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李显龙时代”

2020年06月22日

2020年6月18日,新加坡选举局公布了下届大选初步的竞选准则。此次大选受到疫情的影响,与往次有诸多不同。

再见,“李显龙时代”

图片来源:8视界新加坡

结合新加坡选举局之前的一系列动作(可参考文章:《被疫情耽误的新加坡大选,就要来了……》),我们嗅到了大选越来越近的气息。

自2004年上任,李显龙已经担任新加坡总理近十六年。

新加坡的前两任总理李光耀和吴作栋分别在63岁和67岁的时候退位让贤,李显龙总理之前也曾多次反复申明,不应该在70岁以后还在当总理。

步入2020年,李显龙总理已经68岁。新一届大选将至,有人要粉墨登场,有人要粉墨登场,就有人要谢幕退场。

而这一次,陪伴新加坡人民多年的李显龙总理,即将卸任……

01. 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

总有人会说,新加坡也是“李家坡”。

原因无他,在于李光耀和李显龙父子二人的总理“接力”。

李光耀作为新加坡第一任总理,无可争议的新加坡国父,对新加坡独立建国、经济腾飞、政治发展影响重大。

史书工笔对其褒贬不一,但无一人可以否定他对新加坡的贡献。

新加坡在短短的50年时间里由一个第三世界国家跨越到高收入国家,说李光耀居功至伟,大概不会有多少异议。稳定的政治环境、廉洁高效的政府、“居者有其屋”、管理严格的花园城市,这些使新加坡闻名于世的耀眼符号都与李光耀紧密相连。

再见,“李显龙时代”

打江山并不容易,李光耀这一生都在为新加坡劳心劳力。

直至今日,每每有人提到新加坡的发展,“李光耀时代”与“后李光耀时代”作为一个专属名词,出现的频率依旧颇高。新加坡本地独立时政评论员蔡裕林曾著有《李光耀时代VS后李光耀时代》(2015)、《后李光耀时代何去何从》(2020)等书籍。

再见,“李显龙时代”

李光耀的长子李显龙是新加坡的第三任总理,于2004年8月从吴作栋手中接任总理一职,当时,李显龙52岁。

与此同时,新加坡的前两任总理李光耀和吴作栋都以“资政”(Mentor of Minister)的身份留在新加坡内阁。

再见,“李显龙时代”

经常会有人说吴作栋是一位“暖席”总理,夹在李氏父子之间,只为了帮李显龙把总理之席坐热。也有人认为李显龙是一位“被庇护”的总理,在他父亲巨大的身影下、在吴作栋尚受民众欢迎的背影下,李显龙一路来显示不出他应有的领袖风范。甚至于许多重大的政府决策,他都不是第一个发言人。

2011年,情况发生了转变,李光耀和吴作栋辞去了内阁职位。原因在于2011年5月的大选中,人民行动党获得了执政以来最低的得票率,仅为60.1%。

再见,“李显龙时代”

2011年的大选成绩给了人民行动党当头一棒,当时的人民行动党已经得不到年轻选民的支持,若要继续执政,必须改革与转型。

从李光耀式的威权治理手段转型到更加开放的社会,人民行动党的改革决心首先就体现在两位资政的离开。

两位资政离开内阁后,李显龙的改革更加能够放开手脚。子继父业,李显龙继承了父亲李光耀的许多秉性:作风严肃、干练、强硬、讲效率。但是他知道,父亲有话直说的强硬领导风格,未必是新一代的新加坡所能接受的。

他公开向国民承认过去政府所犯下的错误,指出李光耀的治国方式已经不合时宜:

“新加坡政治已经进入一个新时代”。

可以看出,李显龙并不甘于做一个仅能守成的国家领导人。他要适应新的变化与发展,带领着新加坡走向新的时代,从威权过渡到民主。

再见,“李显龙时代”

在2004年的总理就职演说中,李显龙就表示,在全球化时代中,新加坡必须突破旧思维,采取大胆、创新的做法,因应全新的环境:

“我们也许是个小岛国,但我们是和全球连接的国际化都会,提供令人振奋的机遇和体验。我们是开放、多元族群的大都会社会。”

他也认为,民众应有表达不同意见的自由,并乐于参加激烈辩论。

“我们有演说者角落,允许更多的讨论。看看报章的专栏、评论,辩论的程度远超过以往甚至是国会,但我们可以做得更多。”

李显龙呼吁民众支持新内阁,和政府一起在后冷战世界中寻求发展,把新加坡建设为充满活力、开放与包容的社会。

事实上,李显龙当总理这些年,确实一直在践行他在就职之时对新加坡人民许下的承诺。

再见,“李显龙时代”

2019年9月,李显龙总理在第54届良知基金会颁奖晚宴上获颁世界领导人奖。

由良知基金会颁发的“世界领导人奖”,旨在表彰支持和平与自由,倡导包容、人性尊严与人权的领袖。往届得奖者包括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和印度尼西亚前总统尤多约诺。

这个奖项,也是对李显龙总理承诺践行的最佳鼓励。

再见,“李显龙时代”

被称为一个“时代”的父亲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珠玉在前,把新加坡治理成人人向往的花园城市。

对于李显龙来说,既要守住前两任总理兢兢业业建设的新加坡基业,又要带领新加坡继续向前大步迈进,压在他肩上的担子很不轻松。

都说打江山易,守江山难。在李家父子这里,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

02. 被政治"耽误"的天才

可以说,李显龙是一个“被政治耽误的数学天才”

生在精英家族,李显龙也自然而然变成了精英。从小到大,他分别在南洋小学、公教中学(Catholic High School)以及国家初级学院接受教育。1971年,新加坡公共服务委员会(Public Service Commission)颁发总统奖学金以及新加坡武装部队海外奖学金(Singapore Armed Forces Overseas Scholarship)给他,供他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留学。

李显龙一路顺风顺水地去了剑桥留学,拿到了senior Wrangler,远甩第二名一大截,这是一个数学学生的最高荣誉

按照正常剧本,李显龙很可能就会这样走上学术的道路,但他并没有。

他的老师,剑桥的数学大师Béla Bollobás还专门为他写过评价,说他的数学天赋与水平是现象级的,只要继续坚持走学术之路,成为一个世界数学大事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

再见,“李显龙时代”

剑桥大学的三一学院颁给他一份奖学金,要他留校当个数学家,他不肯,还写信告诉导师:

“我一定要回家。我已经加入新加坡武装部队,我父亲是总理,如果我不回去做我该做的,对国家和对我个人都是件坏事。”

再见,“李显龙时代”

对于回到新加坡从政,李显龙的态度是:

“我不想当个旁观者,我要在新加坡扮演一角”

显见,对于李显龙来说,学术永远不会是他的第一选择。对于他来说,影响力或许才是他想要的东西,毕竟是他目睹了自己的父亲如何利用自己强大的影响力建设了新加坡。

于是,这个世界上少了一个数学家,多了一个政治家。

再见,“李显龙时代”

触类旁通,除了数学之外,李显龙还是个计算机天才,当年在剑桥读书时还顺手修读了计算机科学双学位,他有一个神秘的隐藏技能:写代码。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如何评价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编程水平?共有14万阅读量。

再见,“李显龙时代”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2015年,李显龙总理在一个公开演讲中提到他几年前写过C++ 数独求解器的代码。

演讲发表后,有人想要程序源代码,他就在Facebook上贴了出来,还附上一个指向Google Drive的连结,里面包含了这段代码及其输出示例和编译后的Windows可执行文件:

再见,“李显龙时代”

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创始人兼执行长)曾经在Facebook总部和李显龙总理见面。他说:

“李总理是全球仅有的知道怎么写代码的政府领导人之一。为了赞誉他的技术能力,我们设计了一个由他写的代码蚀刻在上的艺术纪念品,并赠送于他。”

再见,“李显龙时代”

1979年,李显龙获得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公共行政学硕士学位,之后回国后任新加坡武装部队参谋长兼联合行动与策划司长,正式步入新加坡政坛

1984年12月至1986年2月担任新加坡国防部政务部长兼新加坡贸易与工业部政务部长;

1986年转任新加坡贸易与工业部代理部长,同年12月升任贸工部部长;

1994年7月至1995年7月负责监督国防部。

1997年连任政府副总理;

1998年兼任金融管理局主席;

2001年兼任新加坡财政部部长;

2004年8月12日出任新加坡第三任总理兼财政部长,同年12月当选人民行动党秘书长

……

李光耀认为,李显龙少年时常陪他走访选区,又亲身经历1964年7月的种族暴乱,相信这是促使李显龙投身政治的两大原因。

“1963年我到处走访选区,他(11岁的李显龙)多数时候都跟着我。他的年纪够大,对1964年7月(21日的种族暴乱)也有所认知。暴乱发生时,派去学校接他的车无法和他取得联系,因为当时情况非常混乱,他最后自己走路回家。”

的确,李显龙从小就看着李光耀建设著新加坡,耳濡目染,这种从小就培养的政治素养和政治敏锐度不是人人都有。

因为父亲是李光耀,所以李显龙的民间声望很高。无可否认,这种民望是帮助他成为新加坡的总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再见,“李显龙时代”

但是也是因为父亲是李光耀,李显龙的总理之路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名正言顺。

美国有克林顿家族,布希家族,韩国有朴槿惠父女,新加坡,就有李氏家族。更何况,李显龙的妻子何晶还是淡马锡控股的执行董事,淡马锡是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掌管着国家经济命脉。

但是这些并不能影响李显龙上位的正当性

以当时的PAP状况,李显龙的学历,年龄,基层服务年龄,政治素养,政治远见,民间声望,语言掌控能力等综合因素是最合适的人选。

李显龙对此解释说:

“如果有人质疑我是总理不是因为我是最合适的人选,而是因为我父亲的关系,又或是我的妻子经营淡马锡不是因为她是最合适的人选,而是因为我的关系,那么我的所有信誉和道德权威将被销毁,因为我不配担任这个职位。”

前总理吴作栋在接受CNN“畅谈亚洲”节目采访时称,选择李显龙作他的接班人是基于对李显龙政绩的考量,整个决策过程非常透明。他说:

“不是他的父亲选择的他,更不是我,他必须经由他的同事和国会来选择。”

话又说回来,这么多项技能傍身,即使不从政,李显龙总理也该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吧!

03. 清官也难断的家务事

李显龙总理在感情和家庭生活方面并不是一路顺风顺水。

1978年,李显龙跟第一任妻子黄名扬结婚。当时黄名扬在格顿学院修读医科,他们在英国剑桥大学相遇,一见钟情,多么美丽的爱情故事。

然而美丽,很快就被摧毁了。

1982年,黄名扬突然死于心脏病,留下了当时只有19个月大的女儿李修齐和出生仅3个星期的儿子李毅鹏。李毅鹏一生下来就患有白化病,视力有障碍。后来又患了自闭症。

爱妻的离世给李显龙造成了莫大的打击,

“名扬死的时候…我的整个世界突然垮了。但总得生活下去,在我父母和岳母的协助下,我勉强撑下去。我岳母当时搬来和我一起住,帮我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

他曾在黄名扬的丧礼上说:

“她是我的妻子,我的爱人,我的伴侣,也是我的知己。她爱我,珍惜我,敬重我,安慰我……我也尝试同样待她。

如今,死亡把我们分离。我们都得学习在没有她的情况下,继续活下去。”

如今,他不时会想起黄名扬,也会和孩子们谈起她,偶尔眼圈也会泛红。他的办公室桌子上摆了几张家庭照,显示家庭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其中一张就是黄名扬的照片,很突出显眼。

李显龙总理的第二任妻子何晶,是新加坡淡马锡控股公司前首席执行官,二人结合于1985年。

再见,“李显龙时代”

对于当年的何晶来说,她嫁给李显龙可以形容为“下嫁”了。因为当时的李显龙刚以准将身份从军中退伍,而何晶已经是新加坡防卫实验室的副所长,论官职、地位,都不及何晶。

何晶却说,她看上的不是李显龙的显赫家世和远大前途,而是他的幽默与善良。她对丈夫的准确素描就是:

“李显龙就是一个电脑系统。”

再见,“李显龙时代”

2004年美国《财富》杂志首次选出亚洲二十五位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家排行榜上,何晶排名第18,与索尼集团执行长出井伸之、日本丰田汽车社长张富士夫及香港富商李嘉诚齐名。

见过何晶的人曾这样形容她:

“看上去,她更像是一位技术专家而不是商界巨头,更像一位严格的母亲而不像是第一夫人。”

再见,“李显龙时代”

就是这样一位在外独当一面,不输男人的优秀女性,对家人展示出了毫无保留的爱。因为李显龙前妻留下了两个孩子,儿子李毅鹏还患有白化病,视力也有障碍。婚后的何晶很快就进入了母亲的角色,带着李毅鹏四处求医问药。

在李光耀的回忆录中,提及李显龙与何晶的婚姻时说:

“他们生下两个儿子,何晶也把显龙的另外两个孩子视如己出。”

李显龙总理和何晶相濡以沫,互相陪伴,直到今天还可以大方地对彼此表达爱意,羡煞旁人。

再见,“李显龙时代”

健康问题也一直是烦恼李显龙总理的一根刺。

李显龙总理于1992年被诊断出患有淋巴瘤。由于治疗需要时间并影响他的工作,他放弃了当时贸易和工业部长的职位。在开始接受化疗后,李显龙在1993年首次战胜了癌细胞。

再见,“李显龙时代”

癌症教会他生活,癌症也并没有让李显龙消沉,反而教会了他如何泰然面对人生。2003年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

“癌症并没有影响我的体力……我很肯定自己在体力方面是能够胜任的。”

然而在2015年,他被检查出患上了前列腺癌,之后接受了手术。手术后两个月,医生在后续检查后宣布,他的体内没有癌细胞残留。

再见,“李显龙时代”

2016年8月,他在国庆群众大会发表演讲时突感身体不适,随后被搀扶下台,休息一个多小时后返回台上继续演讲。

再见,“李显龙时代”

总理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啊!

发生在李显龙总理身上最难断的家务事当属新加坡“第一家族”兄弟反目事件,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全球的热烈讨论。

李光耀去世后,作为长子的李显龙顺理成章的担任起“大家长”的职责。

但是,李显龙的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曾公开指责他滥用职权,消费父亲留下的政治遗产。李显龙随后对这些指控予以全盘否认。

李玮玲和李显扬表示对李显龙“失去信心”,并对新加坡的未来感到担忧。

他们指出,父亲李光耀于2013年12月17日立下遗嘱,表示拆除位于欧思礼路38号的故居是他和妻子共同的愿望。

再见,“李显龙时代”

但是,二人在遵从父亲遗愿拆除故居的过程中遇到阻挠,并认为李显龙设法保留故居、出于“政治目的”——借助李光耀的光环扶持自己的儿子进入政坛。

这次兄弟反目的事件显然不是简单的家庭成员间的吵架,而是事关新加坡的国事和新加坡的未来,而新加坡第一家庭内的一切风吹草动都会受到大众的关注。

后来李家第三代李绳武也加入战局,对爸爸和姑姑的发文表示支持。他在Facebook上发文称:

“近几年来,我的直系亲属对于滥用权力的情况越发严重,而感到担心……”

再见,“李显龙时代”

一切矛头都直指李显龙总理,当然,他也迅速做出了回应,发出长达5页的声明。

他指出父亲李光耀在2011年8月20日立下第一版的遗嘱时,确实加入了拆除故居的一项条款。但去到第5及第6版时,相关条款已取消。

但到了最终版本的遗嘱时,这条条款“不知如何又再被加入了”。

他在声明中强调:

“自2015年3月父亲去世以来,出于对父母的尊重,身为长子的我一直尽最大的努力化解家人之间的分歧,但弟弟妹妹的公开信损害了父亲的精神遗产。”

这大概就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吧……

04. 道不尽的感谢与再见

感谢你!李显龙总理!感谢你的和蔼可亲,永远带着笑容,永远贴近民众。

再见,“李显龙时代”

感谢你!李显龙总理!感谢你带领新加坡经济大步向前,两年内解决2008年金融风暴带来的冲击;兴建多个景点设施,旅游业大幅增长;推进产业转型……

再见,“李显龙时代”

感谢你!李显龙总理!感谢你关注民生问题,使新加坡公共运输设施快速建设发展;生育率降幅减小;建国一代配套落实,使老有所依……

……

感谢你为新加坡付出的一切!

你曾在2019年11月以秘书长的身份在行动党大会上表示,来届大选将是一场硬仗,攸关新加坡的未来。

“下届大选不只是行动党表现好一点或差一点,大选将决定我国能不能产出良好和稳定的政府,有别于其他国家,而且能持久。”

再见,“李显龙时代”

2019年,在接受CNN采访时,你说希望10年甚至20年后的新加坡,政治制度仍然行之有效,能为人民带来良好的治理,也为人民所尊重和接受。

新加坡未来20年的发展,还要解决的问题包括国家认同、贫富悬差、人口老化、经济继续发展、国际恐怖主义蔓延等,这些好像是旧问题,但是却会继续考验著新加坡作为一个新兴国家的生存与发展。

希望新加坡的第四代领导人,可以站在前三任巨人的肩膀上,完成你的这个愿望,将新加坡治理得更加美好。

再见,“李显龙时代”

对于下届新加坡领导人,你说:

“无论是前一届进来的或者是下一届进来的,要当总理,他的领导方式不可能跟我的,或吴资政(吴作栋)的或者跟李光耀先生的一样;

因为时代不相同,他自己的背景不相同,他需要一段时间树立自己的威望,让人民知道他的性格,他的办事的作风和领导能力。” 

接力棒,交到他们手上了!

再见!李显龙总理!

再见!“李显龙时代”!

再见,“李显龙时代”

参考资料:

1.北雁,《李显龙的承诺》

2.蔡裕林,《李光耀时代VS后李光耀时代》,玲子传媒,2015年

3.第一财经电视,《新加坡的“李显龙时代”》

4.央视网,《新加坡第一家庭内讧 李显龙“王朝政治”野心暴露?》

5.杨志,《李显龙无法抹去的李光耀痕迹》

6.履霜,《李显龙与新加坡:不可避免的走向平庸和政治世家的崛起》

7.东博社,《李显龙真的愿意“退位”了?》

8.8视界,《李显龙总理:下届大选将是硬仗 攸关新加坡未来》

9.何启良,《新加坡政治继承:过渡与隐患》

10.范磊,《李显龙接班人选浮现,后李光耀时代或许真的来了 》

-END-

再见,“李显龙时代”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