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新加坡大选的争议,急与不急之间的抉择

2020年03月17日
疫情下新加坡大选的争议,急与不急之间的抉择

李显龙总理周末走访最新划分的盛港集选区内的实里达购物中心时,与小朋友用“碰碰拳”的别致方式来打招呼。(李显龙面簿)

作者 程英生

球疫情此起彼伏,新加坡人几乎忘了大选这回事,直到上个星期五突然来了个选区重新划分的宣布,熟读人民行动党半个世纪来选举套路的人立即指出,大选快来了

这些政论家说,在选区划分报告出炉后的三个月内举行大选,是执政党一贯做法。

于是,大选成了另一舆论焦点,反对党的反应尤其强烈。

疫情之前,各路民间政论家都说,大选应该在今年四五月举行。疫情蔓延开来之后,人们对新冠病毒的关注掩盖了一切,人们或忘了此时大选的可能,或觉得此时不可能大选。我们不是天天在说全心全力抵御病毒吗?

疫情下新加坡大选的争议,急与不急之间的抉择

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简称冠病19)疫情暴发,医疗保健创新中心、传染病中心,以及陈笃生医院合作开发改良版医护面罩,让前线医护人员更易穿戴降低感染风险。(联合早报)

现在选战鼓声响起,出乎大家预料,当下想到的是个急字,网上留言也是环绕在一个“急”字。反对党显然也没料到,都说疫情上升之际,不应急着大选,不应“借疫发挥”。

李显龙总理在周末的回应中,解释早举行和迟举行的选择,说早有早的好处:让执政者获得“新的委托”,以便带领民众全面抗疫。

疫情下新加坡大选的争议,急与不急之间的抉择
疫情下新加坡大选的争议,急与不急之间的抉择

(李显龙面簿)

陈振声部长则说,选区划分报告的公布不等同大选即将来临,反对党和民众不应急着下结论。

疫情下新加坡大选的争议,急与不急之间的抉择

贸工部长陈振声周末在动物园接受媒体访问。(联合早报)

究竟谁急谁之急,一时间很难厘清。就在这弥漫硝烟味的周末,红蚂蚁读了一本书,缓一缓急了几天的心,顺带积蓄一点墨水。

这本书收录了钱穆在60多年前写的一篇文章,题为“中国民族之克难精神”。当时中国刚经历长年战争,这位已故历史学家为民众打气,说的是中国人千百年来如何克服无数国难。文中提到的一些正气义气,或许我们此刻也可吸纳一点。

钱穆认为中国民族有种独特的精神,常能把它从惊险的环境中救出。这种精神是社会的一股正气,包括义气,抵御著各种“邪气”。他说: “只要气壮气足,难亦非难,如果气不足,非难亦难”。

他还说,国难当前,如果大家“心归一线”,把一切利害得失,把一切计较,搁置一旁,自然就气壮气足,一切困难也不觉得是困难了。

他说的“心归一线”,用现代词语,就是我们在岛国领导的演讲中常可听到的“全民团结”和“万众一心”。

疫情下新加坡大选的争议,急与不急之间的抉择

组屋区的邻里商店受冠病疫情影响越发冷清。(联合早报)

回归眼前的疫情和大选课题。过去两个月,政府防疫工作在国际间博得连连赞誉,而民众也很配合,除了抢了一两天的厕纸。反对党也没发出什么负面的话语。社会里有股正气,对抗著病毒带来的邪气。

如果举行大选,朝野两方难免激辩激斗一番,民众之间的意见分歧更为彰显,社会那股团结的气氛必受影响。防疫措施和官方信息,都可能染上一种政治色彩,不再那么清晰透彻。到时人们可能问:根据科学的决策会不会也带有政治的考虑,就像很多国家那样?

当然,这里有个实际的问题。宪法规定的选举期限来临之时,即明年四月,疫情可能还未消失。

这确是个难题。不过红蚂蚁小脑袋的一个小小想法是,虽然万全之计难求,但总有个较好的选择。

到了今年下半年,比较逼近宪法期限的时候,万一疫情未过,那时提出大选,应该能够提得比较理直气壮。

疫情下新加坡大选的争议,急与不急之间的抉择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