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坐牢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305天前     2,838

新加坡素以严刑峻法闻名,728平方公里的面积,遍布着14座监狱和戒毒所,由新加坡监狱署统一管理。

前段时间,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张先生,跟我们讲述了他在拘留所的10天生活。

漫长,绝望,几近崩溃。

判刑

“我有罪。”

2020年5月27日,因违反Covid-19相关防疫条令,我被判处10天拘留。

在新加坡坐牢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军事拘留所,图片来源:新加坡国防部官网

庭审结束后,我被带进法庭后的一间牢房单独关押。牢房带着铁栏,面积很小,里面只有一个凳子,和用一面矮墙隔着的马桶。旁边有两间相似的牢房,一间空着,另一间则关押著一位马来人。

马来人说,这里只是暂时收押,等会儿去的,才是真正的监牢。

转移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一位警官进来,命令我脱掉所有衣物,举起双手,张大嘴巴,伸出舌头,以确认我身上没有私藏任何东西。手机、钱包和贴身衣物全部被收走,扔进一个大纸袋。给我留的仅剩一件长袖衬衫,一条长裤,和没有鞋垫的靴子。手和脚都被铐上的我,感觉走路的自己像一只摇摇晃晃的企鹅。

在新加坡坐牢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图片来源:The Straits Times

于是,我被押上军警车,像被关在一个带冷气的货柜里,冰冷且黑暗。

监牢

下车的我终于看到了那座监牢——高耸的墙,卷曲的铁丝网,跟电影里如出一辙。我被押到柜台前,办理类似注册的手续,再一次进行裸身搜查。

在新加坡坐牢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裸身搜查,图片来源:The Straits Times

换上统一的黄色T恤和蓝色短裤,我成了一名囚犯。关押前,我领到一个杯子,一支牙刷,一根笔,一本本子。笔和本子是用来写信寄回家的,不允许写其他无关的东西。

在新加坡坐牢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监牢布局,图片来源:狮城新闻

我以为监禁生活也会跟电影里描述的一样,牢房带着铁栏,房里有其他关押的人,有属于自己的床和枕头,可以运动打发无聊的时间。

然而,我的关押生活跟我想的大相径庭。而这十天,将会是我人生中最漫长又痛苦的一段日子。

初进牢房

我没有想到我是单独监禁。

四面白色的墙壁,透不进任何阳光;只有一盏灯,很亮,很刺眼,24小时明晃晃的照着。没有黑夜,没有放风时段,我对时间彻底失去了概念。

在新加坡坐牢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牢房设施,图片来源:联合早报

牢里没有风扇,没有床和枕头。仅提供的是一张草席,一条毛毯,只有晚上睡觉才可以使用。

因为曾有囚犯特意健身增肌,恶意殴打送餐人员和检查人员,狱中不允许有任何锻炼的行为。

我不知道,在这个无人聊天,也无事可做的监牢里,该怎么度过接下来的时间。

监禁生活

单独监禁的生活是漫长而枯燥的。取餐口是唯一一处看得到外面的地方,最开始还会趴在取餐口往外瞄的我,两天之后也彻底失去了兴趣。

每天,门在洗漱时间会定时被敲响,有人从取餐口递进来所需的牙膏和换洗衣物。睡觉的时候,脱下衣服,卷起垫在脑袋下边权当枕头;写信的本子则盖在头上,以暂时逃避常明灯刺眼的光亮。所幸食物还算不错,分量也足,只是给的汤匙没有握柄。

在新加坡坐牢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监牢里仅有的取餐口,图片来源:新加坡国防部官网

监禁第三天,我出现了幻听。之后的时间里,在狭窄的监牢里绕圈踱步,自言自语成了我的日常。入狱前精神状态就比较虚弱的我,在单独监禁的几天中,精神几度面临崩溃。

监禁第七天,另两位囚犯被关进了我所在的牢房。有人相伴说话,监禁的日子总算没有那么难熬了。

出狱

2020年6月5日,终于跟这所监牢道别。

不过是10天拘留,我却感觉自己像在牢中待了100年那么久。

在新加坡坐牢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监牢内部,图片来源:新加坡国防部官网

阳光洒在身上的一刻,整个人突然恍惚,像从一个漫长的噩梦中醒来,感觉一切都很不真实。没有哪一刻这么想要拥抱自由的空气,和身边的人。 小助手在这里提醒大家,身处法律严明的新加坡,遵纪守法才是幸福生活的保障。在疫情状况仍然严峻的当下,也要注意遵守Covid-19相关条令,一起维护坡岛的安全和美好。

*本篇文章基于WEE’s LIFE Channel的视频改编

来源:NUS小助手。

在新加坡坐牢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