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辈们成了假消息转播站,只因真假难辨、网络知识不足

161天前     4,785
长辈们成了假消息转播站,只因真假难辨、网络知识不足

(示意图)

作者 侯佩瑜

蚂蚁的家族WhatsApp群组里面有20多个人,里头的姨妈姑姐三姑六婆,每天总会转发好几张长辈图、好几条预防冠病吃什么好的信息、自愈病痛的种种秘方、有关健康饮食视频。有些信息一看就知道是谣传,但不伤大雅,但一些真的就是散布假消息,有可能会抵触法律。

有职业病的红蚂蚁,起初也会找相关的辟谣消息来回复他们,他们也非常有礼貌和诚恳地回答:“原来如此,知道了,不再转发了。”

然而,隔天他们似乎忘了“不应乱转发信息”,相信也发,半信半疑也发,不信也照转发不误。

久而久之,群里的年轻人包括我,就总结说老人家就是讲不听的,觉得无能为力不想管了,任由他们继续转发。

以上的情节,蚁粉应该不陌生。

长辈们成了假消息转播站,只因真假难辨、网络知识不足

关于预防冠病的谣言。(红蚂蚁提供)

不过,红蚂蚁今天看到一篇名为《假新闻、骗局和极端主义观点:我们应该关注年长的家庭成员在网上做什么吗?》的文章,更深入了解到年长者常转发未经查证消息背后的原因,反省了自己,认为以后应该给予更多耐心教导长辈们如何辨认真假消息。 该文章列出了为何年长者爱转发消息的原因:

相信传统媒体的年长者更有可能相信假新闻,因为他们倾向于认为已公开的信息一定是真实的,殊不知别有用心的人为了博眼球、图新鲜、相出位等个人原因传播耸动假新闻;

一些老人家转发信息并不是代表他们已经相信了,只是希望有人为他们核实。因为他们不像年轻人,懂得如何通过其他管道如谷歌或传统媒体来确认消息的可信度;

在收到亲朋好友的信息后,基于对他们的信任,不假思索就转发出去;

年长者倾向“以防万一”的心态,先发了再算,反正又不会出什么大事;

已不在职场上的他们,社交圈子小,在洞察力和专业知识方面缺乏多样性,因而对于假新闻辨别能力的不足;

年长者“半路出家”学习科技,就像学习一门外语一样,尤其困难,对日新月异的科技一知半解。例如他们不懂得社交媒体会运用算法(algorithm),能透过你点击哪个内容、对什么点赞、搜寻的关键词等了解你的习惯,除了把你的注意力贩卖给广告商、也不停地给你推荐“你喜欢”的相关内容,让你掉入无底洞。又或者是不懂得要为网络账户设置双重密码功能(2FA)等网络卫生习惯,根据新加坡网络安全局公布2020年网络安全意识调查结果,55岁及以上的国人不懂得什么是网络钓鱼(phishing)。

这让我想起家中的母亲,已经退休的她,社交圈子不大,这几年成了“网瘾少年”,朝九晚九都在互联网上。

母亲不时会告诉我,一些无根据的健康吃法、一些某家可疑网站的狭隘想法、一些防冠病的秘方等。所幸的是她不大会使用聊天软件,没有乱乱散播假消息。

但她常常浏览孩子被拐带数十年后与家人重聚的感动视频,于是网站也不停地推荐相关视频,看完一个又一个的她,整天以泪洗脸,人也变得有点消极。她也知道这是互联网背后运作所导致的,但依然深陷其中。

长辈们成了假消息转播站,只因真假难辨、网络知识不足

(示意图)

长辈们学习使用互联网本来就是“先天不足”,所以,对互联网较了解的年轻人应当他们的“盲公竹”,耐心教导他们如何辨认真假消息。

或者可以学学文章里的莎拉,她发现父亲常常关注激进化的网页和新闻网站,还在面簿上发表仇外、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言论。她因此在父亲的面簿上,也关注一些非激进化的网页,让面簿给他推送的新闻更加“平衡”一点。

或许我们也可以在长辈的允许下,定期查看一下他们的浏览记录,转发的信息等,确保他们没有堕入骗局,散播谣言抵触法律。

小时候,长辈常告诉我们,不要随意相信别人,如今轮到我们提醒他们,不要随便点击互联网或手机上的连结,也不要轻易相信网上消息,更不要随便和陌生人网聊。

而长辈们,收到一个信息时,首先不要转发,更不要转账,而是询问自己“你确定吗?”,再向其他人查证消息的准确性。

长辈们成了假消息转播站,只因真假难辨、网络知识不足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