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34天前     6,138

作者 | V女不胖

“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披星戴月走过的路,最终将会繁花遍地

搬来新加坡已经4个月了,至今还时不时地会回味曾经在职场拼杀的日子,也依旧在努力让自己适应全职妈妈的新身份。

或许会有人不理解我为什么做这样一个选择,离开上海举家搬迁到新加坡。给大家分享一下为什么我这么决定吧,也希望可以给到类似处境的妈妈们一些参考(无论是正面还是反面)。

“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关于我和队友

我俩都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从小到大学习和工作都没离开过上海(除了队友后来被长期外派新加坡,这才有了我们现在的家庭变动)。

因为我俩都到了上有老下有小后面还有后浪追赶,一不小心就会被职场淘汰的年龄,为了保持持续的职场竞争力,我又在国内top 3进修了MBA,今年夏天已毕业,队友现在NUS MBA在读。

“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关于我们的工作

我之前在外企工作,属于自鸡型性格,比较认可生命不止,奋斗不息,所以发展还算可以,一直在上升通道中。

队友的平台比我更国际化一些,之前因为工作关系一直来新加坡,后来甚至直接将驻地改为了新加坡。但他的性格更偏咸鱼型,追求轻松生活和享受,所处的公司环境也的确比较适应他。 在家庭内部,我俩属于我主外他主内的分工。

关于孩子和教育

非典型性二胎家庭,最悲催的两个男娃组合,都处在幼儿园阶段,哥哥还有一年读小学,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那么早来新加坡,就是希望在他读小学之前能先适应这里的文化和教育,未来可以融入的快一些。

说实话,以我们的条件,在上海也可以给孩子尚可的生活和教育,举家搬迁到坡,其实之前真的完全不在我们的计划里。

但我和队友大概都是喜欢折腾的性格,所以兜兜转转花了好多时间精力,还是选择来了新加坡,人生就是有很多意想不到的life-changing point……

“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和新加坡的缘起

7、8年前队友从银行辞职后,换了一个国际咨询公司,这家公司在国内并没有被本地化,相反,队友的工作是面向东南亚的,因此进公司的开始几年,几乎都以出差的形式在新加坡度过,这也是队友第一次对新加坡有了深刻的认识,也萌生了想要移民的想法。

“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第一次搬迁到新加坡

机缘巧合下,队友得知在坡有个open的职位,竟然没跟我商量就跟老板提了申请,事后才告诉了我。 当时的我们已经将生娃提上了日程,老大出生后队友的申请也被批准了,于是在娃五个月大的时候,队友被正式派驻到新加坡,而我当时因为刚换了工作,孩子又小,担心无力一个人照顾娃,所以一直不愿意跟队友一起到坡,就开始了两人异地的生活。

当时的我觉得自己在国内的发展态势很好,不愿意放弃,而且要搬到新加坡也算是离开我的舒适圈,内心多少有些恐惧和抗拒。

但这样分隔两地总不是长久之计,于是在队友软磨硬泡之下,我答应他会带娃一起搬到新加坡,同时考了GMAT打算申请NUS的MBA,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队友做了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选择——他,辞职回国了!

“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不得不说,队友一个人在异乡的工作和生活,其实是很孤单的,一方面要忍受对刚出生的宝宝的思念,另一方面职场上又遇到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我不在他身边没有办法及时开解他。

他也感知到我对于带着孩子搬来新加坡的态度是不情不愿,于是心结越来越大,最终选择了放弃,回到了国内。

队友辛苦了

其实在我们异地的这段时间里,队友也挺辛苦,为了解相思之苦,他每两周周末要赶回国一次,周五下班赶晚上的飞机,周六一早到家,待上一天周日下午又要飞回来了……

新加坡到上海的飞机单程就要5小时,再加上往来机场的时间,所以队友这样飞来飞去真的很辛苦,而且还是自费,就是为了周末赶回来看看我和孩子。

虽然为了工作调动这件事弄得我很不开心,感觉自己没有被重视,但我也看到了他的付出,毕竟他也在努力的维系着感情。虽然很多事情,都是因为他不成熟的决定造成的。

原来以为,我们的生活

随着队友的回国就会恢复正常

但人生哪能是一帆风顺的,没过多久,新的意外又发生了。我们家小老二,在让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来了…

怀上老二的时候我刚考上MBA,中间很多纠结的过程略去不表,总之最后还是生下了这个老天赐给我的小宝贝,然而这个时候,队友的“贼心”又起来了…

“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第二次申请到新加坡

是的,队友又申请再次派驻新加坡了,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有脸跟老板开这个口的。当然,这一次,他在申请之前是很认真严肃的征询过我的意见的,并没有像上次一样先斩后奏

而对于我来说,内心依旧有许多的挣扎与纠结,但这一次的申请,我最终同意了。因为随着老大的入学,我渐渐感受到了国内对于孩子教育的压力,也感受到了社会对于“不成功”的包容度很低。

“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我是个很佛系的妈妈,并不希望我的孩子从小就要背负如此沉重的压力而失去了快乐的童年,特别是有了两个孩子以后,我更希望他们可以在一个轻松愉快的环境中做自在快乐的自己。所以这一次当队友问我意见的时候,我表示为了两个孩子,可以考虑移民。

但对我个人而言,要出国就意味着要放弃的东西太多了。

我的工作正在快速上升通道中,而且又刚刚开始读MBA,绝不可能半途而废,所以我跟队友约定,要搬到新加坡可以,但前提是,他在坡能找到负担得起我们一家的开销的工作,同时必须要等到我MBA毕业。就算我未来到了新加坡要做个全职主妇从头开始找工作,我也必须带着更高的学历来,不然以一个外国人又只是本科学历的话,在新加坡根本谈不上发展可言。

这一次,队友同意了。于是在我读MBA的这三年里,我们过得还算顺当,我在国内一边读书一边发展,队友的工作相对清闲,帮我照顾了很大一部分家里的琐事,对此,我深表感激。

“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今年夏天,我顺利从学校毕业了。跟朋友们说起要搬来新加坡的事儿,朋友们都觉得十分惋惜。照理来说MBA毕业正是升职跳槽的好时机,我却偏偏跟着队友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做一个没收入的家庭主妇。甚至有朋友开我玩笑,说按我这样的性格,在家根本呆不了几个月就要自己找活干了。

我在离职前差一步就到了自己的职业目标,说不可惜肯定是骗人的,说一百个愿意肯定也是骗人的。自己的前途,我难道会不在意吗?

我也有千万般个不甘和遗憾,但我除了是我自己,我也是队友的妻子、孩子的母亲,我要考虑个人发展,我也得考虑整个家庭。

“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这个时候,我更多在意的是整个家庭的利益最大化。搬来新加坡对孩子们的教育有好处吗?对队友的工作发展有好处吗?有的话,那不妨就放手试试。

我在国内的发展离不开队友在背后对家庭默默的付出,这次也换我来支持他一下吧~

至于我自己,只要我有足够能力和自信,在新加坡也能找到好的工作不是吗?大不了不成功,我还可以回国内继续发展,最多就是走几年弯路,当是给自己放个长假罢了。

就这样,5月的时候,队友一个人先行来到了新加坡安排NUS入学和工作入职的事儿,我在7月份国内毕业后,一个人拖着两个娃坐上了飞往新加坡的飞机。

在这之前,我来坡很多次已经相当熟悉了,但这一次在飞机上,真的生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悲壮感:一方面是为自己半路断送的职业生涯而惋惜,一方面也为自己将来面临的独立带娃生活感到隐隐的担忧。

“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经过队友来来回回的折腾,五年多最终的结果是新加坡中国新加坡,过程当中还多了一个娃,从一家三口变成了一家四口,这过程中,队友在成长,我也在改变。

或许有很多人会觉得队友太自私,不考虑我。的确在这件事情上,队友的几次决定都显得不够成熟考虑不周全,甚至我也说过他自私。为了这件事情我和他争执过很多次,到后期只要提起这个话题就是不欢而散,因为我俩都属于比较固执的人,谁都不愿意让步。

有段时期,“新加坡”“移民”这类的词真的在我们之间属于敏感词,聊也聊不出个结果,他有他的向往,我有我的顾虑。最后全家搬过来的决定,是我和队友都认可之后一起做的,不存在他来了我就必须跟着来这样的情况。

“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那为啥这样的人还要跟他做队友呢?

其实撇去这件事儿不说,队友对我和孩子们还是没话说的,不然我也不至于自己给自己找难受。

我们家的情况或许跟很多家庭都不一样,我无论是思想上还是经济上都比队友更独立,所以我一直跟队友开玩笑说我们家是反过来的男女角色,我更成熟独立,而他则更像是被照顾被宠坏的妻子。

每一个人都是立体的,具有多面性的,一件事情无法代表整个人。婚姻也不是非黑即白的是非判断,当中除了你侬我侬的甜蜜时刻,也会充满需要彼此理解彼此包容的心塞瞬间。

婚姻中没有人是完美的,而我们只要在这过程中,始终保持初心不变,愿意朝着对方的方向奔去,或许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可能若干年以后,我会后悔此刻我做的决定和牺牲,但至少现在,在一切尚未有定论之前,就让我们努力朝着更好的目标,先去用力地生活和爱吧!

作者:V女不胖,从申城到狮城的二胎妈妈,资深打工人,半路working-mum,新手全职太太。

“从上海外企高管变身新加坡全职妈妈,这一路我是怎么过来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