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启动断路器◢新国专家建议 阻断措施延长两周

2020年04月20日

(新加坡19日讯)新加坡的病毒阻断期目前定为四周,鉴于带病毒者可在未出现症状时传染,新加坡专家建议把阻断期延长两个星期,以策安全。中国专家则提出,如果要让生活停摆以切断传染链,阻断工作就要做得彻底。

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传染病专科医生梁浩楠在视讯连线访谈中说,假设无症状者把病毒传给家人,那得预留两周“等”那名家人发病,再预留两三周让病毒完全排出,前后估计要六周。

他指出,新加坡的控制不如中国严格,阻断期进行了一周后,还有人问是否可以出去跑步或遛狗。“身为医生,我是比较喜欢中国的做法,但我们的人民肯定不能接受。”

梁浩楠说,当政府规定只有提供必要服务的机构可以营业时,当局就接到好多企业反映,希望能继续让员工上班,“如果不严格执行,病毒只会在新加坡停留更久。”

◤新国启动断路器◢新国专家建议 阻断措施延长两周

( 图The Straits Times)

他认为,只有等到每日新增病例少过五起,才能对新加坡的病毒控制较有把握。

梁浩楠是本地公众熟悉的传染病专家,上海的张文宏医生则常用幽默语言解释传染病,被网民亲切称为“张爸”。

他还开设以自己所属专科命名的“华山感染”微博账号科普医学知识。他曾比喻中国的强硬防疫做法是少林派,新加坡是表面看起来平静、实际很强大的武当派。

张文宏在访谈中说,现在回头看,武汉封城以及彻底的联防联控是非常正确的决定。

“如果当时武汉没有封城,会出现多少个武汉?如果有10个武汉,我们有多少力量去支持武汉?我们可能没有这么多床位,这应该是少林的主要举动。”

他指出,现在欧美的封城做得不是很彻底,亚洲地区的民众经过沙斯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比较配合政府的决定。

“新加坡李总理几次的发言我们听了都很感动,我们两国都是从非常高的战略级别看待这个问题,民众都理解,就是留在家里。”

他也分析,武汉封城时,刚好碰上中国农历新年放长假,利用多数人不上班的“契机”来度过一个病毒潜伏期。

他打趣说:“我们不上班了,你们还在上班,这就是当时少林武当的区别。欧美要追求的就是新加坡这样的,始终在控制之余还能正常工作。我们前段时间是用猛烈的打法来控制疫情,下来的挑战,就是如果我们对欧美开放之后,如何对待大量输入病例,我们也要学习新加坡进行常态化管理。”

他也指出:“封城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要做得很彻底,否则两个星期的封城没有意义。”

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传染病专科医生梁浩楠指出,新加坡的控制不如中国严格,阻断期进行了一周后,还有人问是否可以出去跑步或遛狗。“身为医生,我是比较喜欢中国的做法,但我们的人民肯定不能接受。”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