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作栋:“消失”的新加坡第二代领袖

2020年07月02日

是不是有很多人都以为现任总理李显龙是从他父亲、新加坡“国父”李光耀手中接的班?

其实,并不是!

在李光耀之后,李显龙之前,其实新加坡还有过一位总理,而且他担任总理的时间前后长达14年!

他就是吴作栋。

吴作栋:“消失”的新加坡第二代领袖

虽然在“国父”李光耀和“太子”李显龙组成“李氏传奇”面前,吴作栋常常显得存在感不足。

但,吴作栋的人生一样充满跌宕起伏的传奇,精彩故事一件不少。

首先,他的接班之路就坎坷重重。他曾被李光耀公开否定,不是心目中的总理首选。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是如何做到顺利接班的?

他又是如何在李光耀在世时,仍然稳坐总理位置14年才传位给李显龙?执政期间,又是如何带领新加坡攀上又一经济巅峰的?

从1976年征战马林百列区议员,到近日正式宣布退出政坛,不再参加大选,纵横新加坡政坛44年的吴作栋,可以说是行走的新加坡历史。

如果今天之前,你并不了解吴作栋,那么看过这篇文章后,你将对新加坡的过去和未来有重新的认识。

01. 不被李光耀看好却顺利接班?

吴作栋在1990年接班前,并没有被李光耀视为继任第一人选。即使到最后吴作栋做得相当好,但他依然记得那天李光耀对他的公开“处刑”。

这究竟是两人不和,还是李光耀对接任者的高要求?

吴作栋在自己的个人专辑《高难任务》中,曾经详细记述了这件事。

吴作栋安坐在嘉龙剧院最前排的一张红色软垫坐席上,这是他这些年来再熟悉不过的座位了。在这一年一度的国庆群众大会上,他作为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的明显接班人,总是在1800人的观众当中获配最好的位置。

这项全国常年大会,论风格论时长,新加坡都是独一无二的,也渐渐成了这个国家的传统,是李光耀就来年的重大挑战与政策向全国人民发表谈话的平台。

吴作栋在现场当观众已经十余年了,也养成了一些演说开始前的好习惯。有一点最重要:进剧院之前必得先去一趟洗手间,因为他深知很少有人的内急能承受得了李光耀总理的滔滔演说才能,一个晚上下来,他可以连续用三种语言不间断地发表足足四个小时的演说。

1988年8月14日这一天也不例外。

吴作栋穿着舒适的浅蓝色短袖上衣和深色长裤,左右两边坐着的是李夫人和内阁同僚陈庆炎。他其实已经大概知道李光耀待会儿准备谈些什么。李光耀都会事先请内阁几位要员看看有什么需要补充或者修正的;身为第一副总理,吴作栋已经大略看过讲稿。

只是众所周知,李光耀最爱即兴发挥、脱稿演说,而吴作栋也很清楚这些临场发挥的隽言妙语往往也正是整场演说中最精彩最幽默的部分。不过,接下来要出现的状况,倒是他完全始料不及的。

吴作栋:“消失”的新加坡第二代领袖

李光耀谈了反贪污、生育率、伪西方社会,以及其他不少课题之后,群众大会演说来到了尾声。他告诉大家,自己要“冷静清醒”地作一番总结。

他接着说:“没错,我们成就斐然。没错,我们已经建立起一支团队能确保政权顺利交接。可是我得先声明一点,因为不想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大家会怨我。我尽力了,也认为当下形势这是最好的安排。”

而后,李光耀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上对吴作栋和他同届的所谓“第二代领袖”一一点评;让好多人当下为之震惊的是,他毫不讳言地直指吴作栋并非他的首选。

他直白地说:“在我心目中,首选是陈庆炎。虽然吴作栋思维更敏锐——他的确如此,是的,非常机智——可是陈庆炎行事更果断。他会聆听,吸收各方意见,然后当机立断做决定。你总不能没完没了地听取意见。

聆听过后,你必须坐下来听听自己的良知、自己的判断,然后说:‘好,我们就这么做!万一出错了,我会负起全责。’ 我告诉吴作栋:‘你总是在试着讨好所有的人。’甚至对记者,他们对他纠缠不休,而他也总是不厌其烦地一一予以回应。

我说:‘干脆别理他们!’”

全场笑了起来。而让李光耀排在第二位的吴作栋,只能尴尬地陪笑着。

事隔30年后第一次对这段往事抒发自己当时的感受,吴作栋坦言,这个突如其来的震撼弹让他惊呆了:

“他说得如此毫无保留,我当下只觉得困惑、震惊,目瞪口呆。我还得承受大会结束后面对一大群人的尴尬场面,得在散场时像木头一样地走出去。”

团队中的前线战友一样深感纳闷。陈庆炎告诉吴作栋:“很不寻常的一次演说,极度不寻常的演说。”《海峡时报》引述贾古玛说他感到“不解”。李显龙说不记得自己当下的感受,但笑着说:“当时被点评的所有人,站在他们的立场,我能想像换作是我,当时一定会精神衰弱,惶恐不安。”

吴作栋:“消失”的新加坡第二代领袖

吴作栋对老朋友麦马德说,如果李光耀隔年再如此对待他,他会“拂袖离场”。麦马德回应:“我会同你一起离开。”

麦马德在淡出政坛后罕见受访时分享了自己30年前的感受,他说自己深为好友“觉得尴尬”。

“这意味着他不是首选,不是原任总理心目中最想要的接班人选。可是这是我们集体达成的共识,同意由吴作栋领导大家,而李光耀也接受了我们的选择。他为什么还必须公诸于世,让人民,让全新加坡人,甚至让全世界知道,现在选定的接班人并不是他心目中真正想要的人选?

这个问题同样困扰著吴作栋。

“我百思不得其解,思索着他为什么这么做。”

他最终总结出李光耀背后的可能动机:首先,是李光耀在群众大会上所说的预设前提条件:如果吴作栋失败了,他不想人民埋怨他选错人。李光耀一改亚洲地区大多数政治强人的作风,刻意不钦点自己的接班人。

尽管李光耀并未明说要重启接班人竞赛,但他在群众大会上赤裸裸摆出的硬道理,至少透露了他对吴作栋这个准接班人并不全然满意。正当吴作栋在这条曲折迂回的道路上攀爬至临界峰顶的最后一里路之际,突然迎头撞上了一道最要命的路障——由他的恩师,何其顽强的李光耀,筑起的一道巨大的路障。

好在最后,李光耀吸取了许多其他国家指定继承人的失败经验和教训,决定由第二代内阁成员推选他们的首领,而吴作栋获得全体同侪的支持,使他能够顺利接班,成为新加坡第二代领导人。

02. 不想活在李光耀的阴影下

吴作栋接任总理之后,很多人都会担心,他在内阁中作为一个“外姓人”的感受?

吴作栋在《高难任务》中指出,李光耀和李显龙父子同在内阁对他并没有影响。

“当你在内阁里面,就没有所谓父子,因为显龙也得说服其他内阁成员,他自己能做主。”

吴作栋透露,李显龙有时候会不同意父亲李光耀的意见,而更多时候会站在吴作栋这一边。

“我们会在内阁前会议或者别的场合先讨论过一些课题,因此他清楚我是怎么想的。”

李光耀此前在公开场合气话说得是重了一些,但到了1990年初,两人一起吃午饭的时候,李光耀向吴作栋表示,是接班的时候了,不过自己想要留在内阁。

吴作栋对白胜晖说:“我觉得他对我还不是很有信心,不过换了别人,估计也是一样。他想要留下来帮忙、指导,不是为了控制。不过我对此很开心,李光耀在内阁里面,总比在外面好。”

然而吴作栋也坦言,他并非完全没有想过李光耀有可能撤换他这个接班人的念头,因为李光耀在他出任总理的头一年仍然是人民行动党的秘书长,理论上吴作栋随时都可以被替换掉。

但是,不可否认,吴作栋不想一直活在李光耀的阴影下,他想要做自己。比如一上任,他就想要搬出李光耀的办公室。

1990年,吴作栋在正式接任总理职位前,必须和李光耀讨论总理办公室的安排。李光耀1971年搬到总统府,吴作栋指出,当时他很清楚,自己不要搬进李光耀原来的办公室。

被问及为什么有这个想法,他如此解释:

“不是开玩笑的,我觉得整个房间都会充斥着李光耀的味道。每一处都感觉得到他的气息,这样是无法工作的。”

吴作栋:“消失”的新加坡第二代领袖

不过,当吴作栋把决定告诉李光耀时,对方认为他不该刻意与原来的领导班底保持距离,也不用避讳搬进总统府。

李光耀尤其认为,吴作栋既然同意政策上下来应有延续性,就要向人民发出正确的信号。

最后,吴作栋被说服,但在总统府的新办公室却另设。他搬到李光耀办公室楼上,那空间原来是个饭厅。对于后来要为新办公室选沙发,吴作栋的描述也特别有趣:

“我当时在想:沙发应该是软的还是硬的?他(指李光耀)用的沙发是硬的,有个木框、沙发垫很薄的那种。这是他引以为豪的。当时我必须决定,是要以他为榜样,表现得节俭,还是要换更好的?

结果我选了软的沙发,因为我当时想,现在都1990年了,接待宾客时,应该不用像李光耀当年那样,得一再强调我们有多节俭。”

有趣的是,吴作栋的办公室装修好以后,李光耀的办公室也进行了装修。在这段期间,李光耀借用了吴作栋的,也就是未来的总理办公室。

等到李光耀办公室装修完毕,吴作栋惊奇地发现,李光耀自己也改用软沙发了。

吴作栋执政期间,最令人称道的政绩,就是带领新加坡经济攀上了另一个高峰,这也让他注定在史书上留下一笔。

1990年吴作栋接任新加坡总理时,正是新加坡经济蓬勃发展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为,这是李光耀当年创下的经济奇迹,和吴作栋并没有太大关系。可是7年后,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了,新加坡的经济也随着陷入低潮。

面对经济危机的挑战,吴作栋是最受影响的一个,曾一度被人要求快点下台。可吴作栋并没有放弃,他说:如果解决经济问题需要耗上5年,那我就会留任5年。就是抱着这种信念,在吴作栋的坚持下,新加坡的经济开始慢慢复苏,逐渐有了起色。

李光耀在他的回忆录《经济腾飞路》里说:“吴作栋一直忍受着外国批评者的嘲笑,他们说他是为显龙暖席。然而随着1997年吴作栋赢得第二次大选,巩固了自己的地位,那些揶揄都停止了。”

到2003年,伊拉克战争和SARS疫情使严重依赖出口的新加坡经济雪上加霜,上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3%,其中第二季度同比降幅达4.2%。

吴作栋带领的新加坡政府加速经济结构调整,并采取系列强硬措施,例如政府部长和公务员从2003年7月1日起带头减薪,幅度从1%到10%不等,时间为1年。这些措施在新加坡以往经济不景气时都采用过。

终于,在2003年第三季度,新加坡经济增长1.7%,新加坡政府将全年经济增长率从8月的0%—1%调升至0.5%—1%。2003年底,吴作栋公开表示,新加坡2004年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率达到3%,他就制定移交职位的具体日期。

吴作栋:“消失”的新加坡第二代领袖

根据新加坡贸工部数据,2003年第二季,新加坡的经济增长再次令人惊叹。继第一季增长7.5%之后,第二季再取得11.7%的快速增长。这是1996年第一季以后增长最强劲的一次,当时的增长率是12%。如此高的经济增长远远超出预期,新加坡贸工部年内已经两度调高全年的增长预测,达到5.5%至7.5%。

因此,吴作栋也成为了新加坡经济腾飞,成为“亚洲四小龙”的直接推手。

经过反复的铺垫,吴作栋选择新加坡经济在上升的时机,也是他执政最辉煌的时期退位,算是“功成身退”,交棒给锻炼多年的“储君”李显龙。

2003年8月,吴作栋在国庆晚会上向外界透露,他可能在2005年辞去总理职位,由李显龙接任。

但他也表示:“如果到明年上半年我还看不见一个更好的经济前景,我就不会决定(移交权力的)日期。我必须等到经济恢复。”

自此,李显龙正式上任的日期开始更明晰地以一串经济数据为参照。

“人总是会选择在最佳情况、最有利的时候移交责任的,从目前的经济情况来看,吴作栋就是这么做。”新加坡投资顾问机构这样分析。而留给李显龙的就是一个很高的起点。

吴作栋卸任总理之后,转任内阁国务资政。2011年,李光耀和吴作栋同时宣布退出政府,彻底给年轻一代领导人让位。此后,吴作栋成为新加坡荣誉国务资政,据他说是一个“只有头衔没有薪金”的荣誉职位。

03. “中国的选择是正确的”

除了内政经济,在外交方面,吴作栋本人十分肯定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并且促成了新加坡和中国的多项合作。

2018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回顾了一生与中国打交道的精彩故事。

当被问及当年是否想到中国会崛起成为今天这样的大国时,吴作栋靠在椅背上,思索片刻后说道,“坦白地说,没有。”

“我父亲7岁就从(福建永春县)来了新加坡。我在新加坡长大,所以在我当时的认知里中国很穷。

我的祖母总是跟我讲,中国的冬天有多冷,日子有多难过。她还会给住在中国的亲戚寄旧衣物。所以在我印象里中国是个很贫穷的国家。”

吴作栋第一次见到邓小平是在1978年11月,当时他是李光耀率领的新加坡官方代表团的一员。一个月后,邓小平宣布实施改革开放政策,这场具有历史意义的改革让中国转变为21世纪经济强国和世界大国。

吴作栋说,“我对邓小平印象如何?很好。”

“李光耀先生在他的一本书里谈到过这次会面,他说:‘邓小平个子不高,但他气场很强。他很有好奇心,问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你能感受到他强大的气场。他很了解中国,知道中国应该做什么、可以做什么。’”

新加坡在1990年同中国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是最后一个与中国建交的东盟国家,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加坡大多由华人构成。

吴作栋称,“这是为了让两方都满意,如果新加坡在马来西亚之前与中国建交,就会释放出错误信号。印度尼西亚也是如此,这是外交策略。”

当记者问及亚洲发展中国家能从中国的改革中汲取哪些经验时,吴作栋说:“首先就是向中国学习如何发展经济。中国通过实施对外开放和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使经济得到迅速发展。”

他认为,在中国身上,其他国家也应该看到构建遍布全国的现代化基础设施网络的重要性,这样的综合性网络既能促进经济发展又能满足人民需要。

“对于投资者而言,政局稳定和政策一致性是投资的必要条件。如果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他们就不会投资。你不一定要认同中国的体制,但是中国政局稳定,能保持政策的一致性,还有能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框架。”

邓小平推行改革开放后,中国取得了诸多伟大成就,7亿人成功脱贫。尽管如此,还是有些人对中国取得的成绩予以否认。

吴作栋表示,“考虑到中国在过去40年中取得的辉煌成绩,中国确实没有得到应得的认可。”

他表示,中国经济改革选对了道路。

他感觉到,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978年,邓小平到访新加坡会见李光耀时我也在场,那时我还年轻,刚当上部长没多久。”

吴作栋:“消失”的新加坡第二代领袖

1920年邓小平在去法国时曾在新加坡停留了两日。目睹过新加坡旧日景象的邓小平对新加坡的变化颇为震惊。邓小平在1992年南巡期间指出,中国要向新加坡学习。

当时新加坡提出在苏州建立工业园,向中国传授招商引资和管理工业园方面的经验。虽然开始也遇到了困难,但事实证明这是一次成功的合作。

2008年,吴作栋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出席了中新天津生态城的开工仪式。

吴作栋:“消失”的新加坡第二代领袖

吴作栋说,“提出这个项目是因为当时中国城镇化进程加速,强调绿色可持续发展。我们想构建一个示范之城,证明这样的生态城是可行的,也是可以复制到中国其他城市的。”

当年,生态城选址地遍布著盐碱荒地和污染水体。今年是中新天津生态城建设10周年,如今的天津生态城已经蜕变为绿色之城、繁荣之城,居民人数突破8万人。

“当你打量今日之中国,你会看到一个为人民谋福祉、具有远见卓识的国家。中国正在将整个国家连通,将各省整合成一个整体,所以你会看到一个国家……一个中国。”

在采访快结束时,提到当前中美贸易冲突,吴作栋用一个类比说:“中国就像是一头大象,幸运的是,这是一头温顺的大象。这头大象下到池子里时,我们这些体型小一点的动物得去适应。但是如果你想阻止中国发展,那中国就会变成一头凶猛的大象,到那时你就要小心了。”

04.行走的新加坡历史

本月,吴作栋在写给李总理的信中指出,他即将年满80,精力将大不如前,因此应该趁健康良好的时候引退,让接班人陈诗龙能顺利接棒。

至此,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宣布退出政坛,并不参加本届大选,李显龙总理已接受他的决定。

1976年,才35岁的他受命在大选中出征新加坡东部一个新划出的选区“马林百列”,正式亮相政坛。1990年11月从建国总理李光耀手中接过棒子,2004年8月交棒给现任总理李显龙,然后担任国务资政至今。

他先是继承了建国总理的建国事业,尔后是引进了李显龙等新血,组成第三代领导团队,在新加坡的政治发展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承前启后的角色。

众所周知,建国总理李光耀是政治强人,在国际上也享有崇高政治声誉,备受各国领导人尊重。要继承这么一位巨人的衣钵,谈何容易。

加之李光耀也直言,自己属意的继承人另有其人,自然给他增添了心理压力。在那种情况之下,吴作栋能毅然迎难而上,显示他的宽大胸襟,以及坚韧的性格和政治勇气。

尽管如此,要走出政治巨人的阴影毕竟殊为不易。

吴作栋温良、敦厚与圆融的性格成为他的个人特色与政治优势,使他一来更容易得到内阁同僚的齐心拥护,二来能发挥个性,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政治道路,并由此成功地走出了巨人的身影,缔造与之前领导班子形成强烈对照的执政风格,新加坡的政治文化也从威权走向协商。

这是新加坡民主所经历的一次重要发展。

吴作栋:“消失”的新加坡第二代领袖

除了具有超强的亲和力,吴作栋也是一位有创意和接地气的领导人。

早在他1976年当选马林百列区议员后,他便想出在自己的选区里组织居民委员会的点子,这个创意后来被推广至全国的组屋区。

他在担任各部门部长和总理期间更是连续推出了许多利民新措施,包括设立民意处理组(现称民情联系组),广泛听取民意,作为制定政策的参考;设立保健基金,帮助低收入者支付医疗费;设立教育储蓄计划;利用财政盈余为人民填补公积金;设立社区发展理事会;成立种族互信圈与和谐圈;设立官委议员制等等。

在外交上,吴作栋也发挥他特有的亲和力,倡议促成了亚欧会议,东亚与拉丁美洲合作论坛,亚洲与中东对话会,促进亚细亚成员国的整合,以及促成新加坡与印度经济合作协定等等。

此外,他一直积极物色和延揽政治人才,在担任国防部长期间,他就开始负责为行动党物色新人,由他延揽入阁的部长就包括李显龙、杨荣文、张志贤、尚达曼、许文远、林勋强、维文、雅国、林瑞生等。

吴作栋:“消失”的新加坡第二代领袖

虽然是太平时期的总理,吴资政任内也带领国人克服多次的艰难险阻,这就包括2003年SARS疫情,也正是在确保新加坡安稳渡过疫情后,他平稳地把总理的棒子交给了李显龙。

作为政治领袖,吴作栋永远必须站在镁光灯里,无所遁形。

我们通过媒体看到他的快乐、坚毅、愤怒、伤感……

时间一晃44年。

44年间,新加坡人看着吴作栋与国家一起成长,可谓是“行走的”一部新加坡历史。

去年接受采访时,吴作栋表示纪念开埠200年的新加坡还很年轻,而78岁的他,翻著书里的照片说:“我们都会变老,不是吗?” 语气无不感慨。

吴作栋,这数十年来站在李显龙父子身后最重要的男人,要和“李氏王朝”一起退出新加坡的政治舞台,也代表着一个时代正在彻底落幕。

资料来源:

1. 早报:社论:承前启后的政治楷模

2. 搜狐:李光耀辞去新加坡总理后,为什么会把位子传给这个华裔

3. RFI: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和吴作栋同时宣布退出政府

4. 早报:原来吴作栋这么想 《高难任务》 五件你不知道的事

5. 中国日报网: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中国的选择是正确的”

吴作栋:“消失”的新加坡第二代领袖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