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新航空姐空少暂转行 如今不坐飞机也能体验空服员式的贴心服务

2020年04月10日
疫情期间新航空姐空少暂转行 如今不坐飞机也能体验空服员式的贴心服务

脱下制服,戴着口罩的新航空姐们依然难掩空服员的气质。(邱德拔医院)

作者 陈姿潓

疫情影响,本地的航空服务暂时大规模暂停,不少航空公司为客克服这次的危机,无可奈何地对部分乘务员实施了无薪假期。

突如其来的“停职”并没有打倒这群拥有积极心态的空服人员,反而从“天上”转型到“地面”前线服务行业,当起了“交换生”。

服务业的典范

身为新加坡人,红蚂蚁想大家一定会毋庸置疑地赞同一点:新加坡航空的服务无论是在服务业内还是在航空业内,都是数一数二的。

那么,作为一名病患或病患家属,在身心最为脆弱的时刻,倘若从医院方面接受到“新航级别”的服务,听起来会不会稍微舒心一点呢?

如今,这些都不再是幻想,因为来自新航的至少300名空服人员都将化身为“关怀大使”,被派往缺乏人手的医院内帮忙。

疫情期间新航空姐空少暂转行 如今不坐飞机也能体验空服员式的贴心服务

化身为“护士”的新航空姐。有没有注意到虽然她们换上了轻便的白T恤衫,但是发型、妆容和姿势依然保持新航水准?(海峡时报)

在疫情期间,由于绝大部分的医疗人员都被分派到前线治疗冠病患者,导致一些医院内出现医疗人员人数稍微紧缺的现象。

为解决医院人手不足的问题,“关怀大使计划”就此诞生,将无法“展翅高飞”而空闲下来的空服人员打造成专业的入门护理员。

在这个计划下,首批入选的30名“交换生”已到第一家参与此计划的公共医院——邱德拔医院进行为期一周的培训。“毕业”后她们将化身为关怀大使,展开长达三个月的交换生涯。

在培训期间,空服员将学会基本的医疗用词和操作一些基本的护理步骤,如检查血压、喂食、帮病患翻身和走动等。在完美掌握这些新技能之后,他们会被分配至低风险病房,协助护士照顾病患。

疫情期间新航空姐空少暂转行 如今不坐飞机也能体验空服员式的贴心服务

(邱德拔医院)

其中,课程也包括了教导空服员如何防范传染病措施和佩戴个人保护装备。为更进一步确保这些关怀大使的健康安全,空服员们也预先进行了身体检查和注射必要的疫苗。

在某种程度上,空服员与护士的工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关心服务的对象,从服务对象的出发点去思考,提供他们所需的贴心服务。

新航领班空少薛旨惟就是其中一名关怀大使,他对这项计划的态度十分正面,认为在培训期间所学到的医疗知识,在以后返回原先岗位时也能派上用场。

确实,对空服人员来说,具备医疗知识只再好不过的事情,若是在飞行时碰上医疗方面的紧急状况,也可以更好的应对。因此对于他们来说,这次的交流体验也是获益匪浅的。

疫情期间新航空姐空少暂转行 如今不坐飞机也能体验空服员式的贴心服务

(邱德拔医院)

另一方面,“关怀大使”的到来确实能够填补医院人手的空缺,提高医院的工作效率。邱德拔医院护理总监王雪莉对于此次与新航的合作表示开心与感激,同时她也认为这次的“交换生活”能为双方带来益处。

“这对于我们的护士而言也是一个能够交流服务方面的知识和技巧的极佳机会。我们希望这对于他们来说会是一个充满意义的体验。”

在这三个月的合约期间,新航并不会支付这群空服员任何月薪或补贴。但是通过这个关怀大使计划,他们依旧可赚取一笔月薪,其中的75%在雇佣补贴计划下由政府资助,而剩余的25%则由个别医院承担。

疫情期间新航空姐空少暂转行 如今不坐飞机也能体验空服员式的贴心服务

利用专业做出贡献

另一边厢,在捷星亚洲航空(Jetstar Asia)服务了八年的乘务长王德玮也深受疫情影响而停飞。所幸的是,公司随即与政府部门合作,替他们找到“新工作”。

在停飞期间,他与其他200多名乘务员将暂时担任保洁大使、安全距离大使、或支援前线医疗工作。

疫情期间新航空姐空少暂转行 如今不坐飞机也能体验空服员式的贴心服务

(8视界视频截图)

在三个工作选项中,王德玮认为保洁大使的工作性质与空服员较相近,因此决定选择这个职务。

王德玮通过公司与环境局的培训之后,终于在上周开始履行保洁大使的职责。他每天工作时长八小时,每周五天,任务是走访巴刹和熟食中心为民众进行宣导工作、分配传单并讲解照顾个人卫生的重要性。

虽然在工作当中遇到一些不太配合或防备心较高的民众,但他还是利用了在航空业所累积的服务经验迎刃而解。

他坚信只要用极大的耐心,温柔地对待民众,他们就会更容易去接受这些疏导和劝告。在谈到保洁大使这个职务的高光时刻时,王德玮认为是当一些民众在接受他们劝告之后,回以一句“谢谢”,就能让他感动许久。

多样化转型

由于大批航班取消,部分新航空服员陷入了“无业”处境。看不见尽头的空窗期让新航母公司蒙受损失,并已进一步做好最坏打算和应对措施。

尽管如此,在这紧要关头,新航并没有裁员,也没有削减员工的基本薪金,只是让他们放无薪假期,将员工的损失减至最低。

不过,新航也开放特定职位,让处于无薪假期的空服员可以充当自愿者,暂时转移到其他有客服需求的岗位上。这项特殊“转行”活动一开放,就有约2000多名空服员报名当志愿者。

在新航工作了15年的资深领班空服员余光明也是自愿者之一,他这次转移到任重道远的社交媒体团队,帮忙处理社交媒体上大量的客服咨询。

比起在家无所事事,余光明更乐意花时间投入在新工作上。他对于新航有着深厚的归属感,而且曾经接受过公司的帮助。今公司需要人手帮忙,他认为这也是自己的分内之事。

疫情期间新航空姐空少暂转行 如今不坐飞机也能体验空服员式的贴心服务

(海峡时报)

值得一提的是,新航也顾虑到受疫情影响的员工,因此在3月27日推出了员工扶助平台,为有需要帮助的员工配对医疗机构的临时职缺。

如此一来,员工不仅能够找到一份新的临时工作,也能在无薪假期时赚取一部分收入。已有员工通过这个平台的短期培训后,成为临时的医院前台客服人员。

这个平台也能为经济方面有困难的员工向银行或国内税务局和建屋发展局申请贷款或补贴。

空窗期“不留白”

航空业迎来淡季,本地各个主要航空公司接下来该如何完善地利用这段空窗期呢? 政府早前已拨款3亿5000万元来加强航空业援助配套及雇佣补贴计划(Enhanced Jobs Support Scheme),协助相关企业度过危机。

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黄志明于上周五(3日)也争取到本地几个主要航空公司如新航公司、酷航、新航工程和新翔集团(SATS)等企业的高层支持,接下来将会加速这些航空业员工的技能提升,以此节省人力成本,同时对经济恢复之后的商机做好充足准备。

疫情期间新航空姐空少暂转行 如今不坐飞机也能体验空服员式的贴心服务

(海峡时报)

酷航已承诺让约1900名机组和机舱人员参与课程,提高数码意识。目前已有23名员工完成培训。

疫情期间新航空姐空少暂转行 如今不坐飞机也能体验空服员式的贴心服务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