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谦益曾当建筑督工 因误判险些丢命“变肉饼”

2019/07/20     39
刘谦益曾当建筑督工 因误判险些丢命“变肉饼”

刘谦益活到老学到老。(艺人IG)

(新加坡20日讯)资深艺人刘谦益1986年加入电视台,成为艺人前当了12年的建屋局工地督工,之后还跟朋友合股开了一家建筑公司,主要承包建屋局工程,建造阴沟系统、马路、泊车场等。

刘谦益接受《联合晚报》爆料,当年几乎因为一个错误判断发生意外而命丧工地,幸好他吉人天相,躲过一劫。

原来当年他公司接下建屋局的一项阴沟系统建造工程,阴沟管道都由各个检修井(manhole)连接。有一天,刘谦益要把用来建造检修井的水泥井圈从罗厘卸下,由于没有起重机,他竟然想到用人力把非常重的水泥井圈推下到翻斗车(dumper)内。

刘谦益曾当建筑督工 因误判险些丢命“变肉饼”

他叫两个工人站在罗厘上推,自己和另一个工人则在翻斗车的斗内接应。他们还特别放置两条四寸厚的木条,方便水泥井圈滚下来。

他说:“我当督工太久,一时忽略安全。罗厘上的两人推不动水泥井圈,我们便上去帮忙,突然之间一阵轰然巨响,水泥井圈滚下,把两根厚厚的木条压断,冲击力大到令翻斗车往后移动。幸好我当时不在斗内,不然肯定粉身碎骨,变成肉酱!”

建筑工地有很多外劳,为了能更好地交代工作,刘谦益也学会了一些马来话和泰语。

“以前的工地雇用很多马来西亚的马来人,我须要监督他们工作,就学了几句巴刹马来语。”他笑说泰语则是从粗话学起:“如果你讲话很客气,泰国工人可能不听你的指令,所以有时我凶巴巴的,会骂一些粗话,他们才知道我是老板,会认真工作,哈哈……”

刘谦益曾当建筑督工 因误判险些丢命“变肉饼”

当年用来建造检修井的水泥井圈。(受访者提供)

打过多份临时工 都是血汗苦工

当工地督工之前,刘谦益做过很多临时工,包括糖厂工人、搬运工人等,都是出卖血汗的苦工。他中学刚毕业就到裕廊的一家糖厂打工,负责把破碎的糖果倒进滚烫的糖浆,接着用铁棒挤压跟搅拌,让它们融化。

他说:“当年的科技没有那么发达,我戴上两三层手套握住一根铁棒,拚命挤压跟搅拌。刚倒出来的糖浆非常热,好像面团一样,铁棒很快变得很烫,我得不停得更换手套。工作一整天后,我把手套除下,指尖都变白色,好像练铁砂掌似的!”

更辛苦的是,刘谦益放工回家冲凉时,身体一碰水仿佛置身冬天,冷到发抖。他解释:“糖浆是薄荷味,整个工厂房间充满了薄荷气味,所以一回家冲凉就好像冲冰水似的,很辛苦!”

刘谦益没有在糖厂做太久,因为他觉得长期做下去会对身体不好。“不过这是一个很好的锻炼,让我的耐力变得很强。”

离开糖厂后,刘谦益改当搬运工人,负责在码头搬运建筑材料。他说:“我们白天开工,天气非常热,暴晒一整天后,我晒成印度人似的,全身脱皮,连家人都认不出我。好像从糖厂的‘冰天雪地’换到‘烤炉’工作!”

刘谦益曾当建筑督工 因误判险些丢命“变肉饼”

刘谦益年轻时照片。

刘谦益曾当建筑督工 因误判险些丢命“变肉饼”

刘谦益年轻时在摄影棚留影。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