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我兄弟” 八旬老伯收留无依无靠病患,换尿布喂饭不嫌烦

2019年10月30日
“他们是我兄弟” 八旬老伯收留无依无靠病患,换尿布喂饭不嫌烦

好好先生刘超群(左)收留非亲非故的朋友,照料他们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海峡时报)

活在节奏步伐快速的城市里,时间久了,许多人或许会以“忙”为借口,忘了给予他人爱与关怀,忘了人与人之间那份最宝贵的情感。

不过,新加坡一名83岁的好好先生李超群的故事,真的犹如他的名字一般超群与出类拔萃,再一次点醒了我们人间处处有温情

李超群上周五(10月25日)被陈笃生医院授予了“新加坡护理奖”(Singapore Patient Caregiver Award)。获得这个奖项的人身心都必须有着强大的坚韧力量,身处困境时也依然会无畏无惧地给予他人温暖与关爱。

李超群就是具备这些条件与美德的老先生。

“他们是我兄弟” 八旬老伯收留无依无靠病患,换尿布喂饭不嫌烦

这位橘红色上衣的就是心地善良的李超群伯伯。(新明日报)

无微不至的照顾

李超群目前的室友是一名年约87岁的梁先生,两人曾经是20年的邻居(就住在隔邻),梁先生是在2017年才搬进李超群的租赁组屋单位内。

梁先生是一名患有重听的失智症患者,亲弟弟因自顾不暇无法继续照料他,想把梁先生送到疗养院去,最后却被李超群接到家中。

“他们是我兄弟” 八旬老伯收留无依无靠病患,换尿布喂饭不嫌烦

(海峡时报)

从此以后,两名老人相依为命。

别以为李超群是因为条件比他人优越才有多余的时间和资源伸出援手。其实在物质条件上,李超群拥有的比许多新加坡人都来得少,但是他的心却比其他国人要慷慨得多。

李超群从小就被领养。养父吸食鸦片而且嗜赌,经常对他拳打脚踢虐待他。20多岁时,李超群再也忍受不了折磨,逃离了养父母的家,从此再也没有回头。他先是从事推销员,挨家挨户兜售商品。接下来40年,他在全岛各地的租赁组屋居住。飘忽不定的生活让李超群一直都孤家寡人。

上世纪90年代,李超群开始靠街头卖艺为生,然而因为梁先生行动不便,李超群不放心将他一个人留在家里,几年前中断了卖艺生涯,失去了稳定的收入来源,积攒下来的存款很快就消失殆尽。

目前,两人是靠着500新元的经济资助来为生。

一个月26元的房租(不包括水电费),两人每日的伙食费平均为15至20新元,省吃俭用勉强凑合。李超群却从来不觉得苦,还将有时候省下的钱拿去给梁先生添购新衣。

他在接受《海峡时报》采访时指出,“我照顾他们根本不是为了得奖。这只是我帮助他人的方式。他还说,小时候养母曾经教导他要关爱老人,这个教诲直至今天依然言犹在耳。

一天的生活起居

李超群每天早上7点就起床,推著坐在轮椅上的梁先生到离家不远的小贩中心去吃早餐。过后,就回家准备午餐和晚餐,也会帮忙梁先生洗澡。

李超群坦言,他有时候也会觉得累,更何况梁先生的身体情况本就不太好。患了失智症的梁先生有时候会忘了将浴室的水龙头关上;有时候会因为不喜欢李超群煮的饭菜而闹情绪,甚至对他大吼大叫。

“照顾老年人真的很不容易,我也会觉得累,但我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我们也只剩下彼此了。我没有兄弟姐妹,所以就把他(梁先生)当成我的哥哥。

“他们是我兄弟” 八旬老伯收留无依无靠病患,换尿布喂饭不嫌烦

(联合早报)

有缘相识,就是兄弟

在照顾梁先生之前,李超群曾经有过两名前室友,他俩都已经往生,身后事也是李超群一手操办的。

第一名室友是刘老伯。他俩初次见面是在牛车水的街头。当时,李超群在卖艺,刘老伯走上前将一张50新元放入铁罐里,李超群顿时觉得这笔“赏赐”数额过于庞大,就对刘老伯说:

“先生,你应该把钱留着去买点东西吃,你年纪大了无法工作,你光是听我表演,我就很满足了。

之后,他俩便聊了起来,逐渐成为朋友。

“他们是我兄弟” 八旬老伯收留无依无靠病患,换尿布喂饭不嫌烦

李超群以前街头卖艺时的照片,握著麦克风唱歌的就是李超群。(联合早报)

2009年的某一天,李超群突然接到刘老伯的求助电话,原来他因为失禁,被室友嫌脏赶出了家门,无家可归。

李超群二话不说便提议刘老伯搬过来和自己同住,还告诉刘老伯:“反正我也是自己一个人住”,搬过来他可以有个照应。他也再三向刘老伯表示自己不会嫌弃他脏。

就这样,李超群开始照顾刘老伯的生活起居,帮他买饭、煮饭、带他去看医生、帮他洗澡,甚至还帮刘老伯换成人纸尿片。

有一天上午,他发现刘老伯安详地在睡梦中离世了,李超群于是请一名殡葬业者操办了刘老伯的后事,将他的骨灰安放在光明山普觉禅寺。

刘老伯去世几年后,李超群在卖艺时又认识了一位姓李的老人。无独有偶,这名李姓朋友也因为自己“太脏”遭到同居室友的嫌弃被赶出家门。

李超群又大方地邀请李先生住到他家,同样无微不至地照顾他,陪伴他走完余生。

2015年的某个早晨,李超群发现李姓友人陷入了永久的长眠。

“我想叫他起床吃早餐,但是他一直没有反应,我才意识到他走了。

李超群又为友人办了丧事,过后也将骨灰安放在光明山普觉禅寺。

接连失去两位亲如兄弟的室友,李超群虽然很伤心,却还是接受了生老病死是人生再自然不过的事

“他们是我兄弟” 八旬老伯收留无依无靠病患,换尿布喂饭不嫌烦

李超群和梁先生的家装潢简单,两张床和一个衣柜整齐地靠在边上,却收拾得很干净整洁。(联合早报)

正能量满满

李超群不断用真诚与善意去对待身边的人。虽然他没有兄弟姐妹,现在老了也有些后悔当年没能成家,现在多亏有室友的陪伴,才不至于感到强烈的孤独感。

当《海峡时报》记者问及李超群为什么他能够一直维持着乐观的心态时,他表示自己没有什么可烦恼和痛苦的事,也没有什么重大负担,所以为什么要不开心呢?

他也已经为自己人生的最后一段“旅途”做了打算,在他不能够走动或不能继续照顾自己时,他不介意住进疗养院里。但是眼下他只有一个目标,就是陪伴室友梁先生走完剩余的人生。

“他们是我兄弟” 八旬老伯收留无依无靠病患,换尿布喂饭不嫌烦

(联合早报)

出身再平凡也能拥有一颗崇高善良的心

李超群的价值观里,有着决心、慈悲、耐心与毅力。这些美德让他在拥有不多物质、不多金钱的情况下,依然有勇气而且慷慨地将自己所拥有的与非亲非故的“兄弟”们无私的分享,给予对方一个家,一双温暖关爱的双手。

他从不觉得这些需要被照料的朋友是负担。相反的,他视他们三人为兄弟、是没有血缘关系却非常重要的家人。这种崇高的价值观就像一座山那样,支撑了李超群的后半人生,令人敬佩动容。

红蚂蚁也要向李超群这类“消耗自己,照亮他人”的楷模看齐与学习,希望世界多一分温暖,少一丝伤害。

“他们是我兄弟” 八旬老伯收留无依无靠病患,换尿布喂饭不嫌烦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