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教育强调创意 家长们竟不排补习班改彻夜排美术班

2019年12月03日
新加坡教育强调创意 家长们竟不排补习班改彻夜排美术班

学生在等待考试成绩。(联合早报)

觉得新加坡的教育值得让外国效仿吗?

我国教育部长王乙康今天在面簿上转发了一个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的视频,题为:新加坡将不再互相比较学生的成绩表现。

王乙康是这样介绍这个视频的:“朋友给我发来这个(视频)。这是世界经济论坛讲述我们教育体制转变的视频。我们将继续学习世界上不同的(教育)制度,就像我们分享我们的经验一样。”

视频中点出了新加坡教育制度的好几个转变:(也算是教育部长在这任期中的一张成绩单?)

新加坡将不再互相比较学生的成绩表现,以表明学习不是一种竞赛;

为年轻人的未来做准备,成绩单将不再显示学生在班级中的排名;

让学生专注于个人的进步,避免与同龄人进行不健康的攀比。六岁到八岁的学生(中一中二)不需参加任何计分测验考试,但教师们仍然会使用评估方法来检验学生的理解程度并给予反馈;

将取消一些高年级学生的年中考试(从2020年或2021年起取消小三、小五和中三学生的年中考试),让孩子腾出更多时间和空间;

适应新的课程、鼓励和激励自我学习,教育部希望减少对分数的过度关注;

通过成为终身学习者,帮助学生应对日益复杂的世界的挑战;

到了2022年,我们需要的工作技能将会变得非常不同,像创造力或学习能力这样的软技能可能会变得更为重要。因此,到了2022年,员工将需要额外101天的再培训和技能提升。

视频最后抛出一个问题:

你的国家会向新加坡学习吗?

其实这个视频是去年10月就推出了,有超过110万人观看、超过23万人分享、10万8000人按赞、6200人留言,各国网民都一致赞好,纷纷表示羡慕新加坡人,除了身在制度中的新加坡人不那么认为之外。

芬兰网民说:

“在芬兰我们已经这样做了,很高兴听到新加坡也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希望更多人会效仿。”

新加坡教育强调创意 家长们竟不排补习班改彻夜排美术班

说句公道话,新加坡教育制度可能比上不足,但比下肯定有余啊!但依然有网民认为新加坡教育制度做得不够好,这个视频的内容没有准确反映出新加坡教育制度背后的“真相”。

网民Chiam说,

新加坡所有12岁的孩子都必须参加小学离校考试(PSLE),准备工作从幼儿园期间就开始了。为了考取高分进入一所著名中学,几乎每名小学生都上私人补习班。实际上,上学的压力山大,以至于有些孩子在上小学时或收到离校考试成绩单时自杀。这种制度从小就以考试为导向,扼杀了创造力和批判性思维。这个世界经济论坛制作的视频并没有准确地反映出新加坡的高压力教育制度。

新加坡教育强调创意 家长们竟不排补习班改彻夜排美术班

教育部长王乙康近年来卖力地大刀阔斧进行我国教育制度改革,要把新加坡从重文凭、填鸭式的教育制度改成重技能、快乐学习的模式,减少考试、摆脱分数主义。教育部更是准备在2024年取消中学分流制度,将不再有“聪明学生”和“不那么聪明的学生”的身份标签。

世界经济论坛的视频内容也没错,列出的都是新加坡教育部的政策转变,是一种愿景,也是一个好的开端。至于愿景什么时候达到,会否到达就要看教育部、学校、老师、家长等有没有配合好了。

不知道家长们是不是听到教育部的呼喊,要让学生们更有创造力,除了读书成绩好之外,在艺术方面也表现俱佳,所以用行动响应了?

红蚂蚁指的是今天《新明日报》的头条新闻,说的是超过百名家长为孩子抢夺南洋艺术学院(NAFA)美术课程学额,漏液排队席地而睡。

新加坡教育强调创意 家长们竟不排补习班改彻夜排美术班

(新明日报)

红蚂蚁听到是为了美术课程而排队感到有些欣慰,起码不是为了补习班。

《新明日报》报道,过去周末是南洋艺术学院儿童少年美术课程(Junior Art)的报名日。由于院方只接受亲自报名,不开放线上申请,而且名额极为有限,不少家长竟然提前两天到校门外当“流浪汉”,争前恐后漏夜排队,只为了能让自己的小孩上一门美术课程。

这些家长还自备椅子、睡袋、瑜伽垫、零食等铺在地上,席地而睡,清晨6点就已经有100人排队了。

星期六(11月30日)凌晨2时35分就开始排队的家长白女士(36岁,网站管理员)说,她是透过教育中心的老师介绍前去为5岁的孩子报读,抵达现场时就已有近10人在排队。

据她观察,早上9时才开放申请注册上课时间,那时队伍已有大约300多人,据她了解,院方仅提供200多个学额。

她如愿抢到每周六课程的学额。她也指出,小一的学额比较少,因此那些家长也更为紧张。

“我们了解到有些美术班的老师也是NAFA毕业的,我们就想不如从源头学,而且(收费)比其他地方美术班的还便宜。”

新加坡教育强调创意 家长们竟不排补习班改彻夜排美术班

(新明日报)

红蚂蚁真心希望这些美术课程都是孩子们自愿要求上的,而不只是满足家长的心愿:“别人家的孩子都上了,总不能让我们家的落下吧”。

否则咱们的教育部长估计要哭倒在厕所了,说好的不攀比、说好的减少对分数的过度关注呢?

新加坡教育强调创意 家长们竟不排补习班改彻夜排美术班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