不管什么时候都在努力。

椰友们,你们也曾面临过留与不留的抉择吗?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2020年,你们最终都离开了新加坡!“月薪6000新币,但我想回国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