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银行将为全球金融服务业洗牌

2019年04月29日

出差,或者出游,选择搭乘飞去去往世界各地,在今天已经像坐车一样让人觉得习以为常了。无论去哪儿,无缝衔接的空乘体验很容易让人感受到便捷高效和经济实惠。要是繁琐的安检和签证手续可以忽略不计,那旅途本身已经堪称惬意了。

当然,随着航空出行的发展,日益兴旺还有很多周边行业,比如机场零售和餐饮、机舱广告和娱乐等。

很多人其实不知道,能够享受到今天这样的出行便利,其实要归功于很多国家和地区签署的“开放天空协议”(Open Skies Agreement)。这个协议允许民用航空公司在世界各地自由通行。而在此之前,各个国家只支持本国的航空公司,其中不乏效率低下、票价昂贵或者服务单一的航班。

“开放天空”的出现给航空业带来了竞争,竞争的加剧则淘汰了低效的公司,降低了票价,提升了效率,让消费选择变得多种多样,从而带来了航空出行需求的激增。

开放银行将为全球金融服务业洗牌

开放银行大趋势难挡

无独有偶,今天的金融服务业也处在关键转型时刻。

与当年的航空业相似,每个国家都希望本国的银行“做大做强”,但实际上,其中不乏效能低下、成本过高、服务不佳的金融机构。

与此同时,客户必须根据不同需求做不同的选择,这其实也他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开放银行”(Open Banking)将有望改变这一局面。

“开放银行”是指在金融服务生态系统中,采取通用的标准和协议,从而让共享数据、算法、交易、业务流程和功能对所有参与者开放。这不仅包括银行业,金融科技公司、技术和电子商务平台、第三方支付环节、电信公司乃至零售商也将参与其中。

教授简介

Pranay Gupta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

资产管理研究与投资中心(CAMRI)研究顾问

即将于2019年底生效的“欧盟支付服务指令”(PSD2),针对所有欧洲银行,旨在消除银行对客户账户信息的垄断,并将许可任何公司向客户提供金融服务。

Temenos(全球银行和金融软件提供商)的首席数字官Dharmesh Mistry认为,东盟如果也有一个类似PSD2的立法结构,会创造很多市场机遇。

Dharmesh Mistry也是我的新书《金融科技:金融服务的新型DNA》(Fintech: the new DNA of Financial Services)中“开放银行”一章的作者。

开放银行将为全球金融服务业洗牌

扫描二维码

了解更多新书详情

金融科技:

金融服务的新DNA

FINTECH: The New DNA of Financial Services

作者:Pranay Gupta和 T. Mandy Tham

出版社:De|G PRESS (2018年11月19日)

东盟拥有6.3亿人口,其中“千禧一代”占据一半以上,日渐多元化的金融服务无疑能够地吸引这些人的参与。与此同时,这也是把东盟2.64亿尚未开通银行账户的潜在客户纳入金融体系的大好机会。

各国政府自然不愿错过这个机会。最近,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共同签署了一项谅解备忘录,旨在促进新兴金融科技趋势的信息共享和联合创新,正是这一趋势的佐证。

问题来了——哪些银行会主动顺势而上,哪些银行又会选择坐壁旁观?

华侨银行(OCBC)是东南亚第一家推出开放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平台的银行,已经开始支持“开放银行”服务;菲律宾的联合银行(Union Bank)也推出了同样的项目;日本三菱UFJ金融集团和瑞穗也都采取了相关行动。

对“开放银行”的需求并不紧迫的摩根大通、富国银行和花旗等美国金融机构,最近也相继推出了开放API平台。

数字零售巨头亚马逊和阿里巴巴也不甘示弱,它们也正在拓展针对消费者以及商户的金融服务;三星和苹果则依托手机设备为突破口,也进入了移动支付领域。

很显然,那些在大趋势下却依旧故步自封的银行,终将沦为下一个“泛美航空”或是“大陆航空”,消失在历史的角落。

开放银行将为全球金融服务业洗牌

多数银行或将被淘汰

不过对于多数银行来说,问题在于很难依靠自身力量实现转型。

在金融服务领域提供创新服务和提升客户体验,要比想像的更难。梅西百货和西尔斯这样的连锁百货与亚马逊的竞争,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因此,与第三方合作,为终端用户提供定制化和个性化解决方案,从而改善金融服务体验的做法,可能才是对银行来说最行之有效的方式。

这一机制不仅适用于传统的存贷款业务,同时还适用于现有的保险、投资、退休、抵押、信贷和金融服务等各个领域,以及随着金融科技创业公司的枝繁叶茂而出现的各类新型金融服务。

对金融机构而言,仅凭向所有客户提供单一的标准化的服务就获得高额利润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要在这个数字时代生存,银行不仅需要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最重要的是要针对不同的客户需求,提供定制化服务。

比起所谓的性价比,当今的客户越来越看重节省时间。但是,服务本身也必须能为客户提供足够的价值,方能保持客户的忠诚度。

客户们现在需要的是“终生银行”(Bank of Life)。它应当满足用户一生中不同阶段的定制化需求——提供从出生到退休的“全面覆盖”。

目前世界上约有30,000家金融机构,可是10年之后还能剩下多少呢?虽然金融科技的时代已翩然而至,但大多数人尚未意识到这场重组的席卷之势。

过去十年,有257家航空公司破产或倒闭;而在金融服务行业的未来十年里,这个数字或许要扩大10倍。

达尔文的那句名言或许很有启示意义:“存活下来的物种,并不是最强或最聪明的,而是最能适应变化的。”

文章英文版Open banking a critical juncture for finance industry原载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Think Business,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

作者:Pranay Gupta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CAMRI研究顾问

翻译:杨嘉铭

*本文观点来自作者,不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机构观点

开放银行将为全球金融服务业洗牌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