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青少年怎么啦,这么爱上网乱炫

2020年06月19日
新加坡的青少年怎么啦,这么爱上网乱炫

本地近日频传青少年为引人注目而作出夸张行径。(李国豪制图)

作者 李国豪

经年轻过或依然年轻的蚁粉一定有过这样的体悟。

年少时,忙课业、忙着搞好人际关系、忙着为若有似无的情窦初开而奔波、忙着应付脸上蹦出的青春痘,但最忙的,肯定要数应付体内那股蠢蠢欲动的叛逆气息。

想引人注目大概是青少年阶段的最佳注脚。只不过总有人行差踏错,用了不恰当的方式去彰显自己的特立独行,把“装酷”这件事给搞砸了。

下面这几个“人不轻狂枉少年”的例子,大概就是冠病疫情暴发后,最让新加坡每个角落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都会忍不住“啧”一下的“典范”。

夸张程度?

红蚂蚁评估应该差不多快达到可以让国会议员李美花阿姨忍不住骂一声“死鬼仔”的程度了吧?

德景中学女学生楼梯间吞云吐雾 近日互联网流传一段5秒长的视频,3名女学生穿着德景中学(Northland Secondary School)的校服,大剌剌坐在某组屋区的楼梯间吸烟。

视频画面显示,最靠近镜头的那名少女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把香烟送往口罩下拉露出的嘴巴。

吸了一口,吐出一口,再对着镜头咧开嘴笑,一副“我吸烟,我好棒棒”的嚣张模样。

另外两名少女则是指间夹着烟坐在后头。而在一片迷雾当中,还可发现她们在疫情期间,

“居然没有保持安全社交距离”。

绝非鼓励大家吸烟,但根据一些资深烟民分析,少女的一吞一吐非常的“业余”,并不是严格意义上把烟吸进肺部进行气体交换的“吸烟”,因此几乎可以肯定她们抽烟的行径除了“装酷”吸引他人注意外,别无其他。

尽管少女们抽烟的手法非常“健康”,但她们明显搞错了“酷”的定义,行为不检点绝对不是一种“酷”。

德景中学很快采取了行动,联络当事人的家长,斥责学生不负责任及违反安全距离措施并对她们采取包括暂时停学在内的严厉处分。

校方强调会继续辅导相关学生,以让她们意识到自己行为的后果,并学习为自己负责。

“嫌钱多”,50新元放水流

同场加映的还有来自莱佛士书院的学生。

近日盛传的几段视频显示,一名身穿莱佛士书院校服的学生在校园栏杆处“故作潇洒”地把一张50元钞票扔下楼,钞票缓缓地落在顶棚上,拍摄者还戏谑地在视频配上“Whoops”的字眼。

另外一段视频则显示几名男生围在一间厕所隔间的马桶旁。一样的把戏、一样的无知、一样的戏谑。

其中一人掏出一张50新元钞票丢入马桶,再按下冲水键,最后一伙人再对着镜头比出胜利的手势,而视频则配文“我们的厕纸”(Our toilet paper)。

想浪费钱,大可关闭厕所门“自己冲、自己爽”即可。但这些学生刻意将炫富过程记录起来,并挂上社交媒体大肆宣传,显然目的还是只有一个: “引人注目。”

只不过,用错了方式。

莱佛士书院指出,校方已经对三名学生采取了严厉的纪律处分,并给予他们辅导。

看着付诸东流的50元钞票,叔叔阿姨们除了责备意味的“啧”,想来也少不了来一声充满惋惜的“唉”。

大家忙防疫他们忙“播毒”

下来这两位的下场就没那么简单了,他们日前已分别被控上了法庭。

今年2月,在冠病疫情搞得大家人心惶惶之际,两名17岁少年在武吉巴督西的一家职总超市恶搞了一出“如何散播病毒”的烂戏码。

其中一名少年从冷藏柜拿出两瓶果汁“试喝”,然后称饮料“有点酸”,接着把饮料放回冷藏柜。

另一名少年则协助其拍摄,并上载到Instagram,并标上“如何传播冠病19”的字眼。

尽管他们公开道歉,并表示他们当下其实有将两瓶喝过的果汁拿去结账,但这场全无幽默感且造成社会恐慌的恶作剧终于还是让他们吃上了官司,实现了他们想“受万人瞩目”的“梦想”。

两人在警方完成调查后,各被提控一项共谋公共滋扰的罪名。

新加坡的青少年怎么啦,这么爱上网乱炫

17岁少年在超市偷喝饮料再放回,拍摄者还在视频中加上“如何散播武汉病毒”的字眼。(面簿)

对话和宽恕取代一味苛责

日渐泛滥的社交媒体、各式影音平台和唾手可得的手机拍摄功能,让青少年有了更多表现自己的平台,一个不小心就会行差踏错步了歪道,损人利己。

同样的互联网世界,也让更多所谓的网红,能够以他们自认为特立独行,实则已跨越红线的方式对受众产生影响力。

于是,各种不计后果、不顾他人感受、不理社会脉络的文字、影像和影片开始为了冲高流量而存在,被玩烂被玩臭的“恶搞”(Prank)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处在叛逆期的青少年在这种次文化冲击下难免潜移默化。

但骂归骂,网络的力量也在于它的反制和反馈能力,时代不同就该有不同的做法。

避免流于教条式的约束,以年轻人更听得懂的语言去和他们对话,并导正他们可能出现的偏差,也是大人们的重要功课。

在红蚂蚁和蚁粉仍是青春小屁孩的那个年代,自己和周遭同伴的乖张行径其实也少不了多少,抽烟、爆粗、打架、逃学、上网吧打游戏也是一些人“装酷”和“寻求关注”的集体回忆。

大人们也曾轻狂过,自然也很清楚宽恕和真诚的对话对陪伴叛逆期的青少年长大能有多大的力量。

“人不轻狂枉少年”其实是褒义词,里头说的轻狂是指那些自己老了就不会再有满腔热血去完成的事,只不过有些人将轻狂用在了错误的地方。

少骂几句“死鬼仔”,多点理解和对话,整个社会就能帮助下一代栋梁少走一些冤枉路,也让他们不至于将小错铸成大错。

有朝一日也会变成三位阿姨的那三名抽烟女学生,她们或许也会对那个时代的另一个学生抽烟的视频发出苦涩的“啧”,但同时,也一定会为自己能在一个充满包容和理解的社会成长而感到庆幸。

新加坡的青少年怎么啦,这么爱上网乱炫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