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城市线下消费活力最高?重庆因爱‘吃火锅’排名超越京沪深

2019-04-17     264

“重庆人(常住人口)爱吃火锅和打麻将,这些消费活动可能耗时较长,从而推高了重庆线下消费的活力指数。”

近期,由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亚洲会计研究中心联合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互联网发展与治理中心、智慧足迹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完成的《2019中国线下消费者活力指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正式对外发布。

报告抽样选取了中国七个有代表性的主要城市,包括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以及东北、西南、华中、华北等区域性的中心城市,如渖阳、重庆、武汉以及太原。

《报告》研究发现,在中国七个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当中,重庆市的线下消费者活力指数跃居榜首,超过“京沪深”等一线城市,成为中国线下消费极具活力的城市。

重庆位列第一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亚洲会计研究中心主任柯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报告的指数是根据手机用户的真实线下活动行为来衡量其线下消费活力。根据测量指标,重庆的总体以及很多分类线下消费指标,都明显高于其他城市。

哪个城市线下消费活力最高?重庆因爱‘吃火锅’排名超越京沪深

“重庆人(常住人口)爱吃火锅和打麻将,这些消费活动可能耗时较长,从而推高了重庆线下消费的活力指数。”

柯滨对此解释称,通过实际呈现的数据,以及各地消费者的文化和生活习惯,可以推测的是,重庆的线下消费活力超越京沪深等一线城市,主要可能与当地的文化和生活习惯有关。

教授简介

柯滨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

亚洲会计研究中心主任

会计系教务长讲席教授

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博士

研究领域:金融报告和披露、公司治理和投资人保护、内部交易、机构投资人与金融分析、国有企业、社交媒体与大数据等

与此同时,在7个代表性城市中,深圳的线下消费活力指数皆低于同为一线城市的北京和上海。

《报告》数据指出,深圳的线下消费者活力指数仅为0.0896,接近于上海的0.0969,但远低于重庆和上海的0.1508和0.1507,深圳的指数接近于重庆和北京的一半水平。

柯滨表示,深圳人在线下消费表现的活力不够高主要可能有多种原因造成,其中深圳人大多数是外来人口,偏年轻,收入水平不高,更偏爱跨境消费,或者因为工作节奏紧张,需要经常加班,而降低消费频率等。

男性更爱线下消费

此外,《报告》还聚焦各城市常住人口、流动人口和外来工作人口三类不同人口结构,对其线下消费者活力指数影响进行剖析。

各城市常住人口中,男性线下消费者活力指数也普遍高于女性,重庆和沈阳两座城市的男女线下消费者活力指数差异较小。

上述7个城市中,在年龄对线下消费者活力的影响方面,《报告》显示,沈阳的线下消费者活力指数最高值出现在少年组,而太原市的青年组活力指数最低,与老年组线下消费者活力指数非常接近。

从各城市流动人口来看,男性线下消费者活力指数仍普遍高于女性。与其他老年群体线下消费活力指数偏低的情况不同,在沈阳和太原两座城市的数据显示,流动人口中的老年群体线下消费指数呈现最高。

柯滨指出,沈阳和太原两地老年群体线下消费活力比较高,可能与当地医疗资源比较集中在省会城市,老年人有看病就医的短期需求有重要关系。对政府决策者们来说,这种消费现状也是制订相关政策的风向标。

“对于各地政府机构和商业企业来说,不仅要关注线上消费能力的拉动,更要关注线下消费的活力以及消费者的需求。柯滨说道。

文章转自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0412

文:卢常乐

编辑:陈洁

数据来源:《2019中国线下消费者活力指数报告》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

亚洲会计研究中心(AARC)

亚洲会计研究中心(Asia Accounting Research Centre,简称AARC),隶属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AARC是一个以应用性学术研究为核心的开放平台。中心的宗旨是通过严谨的前瞻性的学术研究和咨询服务,推动和引领亚洲会计行业在数字化时代的健康发展。

AARC目前主要的研究课题包括——企业信息披露战略和监管、公司治理、国企改革、家族企业传承、大数据和信息通信技术与企业/公共管理等多个领域。此外,AARC还承担多项重大研究课题以及与行业相关的学术活动,开展调研、公开讲座、案例开发、相关培训等。

AARC愿意与世界各国的学者专家、企业和政府部门加强合作,采用大数据和交叉学科的方法,共同研究和探讨数字化时代企业与政府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AARC官网主页:bschool.nus.edu.sg/aarc

MTAwLjI1LjQyLjExNw==

哪个城市线下消费活力最高?重庆因爱‘吃火锅’排名超越京沪深
哪个城市线下消费活力最高?重庆因爱‘吃火锅’排名超越京沪深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