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了! 2020大选永远改变了新加坡的政治面貌

2020年07月21日
回不去了! 2020大选永远改变了新加坡的政治面貌

上周末最值得关注的就是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左),以及国务资政兼社会统筹部长尚达曼(右)一前一后发表的谈话。(红蚂蚁制图)

作者 张丽苹

加坡全国大选在7月10日落幕后,过去10天不间断出现各种与大选相关的分析评论。上周末最值得关注的就是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以及国务资政兼社会统筹部长尚达曼一前一后发表的谈话。

前者代表人民行动党党中央执委会作出分析。 而尚达曼说他只是发表个人意见。

黄循财上星期六(18日)以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身份,在党总部与党工视讯对话时透露,本届大选行动党取得的61.2%得票率,比党内预期的65%少了四个百分点,少获得约10万张选票。

回不去了! 2020大选永远改变了新加坡的政治面貌

黄循财上星期六(18日)以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身份,在党总部与党工视讯对话。(联合早报)

他指出,强力委托指的是争取到64%至65%的选票,但61.2%得票率仍意味着国人予以行动党明确的委托,显示他们希望行动党继续执政。

黄循财进一步将行动党支持率下降的原因归纳为以下几点:

经济因素导致四五十岁乃至刚过60岁的选民对行动党的支持率普遍下跌。年轻选民未必如普遍分析所称,已完全“抛弃”人民行动党;

经济因素也同样导致居住在私人有地住宅和公寓的选民,对行动党的支持降低;

工人党的竞选策略奏效,制衡政府不要开出空白支票的呼吁引起共鸣;

新加坡前进党的出现,导致行动党在西部铁票仓流失一些选票;

本届大选以网络竞选为主,但行动党在社交媒体的宣传方面,还做得不够好。

黄循财说: “我们尽了最大努力,在网上制作很多好内容,但并非所有内容都能引起网民的共鸣,尤其是在Instagram和Telegram等较为新颖的平台。”

黄循财的分析更多是从外部因素来总结,潜台词就是:行动党在本质上和竞选策略上都没有问题,只是出现了外在不可抗因素

尚达曼:大选结果对执政党和反对党都好

然而尚达曼昨晚在面簿上所分享的2020大选心得总结,勾勒出的是一幅不尽相同的景观,一如既往,他的分析颇受一些网民和知识分子赞许。这则贴文至今已被转载超过370次,点赞的超过3460人。

回不去了! 2020大选永远改变了新加坡的政治面貌

国务资政兼社会统筹部长尚达曼。(联合早报)

尚达曼认为,“大选的总体结果对新加坡是好的,然而我们的政治图景已经永远改变了。”

他指出,从两方面而言,本届大选的结果对行动党是好的。

首先,行动党得到了明确的委托。这显示了人民依然信任行动党来治理国家,能为国人谋求最好的。

第二,选票的摇摆(自2015年不可复制的高度掉下来)促使行动党进行内部自检,以便能在未来不仅仅是赢得不断改变的选民的意向,也能赢得他们的心。

回不去了! 2020大选永远改变了新加坡的政治面貌
回不去了! 2020大选永远改变了新加坡的政治面貌
回不去了! 2020大选永远改变了新加坡的政治面貌

尚达曼指出,本届大选的成绩对反对党也是一种好的结果。人民投给工人党比其他反对党更多选票,是因为他们看到工人党提供了一个合理的品牌,而且竞选方式不完全寄托在一个中心人物。这也反映了新加坡民众正变得更为敏锐更懂得取舍,这样的政治文化长期对新加坡是有利的。

在公众眼里,反对党也推出了更多值得信赖的候选人。行动党同样也有一群很强的候选人,他们当中有些人带来了新颖的观点。不过反对党还有另一个重要的有利因素。

回不去了! 2020大选永远改变了新加坡的政治面貌

工人党胜选的盛港团队与工人党现任党魁毕丹星(右三)和前任党魁刘程强(左三)合照。所有人都光着脚因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毕丹星面簿)

当行动党出来竞选时,因为它历史悠久、又享有主导地位的优势,人们为行动党和反对党制定的标准是不同的,这是人之常情。这也显示了新加坡人渴望政治上出现一种新的平衡。

我们必须让这种新平衡为新加坡所用。其中一种做法就是在国会里,让行动党与反对党就各自提出来的政策进行激烈全面的辩论,双方都沉着冷静对待彼此。

“我们的目标,无论是执政党或反对党,都必须是制定出对新加坡人最有利而且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政策,而不是为了赢得今天人们的好感,而说出一些人们想听的话,或者只承诺给人们带来利益,却不明说它所承载的代价以及最终需要买单的人是谁。” 尚达曼说,要做到这点就必须满足三方面的条件。

首先,新加坡必须成为一个有稳固核心的民主社会。当政治竞争愈演愈烈时,这能让我们避免陷入其他许多民主社会所出现的两极化政治。

第二,新加坡必须成为一个积极提倡多元种族社会的民主国家。这已经是我们的优势,很多社会都做不到这点。我们必须在未来持续致力于强化它,包括从小就教育孩子们与其他种族密切交流,缓解少数族群在许多工作场所面对的隐性不利因素。

回不去了! 2020大选永远改变了新加坡的政治面貌

芳林公园是新加坡唯一一个可以让国人“示威静坐”,以及发表异见的地方。(海峡时报)

第三,我们必须成为一个胸襟宽广的民主国家,让相左的声音享有更大的生存空间,并形成更活跃的公民社会,但不至于让公开对话造成社会分裂或者让大部分人感到不安。

“如果我们能朝这三方面进化,对新加坡将是一件好事。它们将能在未来很多年维持我们民主体制的稳定。而且这么做也能让年轻一代的新加坡人参与其中,注入能量与想法,让他们想参与公共事务的心愿得偿所愿。”

与黄循财所发表的“党中央的分析”相比较,尚达曼的说法显然更贴近好些选民的观点,更能引起共鸣,尤其是那些期望一个更民主、容忍的社会的新加坡人。

在一些网民看来,尚达曼的总结是中肯的。有网民特别欣赏尚达曼所说的,执政党与反对党应放下歧见,共同为新加坡人谋福利,并且真心诚意听取对方想说的,共同寻找最佳解决方案。

“也许是时候考虑称反对党为‘另一个党’。其实没有所谓的反对意见,只有另一种意见,是用来避免体制内的决策人看漏了某些重要的细节。”

回不去了! 2020大选永远改变了新加坡的政治面貌

体制也好,政党也好,都不会永远年轻,也不会一成不变。

与其将行动党此次不甚理想的大选成绩归咎于外部因素,向内看寻找问题症结所在,或许更容易替气血不通的体质打通任督二脉。

如果补药喝多了依然无法活血,就必须把脉对症下药,将相关器官调理一番。否则一味认为身体还很强健,只需适当补一补,反而会虚不受补。

回不去了! 2020大选永远改变了新加坡的政治面貌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